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太子殿下的奸计/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辕咫说话的时候,双眼看向迟雪云。

二人心照不宣,目光交流了一番后,迟雪云转身离开。

“皇姐,他什么意思啊?”迟雪飞自然不懂这些,只是跟在迟雪云身后,“皇姐,你该不会真的亲手照顾轩辕彻吧!”

“有何不可!我和他原本就是一体的!”

迟雪云摸着腰带下垂着的玉佩,心里盘算着到底如何让寒王接受自己。

“那怎么行!皇姐,就他那样的态度,应该吃点儿亏才行!不然他不知道珍惜你!”

迟雪飞坚决不同意迟雪云照顾轩辕彻,他这般执拗,让迟雪云好气又好笑:

“皇弟,他是我的夫君,是你的姐夫,你可不要这么没礼貌!”

“可是……”

迟雪飞还想说话,迟雪云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没有那么多可是,以后见到他要叫姐夫!”

迟雪云姐弟离开后,轩辕咫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司徒汐月竟然有一个天阶的师父,这消息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禾姜国至今没有天阶宗师,就连大陆上的其他国家,最高阶的宗师也只是地阶上品。

天阶,只有慈悲城才有。

天阶宗师在慈悲城也是很有地位的。

类似风之谷的两位长老,都是天阶,他们来自慈悲城。

那么,司徒汐月的师父莫不也是来自慈悲城?

轩辕咫知道,自己若向司徒汐月打听郭老的来历,一定会碰一鼻子灰。

司徒汐月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柔柔弱弱,哭哭啼啼的小姑娘。

她讨厌自己,刚才那一耳光让轩辕咫很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个现实。

且不管郭老到底是来自慈悲城,还是大陆上神秘的隐世家族。

仅是现在,这大陆上就没有一个国家拥有天阶宗师。

若是能把郭老拉到禾姜国,让他留在禾姜国;又或者让他承认,自己以后是禾姜国的人……

那将会是一笔大大的政治力量,也会极大地提高禾姜国在大陆上的地位!

拥有用天阶宗师,禾姜国就会成为大陆上的老大,就能号令诸国,那样子好不威风!

一个天阶宗师的战斗力,可是相当于百万军队。

到时候,禾姜国就再也不用畏惧穆旭国了!

冥王敖广算什么,就算他是战神,但是天阶宗师轻而易举就能把他捏死——

想到这儿,轩辕咫忽然想起一个极其严肃的问题。

司徒汐月对和敖广的联姻很满意,从刚才郭老的态度来看,他是极其疼爱司徒汐月这个徒儿的。

万一司徒汐月嫁到穆旭国,郭老岂不是变相地成为了穆旭国的力量了么!

不行!他必须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想到敖广嚣张的模样,轩辕咫就觉得这世道不公平。

十多年前被他欺压的小小质子,如今却成为大陆上大名鼎鼎,谁都畏惧的冥王,这岂不是太戏剧化了!

不能让司徒汐月去穆旭国,郭老更是不可以!

可是婚书已经昭告天下,到底该怎样阻止这门婚事呢?轩辕咫眉头紧锁,大脑不停地转动着,寻找最好的办法。

对了!

就在轩辕咫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的时候,他眼前浮现了迟雪云离开时的笑容。

那个女人笑得意味深长,似乎是想借着今天晚上做一些事情,让轩辕彻不得不承认她的身份……

她要做什么呢?

究竟有什么事情,能让一个男子被迫接受自己不爱的女人?

轩辕咫沉思了好一会儿,忽然眼前一亮。

对!将生米煮成熟饭!

到时候无论轩辕彻怎么不乐意,都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那么,这个办法是不是可以同样运用在司徒汐月身上呢?

回想起司徒汐月那张娇嫩的脸蛋,和那双明艳的眼睛,还有那样倔强的性格,轩辕咫就觉得身上发热。

爱上一匹野马,在得不到她真心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征服她,迫使她臣服!

女人多是嘴上强硬,心肠柔软的动物。

只要得到了她的身体,不愁她不会爱上自己!

想到这儿,轩辕咫笑了起来。

司徒汐月不是想嫁给冥王敖广么,不是迫不及待地想摆脱他么?!这一次,他偏偏就要得到她,占有她,在她身上烙上自己的专属痕迹!

等司徒汐月成了残花败柳,敖广还会那么大度地接受这顶绿帽子么?

被敖广抛弃,成为天下最大的笑话,司徒汐月最后依靠的人只有他轩辕咫。

等那时,他再好好地训导一下这个小女人,教她如何当一个乖巧,讨男人欢心的女人!

摸着自己肿着的嘴角,轩辕咫让人去请梅夫人。

等梅夫人来,轩辕咫没有说太多废话,直接进入主题。

“夫人,本宫想得到司徒汐月,需要你帮忙。”

这话,直接吓傻了梅夫人,让她呆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回过神。

轩辕咫对司徒汐月感兴趣,梅夫人不是没看出来。

只是她没有想到,司徒汐月已经有了婚约,对方是穆旭国的冥王,在这种前提下,轩辕咫还有这种疯狂的念头!

这可不是骇人听闻么!

“夫人若肯帮本宫,等本宫继位,就册封月儿为皇后,封夫人为一品韩国夫人。”

轩辕咫开出的条件很有诱惑力,后位何其诱人就不用说了。

至于一品韩国夫人,这可是诰命夫人,让梅夫人这个做了一辈子妾的人,心动不已。

可万一轩辕咫喜欢上司徒汐月,冷落司徒新月,即便拥有后位,那又有什么用!

见梅夫人依旧心存担忧,轩辕咫笑了起来:

“本宫知道夫人担心什么,本宫向夫人保证,本宫心里只有月儿一人,等月儿诞下皇子,就是禾姜国未来的太子。”

轩辕咫抛出的诱惑一个比一个更大,反而到让梅夫人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说实话,送别的女人在自己女婿床上,给女儿添堵,这是任何一个母亲都不愿意做的事情。

“太子殿下,您怎么突然,突然有这样的想法?”

梅夫人探究地问道,“汐月的未婚夫可是冥王敖广,那个疯子,小妇人我……惹不起!”

梅夫人在皇后刘敏身边呆过一段时间,自然和普通的妇人不同。

轩辕咫的表现太过异常,若她真的一时冲动帮轩辕咫做了恶事,万一有麻烦,她岂不是惹祸上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