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打你又怎样!/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一句话司徒汐月的声音很大,引来不少人侧目。

而后面那句,只有司徒汐月和轩辕咫二人能听清楚。

“抽本宫?你敢么?”轩辕咫低下着脸,凑到司徒汐月面前,“你抽啊!司徒汐月,本宫命你抽我,你怎么不抽啊……”

不明真相的众人都惊讶不已,太子魔怔了么?

怎么让人抽他?

“啪——”轩辕咫的话还没说完,左脸吃痛,耳朵“嗡”的一声,整个大脑都晃悠起来。

等轩辕咫感觉到痛,左脸已经肿的老高,就连嘴角也有了血渍。

这一耳光,直接让轩辕咫懵了许久。

只等司徒新月哭喊着冲过去,抱着轩辕咫关切地问“太子殿下,你怎么样的”的时候,他才彻底清醒过来。

“司徒汐月!你,你敢打我!”

“殿下,是你让我抽你的!”司徒汐月“呼呼”地吹着红了的右手。

“只是我竟然不知道太子殿下脸皮这样厚,可是打疼了我的手。下次殿下命人抽你的时候,麻烦你准备‘掌嘴”,省得伤了对方的手。”

“你大胆——”轩辕咫双眼充血,模样十分可怕。

“来人,给本宫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死丫头抓起来!”

这边的吵闹,终于引来了轩辕尘渊。

一看到这情况,轩辕尘渊二话没说,直接训斥轩辕咫。

“阿咫,你说什么混话!司徒汐月是皇兄亲自册封的月淑公主,不日就是冥王妃!你做事要考虑一下后果!”

轩辕尘渊的“后果”,让轩辕咫冷静了下来。

是呢!司徒汐月背后可是有敖广。

那日在御书房发生的事情,轩辕咫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是也有耳闻。

听说司徒汐月很得敖广的喜爱,甚至为了她硬闯御书房,还威慑了轩辕敬德……

敖广,那可不就是个疯子么!

他没想到,司徒汐月这个废物竟然入了敖广的眼,难道就是因为这原因,她现在才这般“猖獗”么?!

“皇叔,她打我!”

轩辕咫有些不甘心,对方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般,岂不是践踏他的威严!

轩辕咫这样说,司徒新月也是一声的哭腔:

“五妹妹,太子殿下是禾姜国的储君,无论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你也不能打他呀!你这可是以下犯上,是死罪啊!”

司徒新月早就看司徒汐月不顺眼了,刚才轩辕咫根本没有注意她,直接被司徒汐月吸引了过去。

虽然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但轩辕咫“步步紧bi”的模样,司徒新月不是瞎子,看得真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轩辕咫开始在意司徒汐月。

轩辕咫最初求娶的也是司徒汐月,根本不是她,这一点已经是司徒新月心里的刺了。

不过,她好歹成了太子妃,婚书已下,也就大人大量,不在和司徒汐月计较以前的事情。

可是司徒新月没有想到,即便她和司徒汐月都有了婚约,轩辕咫见到司徒汐月还是这般不能自控。

难道真的要除了司徒汐月,才能以绝后患么!

面对司徒新月的控诉,司徒汐月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

“姐姐,你是不是弄错了!我不过是奉了太子殿下的旨意做事,怎么就是以下犯上的死罪了?”

“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是不是太子殿下命我抽他的!”

司徒府的那些人自然没听清楚司徒汐月和轩辕咫之前的交流,反而对那句“你抽我啊”,听得真切。

即便轩辕咫是太子,可旁边还有和越王呢!

所以,一干人都点头,表明自己的确是听到了这句话,让轩辕咫恨得牙痒痒,却只能忍下就此作罢。

等司徒新月扶着一脸愤恨的轩辕咫去一旁休息的时候,轩辕尘渊来到了司徒汐月旁边。

“我第一次知道月淑公主的胆子这样打,竟然敢打太子。”

轩辕尘渊的话语中带着笑意,将刚才的紧张气氛化解了不少。

司徒汐月明白,自己那般狡辩,只是“强词夺理”,若没有轩辕尘渊在旁边,她未必能顺利过关。

聪明人面前,就没必要装傻。

“他本来就欠抽!我只不过是帮皇后娘娘管教了一下太子而已。”

说到这儿,司徒汐月认真地看着轩辕尘渊,“王爷,太子真的能把禾姜国发扬光大么?”

眼前的少女那双明艳的眸子,让轩辕尘渊一时停顿下来,最后露出罕见的笑容。“你倒是胆子大,什么都敢说。”

“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眼前的花美男笑得纯粹干净,让司徒汐月忍不住赞叹,到底是底子好,无论是冷冷清清,还是低眉一笑,都是美轮美奂的风景!

两人的交流因为舒月国公主迟雪云的到来被打断,跟着迟雪云来的,还有迟雪飞。

“王爷,寒王到底怎么样?要不要紧?”

迟雪云双眼红肿,似乎有哭过的痕迹。

在路过司徒汐月的时候,迟雪云还恨恨地瞪了她一眼。

显然她已经听说了今天的事情,在迟雪云看来,只要司徒汐月和轩辕彻扯在一起,就没什么好事!

“风之谷的长老还在救治,以他们的医术,相信是不会有问题的。”

轩辕尘渊的话依旧不能让迟雪云安心,她紧盯着关闭的门,双手捏成拳,担心的不行。

“你就是司徒汐月?”就在旁人都关注屋里的动静的时候,迟雪飞来到了司徒汐月面前,仔细地打量了她一番。

“轩辕彻是瞎眼睛了么?为什么会喜欢你这个丑八怪?他脑子被驴踢了?”

迟雪飞原是骄纵的皇子,又是禾姜国尊贵的客人,他这般说,自然没有人出来阻拦。

刚打发掉一个麻烦,又冒出一个,让司徒汐月有些头大。

要是没有人在,她一定拿一把金针把迟雪飞扎成刺猬。

“喂,跟你说话呢!你哑巴了么?”迟雪飞走到司徒汐月面前,见她不说话,忍不住推了她一把。

只是他的手还没有挨着司徒汐月,一只大手捉住了他的手腕,直接将他右手一扭,骨头脱臼。

“啊——”

迟雪飞的尖叫声吓呆了所有人一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