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禽兽不如/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鸾,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我若不举,你便一生不性福——”

“哼!我才不会嫁给你呢!”司徒汐月哼哼了两声,刚才紧张的气氛终于轻松了一些。

“走,我们看戏吧!”

做完这一切,妖孽冷冷一笑,吹灭了屋里的灯,不容司徒汐月反对,揽着她的腰,一跃到了横梁上。

果然,没过多久,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摸了进来。

“快点儿!”一人招手,另一人将司徒新月扛在背上,二人匆匆出了藕香园。

“走——”妖孽带着司徒汐月紧跟其后。

等到了一个宅院,一人上前敲门,没一会儿门打开,另外一人把司徒新月背了进去,没过多久,那人出来,两人离开了宅院。

这里,好像是梅夫人为轩辕咫安排的地方!

轩辕咫!

司徒汐月没想到这事情竟然和轩辕咫有关,他们这是串通一气么?

屋里,轩辕咫点了灯,照在司徒新月的脸上。

“不错!是她!”轩辕咫很满意,冲梅夫人点头一笑,“多谢夫人!”

“呵呵,不客气!”梅夫人笑得如花儿一样,冲轩辕咫福了福身,“还请太子早些歇息,明天还有得忙呢!”

梅夫人话中的意思很明显,明日二人“奸情”曝光,到时候可不是要有人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么!

轩辕咫自然知道这些,冲梅夫人挥了挥手,梅夫人立刻退了出去。

“果然是他们!”在看到梅夫人从轩辕咫房里退出来的时候,司徒汐月握紧了拳头。

这二人怎么勾搭在一起了?

轩辕咫居然这般歹毒!

他们还真是狼狈为奸了!

妖孽何其聪明,自然也想通了这里面的关系,当下握住了司徒汐月的手。

“放心,一切有我!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妖孽的承诺,让司徒汐月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

这司徒府里真是肮脏不断,她到底还是不够狠辣,是时候让这些人知道她的手段了——

妖孽亲自把司徒汐月送回了藕香园,一直看着她躺下睡着,妖孽才起身离开。

看着司徒汐月即便睡着,还紧锁的眉头,妖孽心中一沉。

“那些欺你,辱你,害你,伤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我会一直保护你,直到生命逝去……”

似乎在睡梦中听到了妖孽的承诺,司徒汐月的眉头渐渐舒缓开来。

这一夜,司徒府在发生着惊天的变化。

轩辕咫努力地在他的小野马身上耕耘着,而那一碗参汤的效果极好,司徒新月竭力地配合着轩辕咫的各种要求,摆弄着各种造型。

二人不断冲上云霄,前所未有的感官刺激,让轩辕咫忘记了所有。

即便司徒新月脸上的薄膜在癫狂中掉落,露出美艳精致的脸,轩辕咫依旧没有察觉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是司徒汐月。

他已经,沉醉其中,彻底疯狂了!

与此同时,司徒府的另一边,迟雪云已经褪下了身上唯一的肚兜,来到轩辕彻的床边。

虽然已经是春天,夜里还有些凉,可迟雪云感觉不到冷。

因为她知道,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了!

看着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的轩辕彻,迟雪云伸手抚上了他的眉眼。

是她喜欢的坚毅,一如既往。

只是这个男人眼里和心里都没有她,这一点儿深深地伤害了迟雪云。

“为什么你就不肯看我一眼呢!我明明比司徒汐月好很多,我这样爱你,这样喜欢你,为何你只看得到司徒汐月……”

似乎听到了“司徒汐月”的名字,轩辕彻嘴唇动了动,最后安静下来。

见他即便昏迷,还对“司徒汐月”这般敏感,迟雪云眼睛一红,眼泪差点儿掉出来。

只是个名字,都能让昏迷的轩辕彻这般,可见司徒汐月在轩辕彻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

咬了咬牙,迟雪云抹了脸上的泪,一脸坚定,掀开轩辕彻身上的锦被,躺在他身边。

“从现在起,你是我的。你只能爱我一个,你的心和你的身体都属于我,只属于我!”迟雪云伸手探进轩辕彻衣襟里,笨拙地将他的衣服解开。

无奈轩辕彻个高体沉,迟雪云即便解开了他的衣服,却无法把他衣服脱下。

怎么办呢?

想了想,迟雪云下床,找来剪刀,直接把轩辕轩辕彻衣服裤子减掉。

只等轩辕彻变得和她一样,都身无一物后,迟雪云再次满足地趴在了轩辕彻身上。

“你是我的!”

轩辕彻的身体很温暖,和他冷酷的表情截然相反,让迟雪云更加贴紧了他。

“我要和你永远都在一起,死都不分开!”

这一夜,有人好眠,有人辗转反侧,也有无数阴谋的在展开,一切都等待着天明时揭晓,而时间又似乎过得似乎特别慢。

当轩辕尘渊再次来到司徒府的时候,梅夫人告知他轩辕咫还在休息。

“都日晒三竿了,阿咫还没起来?”

轩辕尘渊跨进轩辕咫的院子,唤了两声,却没有人回应,便让身边的人进去看看。

“王,王爷——”

在看清楚屋里的情形后,那人退了出来,“太子殿下他……”

“他怎么了?”

“太子殿下似乎昨天晚上累着了。”进去的是轩辕尘渊府上的侍卫,他这般说,轩辕尘渊便明白了意思。

这是说,轩辕咫昨天宠幸了女人?

他未免也太糊涂了点儿!

这里是司徒府,不是东宫!

而且轩辕敬德派他来,是照看轩辕彻的,结果他这个做兄长的却在这里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糊涂!

“既然这样,我先去看看阿彻。”

梅夫人原本想等着轩辕尘渊捉奸,要让司徒汐月颜面扫地,可她没想到这个冷冷清清的王爷压根儿就不是八卦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轩辕尘渊去了轩辕彻那儿。

轩辕尘渊刚刚到,还在门口,就听到了里面一个男子的尖叫声。

“禽兽,你敢这样对我皇姐,我要杀了你!”

就在迟雪飞拔剑刺向轩辕彻的时候,一只手,确切的说这只手上的食指和中指,夹住了蓄势待发的宝剑。

“砰——”一声,迟雪飞的报价直接断成两截。

“你做什么,我要杀了他!他就是个畜生!”见自己的宝剑被轩辕尘渊毁掉,迟雪飞双颊通红,怒指轩辕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