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一夜纵情/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迟雪云正在床上用锦被裹住了身体,锦被的另一头挡住了轩辕彻的关键部位,而床单上的血渍,无疑在向人们证明着什么。

“我皇姐好心好意的照顾你,没想到你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太过分了!”

迟雪飞早上去找迟雪云,却发现迟雪云不在自己的房间,所以寻了过来。

没想到一进门就见到这样让人“惊艳”的画面,气得迟雪飞拔剑就要杀轩辕彻。

“到底怎么回事?”

刚刚醒来的轩辕彻还不太清醒,当看到床上低头擦泪,露出小香肩的迟雪云时,轩辕彻跳了起来。

“你怎么在我床上?!”

察觉到自己身上没有衣服,轩辕彻扯了床单裹着自己,身体却直接远离迟雪云,退到了一边。

“轩辕彻,你还是男人么!你做了这样的事情,居然还问我皇姐怎么在你床上,我,我要杀了你!”

愤怒的迟雪飞再次被轩辕尘渊拦下,轩辕尘渊看向一脸茫然的轩辕彻,又看了看一直低着头抹泪的迟雪云,心里大概有些明白了。

“阿彻,你要对云公主负责。”

轩辕尘渊的话,让轩辕彻彻底地清醒过来。

这是什么跟什么?哪儿跟哪儿?

“小皇叔,我不记得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轩辕彻皱着眉,努力地回想昨天夜里的事情,却发现没有丁点记忆。

可是他敢发誓,他绝对没有主动碰迟雪云。

对这个女人他讨厌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碰她呢!

在听了轩辕彻这话后,迟雪云原本低声哭泣,变成了嚎啕大哭。

迟雪云不说话,只是哭,看着上去就像是被轩辕彻欺负了似的,让人不由自主地站在她这边。

“阿彻,无论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无论是否是你自愿,云公主的清白已经给了你,你若不想两国撕破脸,因此交战,就要对云公主负责。”

轩辕尘渊不是傻子,迟雪云那些伎俩并没有瞒过他的眼睛。

只是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为了和轩辕彻在一起,迟雪云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轩辕尘渊话中有话,迟雪云终于停止哭泣,“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说本公主自轻自贱,自己主动爬上寒王的床?”

见迟雪云这般争辩,轩辕尘渊叹了口气,那低低的叹息,仿佛是一种怜悯似的。

“公主既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又何必要这般咄咄逼人呢!”

“若真的寻究起来,公主未必讨好。”

轩辕彻虽然不知道轩辕尘渊打的什么哑谜,可他知道自己被坑了。“皇叔,我没有做的事情就不会承认!而且我不爱她!”

“阿彻,你看看床单上有什么!”轩辕尘渊指着床单上盛开的血红。

“风之谷的长老就在司徒府,他们应该能分辨出处子之血。你是不是非要等着他们来确认,闹得人尽皆知才罢休?”

原本是一件极其尴尬的事情,可轩辕尘渊说的自然,反倒是迟雪云红了脸,将自己的头埋在了被子里,就连暴露的轩辕彻,也闭了嘴。

“这婚事你躲不掉的!阿彻,与其追逐天边的云,不如看看身边的花。”

轩辕尘渊说完,让人给轩辕彻找来衣服,随后离开了房间。

他的话只能说到这样,是否能明白,也要看他们自己。

迟雪飞之后也红着脸退了下去,轩辕彻换上衣服后,冷冷地看向迟雪云。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你,就会爱你么?你错了!”

“你这么做只会让我更加讨厌你!看到你,我就会想到这耻辱的一夜!真是,脏了我的身子!”

说完这些,轩辕彻大步走了出去。

就在轩辕彻跨出房门之后,一直强忍着的迟雪云终于崩溃。

迟雪云万万没有想到轩辕彻的反应会这般激烈,她现在有些怀疑,自己这样是不是做错了?

一直等再次听到脚步声,迟雪云抬起头,看到了一脸痛惜的迟雪飞,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套女装,是给迟雪云准备的。

“皇弟……”

迟雪云满脸泪痕,“我以为这样他会动心,会多多少少喜欢我一些——”

“皇姐,你真傻!”面对痛哭流涕的姐姐,迟雪飞心里很痛,却无可奈何,“你这样值得么?”

“我不知道,只要能成为他的妻,无论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迟雪云的可怜模样,让迟雪飞心疼。

“皇姐,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要是轩辕彻敢不娶你,我立刻写信给父皇,让父皇发兵禾姜国!我就不信,禾姜国会为了这样的事情和我们绝交!”

“等会儿我们进宫,找轩辕敬德评理去!”

有了迟雪飞这个坚强的后盾,迟雪云渐渐停止了哭声。

等迟雪飞出去后,她穿好衣服,走到轩辕彻丢在地上的床单旁,将床单拾了起来。

血红的花,开得美艳,迟雪云抚摸着血红的印记,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手腕上的伤口还有些痛,可这些都算不得什么。

母后说过,为达目的,一定要不择手段。

她不过是在手腕上割了口子,染红了床单,就蒙过了所有人,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轩辕彻这边一波未平,轩辕咫那边又起了轩然大波。

就在梅夫人忙着安排早餐,生怕怠慢了府上这些尊贵的客人的时候,一个蓝色的身影出现在梅夫人面前。

“早啊,梅姨!”

甜糯的嗓音,让梅夫人以为自己做梦,等看到俏生生的司徒汐月好端端地站在她面前的时候,梅夫人心中警铃大作。

不对劲啊!

她怎么就起来了?而且看上去跟没事儿人一样?

难道药效这么快就消失了?

再看司徒汐月身姿轻盈的模样,不像是经历了剧烈的男女之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汐月,你昨天晚上休息的好么?”梅夫人试探地问道。

“睡得很好啊!多谢梅姨的参汤,喝了之后没一会儿我就睡着了。谢谢梅姨!”

司徒汐月笑容干净,假装没看出梅夫人眼里的疑惑,笑盈盈地拿起桌上的梅花糕喂进嘴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