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司徒静月的师父/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前那颗光溜溜的头,可不就是寒王么!

司徒汐月有些惊讶,惊讶之余,也很感谢轩辕彻。

还好他反应迅速,司徒汐月没想到那银花蛇即便被砍成两半还能伤人!

看它的个头,似乎比那晚上的银花蛇大一些,难怪会让人当场毙命!

难道这一切又和万魔山庄有关么?

怀中的人儿的离去,让轩辕彻有些失落,她发间的清香现在还在他鼻尖萦绕,真好闻——

不过,轩辕彻非常庆幸自己赶了过来,能帮上她,让他觉得很高兴。

“父皇知道司徒府出了事情,让本王过来看看!你没事就好!”

自从出现银衣男子的“刺客事件”后,整个皇宫进入前所未有的警戒状态。

就连原本约好给皇后治病的羽鹤公子,也被拦在了宫门之外,才有了司徒汐月这几天的清闲。

如今,轩辕敬德自然是听说了司徒府的事情,才派轩辕彻过来。

“请寒王为草民的父亲做主!”司徒青云单膝跪在轩辕敬德面前,“草民的父亲死得冤!”

闻泷说了,禾姜国不产银花蛇,这银花蛇自然是外人带来的。

只是,谁要害司徒易呢!

吃过银花蛇的苦头,司徒汐月自然把银花蛇和万魔山庄联系到了一起。

皇后是万魔山庄的人,梅夫人又是皇后的人,难道是梅夫人?

可是司徒易死了,对梅夫人又没有什么好处,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司徒汐月看向梅夫人和司徒新月,可是看了一会儿,她们并没有异样,那到底是谁呢?

到底,这是一场针对司徒易的阴谋,还是针对自己的?

司徒汐月心里升起一股疑惑。

回想刚才的情景,她在走到司徒易尸体旁边的时候,曾经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哨声。

难道那哨子是指令?

这个阴谋背后要针对的人,其实是她?

一想到这个,司徒汐月立刻警醒了过来。

对!就是这样!

再次回想了一边刚才发生的事情,司徒汐月越发清醒,这哪里是杀司徒易,是想杀她啊!

“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见司徒汐月表情凝重,轩辕彻连忙走上前,一脸关切,“小月月,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王爷,刚才你有没有听到哨声?我走到父亲旁边,先听到哨声,后来银花蛇才袭击我!你有没有听到?”

司徒汐月抬起头急切地询问道。

“我没有注意,我急着救你,没有关心这些。”

轩辕彻摇摇头,他没有听到,并不代表别人没有听到。

在听了司徒汐月和轩辕彻的话后,司徒剑站了出来,“老夫刚才听到了哨声!非常细微,就在我们身边!”

司徒剑是地阶下品,耳力自然毋庸置疑。

司徒青云刚才也察觉到异常,现在司徒汐月和司徒剑都这样说,他立刻抓住了关键因素,“毒杀爹爹的凶手就在我们中间!他身上有哨子!”

正在这时,司徒新月指着司徒静月叫了起来:

“是她!刚才我看到她偷偷摸摸地藏了什么东西在右手的袖子里——”

“不是我——”司徒静月摇着头后退,司徒青云却飞身,袭向司徒静月。

“啪——”

司徒青云一拳击打在司徒静月的右手处,与此同时,一个白色的东西从司徒静月的袖子里掉了出来。

见着场景,司徒剑一跃而起,抓住这白色的物件。

“果然是哨子!”

闻泷接过司徒剑手中的哨子,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

“早就听说养蛇人用哨子训练毒蛇,没想到今日还真的见到了!毒蛇虽然凶猛,没想到人心却比毒蛇更加恶毒一千倍!”

闻泷的话意有所指,这哨子在司徒静月手里,那么杀害司徒易的事情自然和她脱不了关系。

“司徒静月,爹爹素来疼爱你,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司徒青云和司徒剑一左一右,将准备逃走的司徒静月拦截下来,司徒青云更是下手不客气,出拳将司徒静月打伤在地。

“为什么?”司徒静月咳出了两口血。

她此时狼狈地坐在地上,白色的衣裙灰尘扑扑,哪里还有平日的半分冷傲。

见事情败露,司徒静月也不辩解,只是咬牙看着司徒青云。

“你轻轻松松地成了地阶下品,自然不知道我的辛苦!我恨你们!恨爹爹的偏心,恨那个废物居然把洗髓丸给了你!”

说到这儿,司徒静月恶狠狠地看着司徒汐月。

“你这个废物,明明和冥王有婚约,却和寒王勾勾搭搭,扯不清楚,你不要脸!”

司徒静月的“痛斥”,让轩辕彻寒意迸发,他怎么能允许别人这样说司徒汐月。

更何况现场人这么多,司徒静月这样给司徒汐月泼污水,岂不是让她难做人?更何况还有和冥王的婚约这档子事儿……

“司徒静月,你给本王住口!就你这样对亲生父亲都能痛下狠手的人,简直不配做人!”

“周宇,你还在等什么!还不把凶手抓起来!”

轩辕彻的无情,让司徒静月痛彻心扉,笑得疯狂,硬撑着站了起来。

“师兄,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你就真的这般容不下我么?司徒汐月有什么好?我哪里不如她?你要这般作践我!”

听了这话,轩辕彻看向司徒汐月的眼里闪过一丝温柔,“就你那样肮脏的灵魂,哪里都比不上她!”

轩辕彻的话和他那含情脉脉的眼,无疑是压断司徒静月的最后那根稻草。

在大笑之后,司徒静月冲空中叫了起来,“师父,师父救我!”

就在众人吃惊的时候,司徒静月拿出一颗霹雳球砸在地上,“轰!”地上被炸了一个洞,熏人的烟雾将笼罩着整个院子。

只等烟雾消散,司徒静月已经站在围墙上,一清丽女子正扶着她。

“司徒汐月,你不是有地阶上品的师父么!如今,我也有师父的人了!”

虽然身上还在疼,可司徒静月却忍不住得意起来。

听了司徒静月的话,司徒汐月看向那个粉裙女子,她约莫十七八岁,看上去非常年轻,而且气质不俗。

她是谁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