155又见剧毒银花蛇/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前为了躲避冥王敖广和司徒汐月的联姻,避免和冥王有瓜葛,司徒易的确对外称病。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会成为司徒青云夺权的借口。

这一切简直来的太突然了!

快得让人措手不及!

至于那些族人为何会推荐司徒青云,一方面是因为司徒府需要更强大的人来统领,司徒青云符合这个条件。

另一方面,也是来自司徒青云的威慑,任谁都怕死啊!

司徒青云当上族长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非常出人意料之外,他以最快的速度把司徒楚月嫁了出去。

虽然是远嫁,但是对方家庭殷实,而且依附司徒府,即便清楚司徒楚月以前的事情,也不敢对她不好。

所以,尽管薛姨娘不愿意,还是应下了,一直哭着将司徒楚月送出了城门。

司徒青云上任后,尊薛姨娘为薛夫人,抬高了她的身份。

而以前原本是梅夫人管家的,如今薛夫人背后可是新任的族长,所以不得不把权利交出一半。

一时间,整个司徒府都没有缓过神来来,只有司徒汐月早就清楚了这些。

只是,司徒汐月没想到司徒青云会搞突袭,的确是“雷厉风行”。

真是,痛快!

要说司徒青云也的的确确有手段,不过几天时间,就将府里不平的声音压制下去,手段非常强势,比司徒易做的好多了。

“小姐,他如今把府里最好的东西都送到了咱们藕香园,那些下人们也不敢狗仗人势,也算是有好处!”青瑶将新鲜的樱桃放在司徒汐月面前。

“现在咱们的琅琊坊和翠烟阁都办的有声有色,铺子里的盈利非常喜人,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开设分店。”

自从司徒汐月支持琅琊坊和翠烟阁公平竞争,青瑶和丹朱就更加用心,这点儿司徒汐月非常满意。

主仆三人正聊着天,有下人过来:

“五小姐,老爷去世了——”

“什么?!”司徒汐月惊诧地站起来。

“老爷过世了,族长请五小姐过去!其他的夫人小姐已经过去了!”

司徒易的死来得很突然,刚从族长的位子下来,就死得莫名其妙,自然引起非议,各种矛头都指向司徒青云。

司徒青云也觉得异常委屈,他虽然想当族长,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司徒易死。

更何况在这么敏感的时候,司徒易有什么三长两短,都对他非常不利,司徒青云不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司徒汐月到的时候,梅夫人和司徒新月正扑在司徒易身上嚎啕大哭,叫嚷着要验尸。

这几天的憋屈,让梅夫人的隐忍终于爆发。

被人分了掌家的权利,是梅夫人最大的委屈。偏偏她的靠山,皇后刘敏一直病着,昏迷不醒,没人给她撑腰。

现在,司徒易的死,可不就是梅夫人伸冤诉苦的好机会!

梅夫人一口一个“老爷死得冤枉”,将矛头指向司徒青云,弄得司徒青云很恼火,却又怕引起更大的矛盾。

等司徒汐月进来,司徒青云仿佛看到了希望似的,立刻走了过去。

“二哥哥,父亲怎么死了?”

司徒汐月看向司徒青云,目光里带着疑惑。

若司徒易真是司徒青云杀的,那她要考虑考虑自己扶持司徒青云到底是对还是错了!

毕竟这些年司徒易一直都很疼爱司徒青云,他若真的能对司徒易下手,那简直就是畜生不如了!

“不是我!”

听出司徒汐月话语里有摇头,司徒青云连忙摇头,“我没有!”

司徒青云的表情不似说谎,司徒汐月点了点头,来到司徒易的尸体旁边。

七窍流血,血成墨色,而且面色发黑,这都是中毒的征兆。

“梅姨,别哭了!既然大家怀疑父亲的死因,就请大药师来为父亲验尸。二哥哥,让人去报官,父亲不能枉死!”

司徒汐月的安排众人都同意,立刻有人去请闻泷,有人去了渔阳府衙。

司徒世家这两天的不太平,早就传遍了渔阳城的大街小巷。

现在,司徒易突然暴毙,更是死得蹊跷,这事儿被有心人传播了出去,立刻成了渔阳城的头号新闻。

当渔阳府尹周宇带着人来到司徒府的时候,司徒府门口已经围满了过来看热闹的百姓们。

毕竟大世家,发生这样的惨事,还是第一回。

谁不想看个热闹,谁不想知道真相呢!

司徒青云为闻泷准备了单独的房间,所有人都在外面等候结果。

周宇带着人,一一询问司徒府的人,最后得出结果是,司徒易死于早上至中午的这段时间,因为给他送早饭的小厮走的时候,司徒易还活着。

一炷香时间后,闻泷才从屋里出来。

“如何?”司徒青云大步上前。

他是整个事情中最关注真相的人,因为这涉及到他的清白。

“是蛇毒!”

闻泷让人把司徒易抬出来,扒开他衣领,就在司徒易的脖子右下侧,有两颗小小齿印。

司徒汐月眉头紧锁,想到了那夜咬她的银花蛇,表情更是凝重。

为了看清楚蛇的齿痕,司徒汐月往前走了一步,想看得更仔细一些。

就在她离司徒易只有一米的时候,突然一道银光从司徒易的唇里飞出,直奔司徒汐月而去。

银花蛇!

司徒汐月看得真切,刚想拔腰间的匕首,一把大刀横加在她面前,将银花蛇拦腰斩断。

“小心——”来人抱着司徒汐月退下。

被斩断的银花蛇却还在空中飞舞着,最后一口咬在司徒汐月身后的一个躲闪不及的仆人身上,那人还没尖叫,只是挣扎了两下,就倒地而亡。

好凶险的蛇!

司徒汐月心里“砰砰”直跳。

出现这样的事情,闻泷赶紧过来。

他刚才检查司徒易的口腔里并没有银花蛇,难道这蛇儿一直躲藏在司徒易的肚子里?

“这是银花蛇,我们禾姜国没有这种蛇!”

在检查了蛇的尸体后,闻泷肯定地说道,随后带着歉意看向司徒汐月。

“都是我的过失,我没有检查彻底,留下了这畜生,差点儿伤了小姐,还误了一条人命。”

“我没事。”

司徒汐月摇摇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腰肢还被人揽着,连忙退出来,站到一边。

“多谢——”

司徒汐月抬头,看到来人,面色一滞,“你怎么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