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找抽的太子殿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汐月预料的不错,在听说“万魔山庄”后,胖老头和瘦老头脸色凝重,立刻放下手里的事务,带着李嫣和薛冶就赶到了司徒府。

“是‘芬芳’,果然是万魔山庄的毒!”

在给三人检查之后,胖瘦老头表情严肃,立刻开始为三人解毒。

司徒汐月原本想留下来,看看风之谷是如何解毒,没想到李嫣直接将她关在了门外。

“我师父和师伯解毒,你这个外行人看什么!”

李嫣得意洋洋地抬着下巴,丝毫没有把相貌平平的司徒汐月放在眼里。

这几天她在医馆里大展身手,被人尊为“仙姑”。

那种前呼后拥的感觉,让李嫣的自尊心极度膨胀,从羽鹤公子那里失落的面子终于被找了回来,她又变成了那个骄傲的小孔雀。

面对这样的李嫣,司徒汐月觉得好笑,却忍着笑意等候着。

与此同时,轩辕彻中毒的事情也传到了宫里,轩辕敬德得知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出事,大吃一惊,直接晕了过去。

最后只能由和越王轩辕尘渊和太子轩辕咫二人代替轩辕敬德过来查看。

这两位尊贵的人到访,弄得司徒府一阵人仰马翻。

薛夫人和梅夫人哭哭啼啼地求他们做主,司徒新月也是一脸泪痕地看向轩辕咫。

唯独司徒汐月,行礼之后退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她越是这般,轩辕咫的目光越是锁定她,最后轩辕咫干脆越过司徒新月,走到了司徒汐月面前。

刚才轩辕咫走进司徒府的时候,其他人都是惊慌害怕的模样。

只有司徒汐月一脸淡定从容,在一群人中鹤立鸡群,让轩辕咫一下就看到了她。

还是那张平凡的脸,可不知道为何,偏偏这样不起眼的五官,配上通身的气度,让人越看越舒服,越看越想靠近。

“你还好么?”

“我很好,多谢太子殿下关心。”

司徒汐月礼貌回话的同时,往旁边挪了挪,让她和轩辕咫之间露出了一个很大的空档。

轩辕咫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看到司徒汐月了,似乎每一次见她,她的表现都让他惊奇。

在知道轩辕敬德把司徒汐月指婚给冥王敖广的时候,轩辕咫还遗憾了好久。

他内心里非常想征服司徒汐月这匹小野马,除了她,从来没有女人给过他难堪,也没有女人对他那般不屑。

从小就是太子的轩辕咫,从来就生活在阿谀逢迎中,身边也从不缺贵族世家女子。

偏偏司徒汐月的出现,打破了这个惯例。

这个,两年前还那么痴恋他的女人,现在竟然像从来都不认识他似的,那般冷漠,让轩辕咫真的接受不了。

“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你直接开口!”

轩辕咫直接忽略司徒汐月的退让,又往前走了一步。“哪怕是你想退了和冥王的婚约……”

轩辕咫放下身段,直接用“我”来自称,在他看来,自己这般谦和,司徒汐月多少会感动一下。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司徒汐月再次退了两步,直接用行动表达了她的心理感受。这货,断掉的手好了么?就忘了之前的痛了?

“我很好,和冥王的婚约我也很满意,不劳太子殿下费心。”

司徒汐月的表现,让轩辕咫有很大的挫败感。他是洪水猛兽么?还是,他身上有什么难闻的异味?她竟然对他避如蛇蝎?

还有,她说什么来着?

说很满意和冥王敖广的婚约?有没有搞错!

提到冥王敖广,轩辕咫就恼火。

那日在富贵楼里,无论是芙蓉剑,还是洗髓丸,轩辕咫事后回想起,都觉得自己被敖广摆了一道。

若真的时光能够倒流,他一定想尽办法阻止敖广参加竞拍。

敖广哪里是去竞拍物件的,分明就是去捣乱的!

如今,司徒汐月竟然说敖广好,这让一直都骄傲得不行的轩辕咫如何能接受——

“你大概没听说过敖广的恶行,他不但长相怪异,而且生来克死父母,甚至有不同于常人的怪癖!”

“大家都说他喜欢喝人血,特别是处子的血,你见过他的血袍没?那可都是用人血染红的……”

轩辕咫越说越兴奋,甚至压低了音调,刻意制造出一种恐怖的氛围来。

在轩辕咫看来,似司徒汐月这样柔弱的小女子,自然是害怕这些,不用他多说,对方一定会吓得瑟瑟发抖。

可是没想到,司徒汐月的表情却始终未变,似乎还有一些不耐烦和厌恶。

“太子殿下,你怎么和无知妇人一样,相信市井流言!”

司徒汐月越发看不惯轩辕咫,他这幅模样,真的能胜任那个位置么?

“我——”司徒汐月这般说,轩辕咫脸涨得通红,“我这不是担心你么?”

“你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事情吧!”司徒汐月眉头微皱。

轩辕咫今天是吃错药了么?真是有毛病!

自己的一片好心,被泼了一盆冷水,任轩辕咫再怎么想讨好司徒汐月,这会儿也没了热情,说话也三百六十度,直接变了态度。

“怎么,只兴寒王关心你,本宫就不能关心你了么?”

“还是,你只接受寒王的关心?”

轩辕咫早就从旁人那里知道了轩辕彻中毒的缘由,说白了,还不是英雄救美的逞能!

真是活该!

明明他的太子妃司徒新月是司徒世家的人,现在司徒世家出事,轩辕敬德却派轩辕彻来查办,这分明就是偏心!

不过这一次,轩辕敬德的偏心可是害苦了轩辕彻,到现在人家还躺在屋里,生死未卜呢——

轩辕咫一边怨恨,一边幸灾乐祸,如今被司徒汐月一阵呛了之后,他的怨念越发浓厚。

见司徒汐月不说话,轩辕咫得意笑了起来,往前一步,紧盯着司徒汐月。

“寒王为了你不惜对抗父皇,痴心一片,天地可鉴。你如今却心念着与冥王的婚约,真的是凉薄的很,让人寒心呢!”

“不过,像你这样朝秦暮楚的人,本就是如此的性格,倒是枉费寒王的痴情了!”

自己已经让步,对方还步步紧bi,真是给脸不要脸!

即便轩辕咫有太子身份,旁边还有很多人,司徒汐月也懒得顾及那么多,当下脸一沉,“太子自重!你信不信我抽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