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全国通缉/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昨天那一幕,所有人都亲自见到了,这件事情又和万魔山庄有关,一定和司徒静月脱不了关系。

“不,不是司徒静月,是她——”梅夫人指着司徒汐月尖叫着。

“一定是她!我明明把药下在参汤里,一定是她干的!是她害了我的月儿!”

梅夫人的话,让司徒汐月一脸吃惊。

“梅姨,你说什么?你下了药在我的参汤里?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汐月,你刚才说昨天晚上不舒服,参汤没有喝,是不是还在藕香园?”司徒青云并没有漏掉细节,连忙问道。

“是啊!”司徒汐月似乎有些受打击,呆滞地点了点头。

“来人,把五小姐房里的参汤端来!”司徒青云沉着脸,目光阴晴不定。

等人将参汤端来,梅夫人想过去看,直接婆子们抓住,司徒青云让人把参汤端给胖长老和瘦长老。

“参汤没有问题。”胖长老检查了汤。

就在他放下汤碗的时候,瘦老头拿起了勺子,仔细打量,又嗅了嗅之后,他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药在勺子上!好烈的药!”

“若汐月小姐用勺子搅拌参汤,勺子上的药会混入参汤中,喝下后必定和新月小姐一样——”

瘦老头这样说,人们都明白了。

这勺子上的药和害司徒新月的一样,而刚才梅夫人亲口承认是她下的药。

那么,是她要害自己的女儿?

可是她为什么这样做?

风之谷长老的判断结果没有人会质疑,只有梅夫人在看到参汤后,目光变得有些呆滞。

“怎么会这样?”

既然参汤还在,表明司徒汐月没有喝,司徒新月喝得也不是这个。

可为什么司徒新月会中招?

害了司徒新月的药又是从何而来?

“不是司徒汐月,就是司徒静月!”梅夫人有些疯了,“是司徒静月嫉妒我的月儿!”

梅夫人的话已经没人会相信了,只有司徒汐月的表情似乎有些受打击。

“二哥哥,梅姨为什么会有万魔山庄的药?她和三姐姐都投靠万魔山庄了么?”

这句话,简直就是点金之笔。

司徒青云立刻明白过来,“把这个女人抓起来,送到衙门去!相信府尹大人一定会审出结果,给我们司徒世家一个公道!”

“不要抓我!是司徒静月干的,都是她干的!”

梅夫人临走的时候嘴里还在叫嚷着,只等嘴巴被人堵着,才安静下来。

梅夫人一口咬定是司徒静月,让整个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司徒静月勾结万魔山庄,毒害我父亲,还请王爷为草民的父亲做主!”

司徒青云撑着病体来到轩辕尘渊面前,这里只有轩辕尘渊最大,自然是要得到他的首肯才行。

“全国通缉司徒静月!”

轩辕尘渊的回话,似乎给司徒静月定了罪,当天,通缉司徒静月的告示就张贴在渔阳城的大街小巷。

“这个少女看上去挺单纯的,怎么这么狠心!”

“是啊!不但杀害自己的亲生父亲,还对亲姐姐下毒手,真是坏透了!”

“人不可貌相啊!所以说最毒妇人心呢!”

“嘻嘻,她明明还没婚嫁,怎么就是妇人了?”

“哈哈,你能确保她是清白之身?若不是早早就成了妇人,心肠为何这样歹毒?”

百姓们围绕着告示插科打诨,议论纷纷。

一看告示的蒙面女子在听到那些难听的话后,捏紧了拳头。

若是平时,她一定会削了这两人的脑袋,可现在她是告示上的通缉犯司徒静月,所以不得不隐忍下去。

“师父,一定有人陷害我!”回到住所,司徒静月来到花丝雨面前。

“司徒新月的事情不是我做的!现在我成了通缉犯,顶着这张脸,哪儿都去不成!难道我要这样躲一辈子么!”

“你想换一张脸么?”花丝雨瞥了眼司徒静月。

“可以么?”一听这话,司徒静月惊讶不已,“师父,你真的能改变我的容貌?”

“当然可以!无论你想变成什么模样,我都能做到。”

花丝雨笑着说道,“我的整容术可是得到了宫主真传,我们宫主如今还是少女模样呢!”

花丝雨的话,无疑坚定了司徒静月的信心,她咬了咬牙,看向花丝雨,“师父,我想变成司徒静月的模样。”

这话,似乎是在花丝雨的意料之中,她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

“你确定要变成司徒静月么?”花丝雨问道。

“我可以让你变成天下第一美人,你现在的选择还有很多。但是整容,你可只有一次机会。”

花丝雨的话,让司徒静月稍微犹豫了片刻,最后,她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师父,我要变成司徒静月!”

变成司徒汐月,享受她所得到的一切,这是司徒静月目前唯一期望的。

“那好吧!”花丝雨微微一笑。

转身的时候,花丝雨眼里闪过一丝阴毒,只是瞬间即逝,司徒静月根本就没有看到。

东宫里醒来的轩辕咫最后还是从闻泷嘴里知道了自己的身体状况。

“子嗣艰难?什么叫子嗣艰难,你给本宫说清楚!”

轩辕咫很想起身将闻泷提起来痛扁一顿,可是他浑身无力,下肢更是酸软发抖,就像被抽走了精气神似的。

“就是,殿下心里想的意思。”

闻泷面无表情,心里却有些同情轩辕咫。

一个男人,被弄成这样,这和太监有什么区别?

这样的事情寻常男人都不能接受,更何况是轩辕咫这样的天之骄子……

“滚!滚!本宫不想看到任何人!”

察觉到身体的异样,轩辕咫抄起跪在地上的宫女手中端着的药碗砸了出去,“你们都给本宫滚!”

一直等殿里安静下来,轩辕咫还是大脑发胀。

他努力回想那天晚上的事情,却发现除了满满的欲望和持久的快乐,他什么都不记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现在变成了这样?

“来人!来人!”轩辕咫叫嚷着,终于有人胆大来到轩辕咫面前。

“告诉本宫,那天在司徒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本宫要听真话,你一五一十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