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废物小姐逆袭/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人的能力,轩辕咫已经非常清楚地看到了。

有这样的人帮忙,成为他的助力,那么他东山再起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我答应你!”轩辕咫点点头,“不管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前提是,你真的能帮我!”

“我们击掌为盟!”对方伸出手,轩辕咫立刻迎上。

三次击掌后,对方扔给轩辕咫一个小瓶子,“吃了——”

“这是什么?”打开瓶子,一股恶臭传来,轩辕咫连忙捂着鼻子,一脸厌恶。

“这药能疏通你的骨骼,改变你的体质。”银面男子说道,“吃了它,你就不再是小小的紫段七品了——”

“是和洗髓丸一样的功效么?”一听这个,轩辕咫兴奋地问道。

轩辕咫已经尝到了洗髓丸的好处,那种不费吹灰之力得来的东西就是好!如今,这又是一次天降好运么?

“不是。”见轩辕咫这般热衷于洗髓丸,银面男子冷冷一笑。

“走捷径,只能害了自己。从明日起,每天子时,我来传授你武功。我的要求很严格,如果你做不到,我们的约定就作废!”

说完,银面男子离开了轩辕咫的寝宫。

子时?轩辕咫摇了摇手中的瓶子,捏着鼻子,忍着恶臭,将瓶子里的药喝了下去。

赌吧!

以前一直是刘敏为他遮风挡雨,盘算一切,现在他只能靠自己了!

在经历了起起伏伏后,轩辕咫根本就顾不上思虑周全这些,他只是想快速地,恨恨地回敬那些笑话他,看轻他的人。

这禾姜国,从来都是他的,一直都是!

这一年对禾姜国来说,不算太平。特别是开春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让轩辕敬德焦头烂额。

好在有轩辕尘渊和轩辕彻在,也算为轩辕敬德分忧不少。

“羽鹤公子采药去了?”

在轩辕尘渊提醒轩辕敬德,皇宫可以解禁,应该请羽鹤公子来为皇嫂治病之后,轩辕敬德派去请羽鹤公子回来的人带来了这样一句话。

“回皇上,守门人的确这样说。这是羽鹤公子的亲笔信!”

轩辕敬德看了信,里面羽鹤公子写着,要为刘敏的病去钟南山采药,往返大概需要一个半月时间。

一个半月,轩辕敬德算了算时间,太短了!

他多么希望羽鹤公子能永远都不回来,那该多好啊——

轩辕敬德虽然废了轩辕咫,却没有立轩辕彻为太子。

原因正是刘敏背后的万魔山庄。

可以说刘敏是成也万魔山庄,败也万魔山庄。

因为万魔山庄,轩辕敬德立刘敏为后,也因为万魔山庄,刘敏现在躺在床上,像活死人一样。

以前轩辕敬德都是通过刘敏和万魔山庄沟通,如今刘敏这般,他也不知道万魔山庄的态度是什么,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轩辕敬德不敢确定万魔山庄是不是把刘敏当做废弃的棋子给扔了,所以至今不肯立轩辕彻为太子,因为他还在等。

万一他立了轩辕彻,惹了万魔山庄怎么办?

跟万魔山庄是毫无道理可讲的,从他们对人的手段就能看出来。

所以,立太子的事情还是暂且缓一缓。

至于刘敏是死是活,轩辕敬德倒是希望她永远这样躺着。

刘敏若醒过来,必定会维护轩辕咫,以万魔山庄来要挟轩辕敬德,到时候夹在中间的他才是真的难做。

总之,当初为了皇位,搭上万魔山庄,如今却带来了无穷的后患,让轩辕敬德常常会后悔。

轩辕敬德只希望羽鹤公子晚点儿回来。

等轩辕彻参加荣华杯争霸赛,取得惊人的成绩,狠狠地压着轩辕咫,到时候就算他坚持立轩辕彻为太子,相信万魔山庄也不会太多反对。

毕竟当初双方有约定,万魔山庄也不能过多干涉禾姜国。

立嗣立贤,轩辕咫是扶不起的烂泥,轩辕敬德也不能让祖宗基业断送。

身为皇上,轩辕敬德有他的忧虑,可对于司徒府的司徒青云来说,却是过得顺风顺水又顺心。

自从司徒静月和梅夫人的事情真相大白,司徒青云在处理她们的事情上展现出来的能力,得到了族人的认可,族长的位置也愈发牢固。

之后操办司徒易的丧事,司徒青云也打理的井井有条,更是迎来一片称赞声。

原本他还担心皇上会因为轩辕咫的事情责怪司徒府,没想到事情突转,轩辕咫直接被废。

虽然轩辕咫和司徒新月的婚约还在,但是梅夫人和万魔山庄勾结的事情已经盖棺定论,即便轩辕咫再东山再起,这件事情也是万魔山庄和梅夫人的错,和司徒府无关。

如今,司徒青云和薛夫人已然成为了司徒府的主人,以前梅夫人掌管的一般事务,也落到了薛夫人手里。

司徒易在的时候,薛夫人一直都是姨娘,被梅夫人狠压一头。如今简直就是扬眉吐气,走路带风,连腰杆也挺得笔直。

对眼前的一切,薛夫人都很满意,唯一不爽的是司徒青云对司徒汐月的态度。

自从司徒青云成为族长后,就把司徒汐月当做真正的嫡小姐供养着。

无论吃喝用度,都是选最好的送藕香园,司徒青云更是亲自嘘寒问暖,从不间断。

这一点儿,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

不过是个废物小姐,即便被封了公主,又和冥王有婚约,外加有个天阶的师父,的确身价提高了,可司徒青云的表现也实在是太“谦卑”了!

一般人这样想,薛夫人更是觉得心里憋屈。

在薛夫人看来,司徒青云已经是司徒府的族长,怎么都应该为司徒楚月当初的事情报仇。

只是无论她如何说,司徒青云都让她礼遇司徒汐月,甚至在薛夫人去为难司徒汐月后,命人看住薛夫人,不许她再去无理取闹。

司徒青云这般“胳膊肘往外拐”,实在是让薛夫人寒心,母子也因此起了隔阂。

这让司徒青云有些无奈,却又不能把司徒汐月的事情对薛夫人明说。

那日,司徒新月的事情明显就是梅夫人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想暗算司徒汐月,代价必定是惨烈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