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名声大噪/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新月和轩辕咫以及梅夫人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也让司徒青云越发清楚,司徒汐月是惹不得。

那小妮子简直就是演戏的高手,把所有人都糊弄了。

若非早就知道司徒汐月的能耐,司徒青云也会被她哄了去。

天使的表情,魔鬼的手段。

没人会去怀疑司徒汐月天真烂漫的笑容,这也是她腹黑之处。

所以不管薛夫人如何,司徒青云都决定好好地对待司徒汐月,即便她出嫁,司徒府也要做她的坚强后盾。

其实司徒青云心里知道,这“坚强后盾”的双方,是要颠倒一下位置。

有司徒汐月这样的宗师做司徒府的坚强后盾,司徒府才会长长久久,更何况司徒汐月背后还有天阶的郭老……

薛夫人抱怨司徒青云对司徒汐月实在是太好了,反倒是司徒青云自己非常,怕他做的不够好,被司徒汐月嫌弃。

对司徒青云的安排,司徒汐月比较满意,至少他是一个识时务的人,她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一点即通。

自从迟雪云将司徒汐月要参加荣华杯比赛的事情宣布出去后,京城里掀起了一股狂赌热潮。

司徒家的废物要参赛,这简直就是天下奇闻!

司徒汐月、迟雪云和轩辕彻之间的复杂三角恋也被有心人渲染得有声有色。

她爱他,他不爱她,只爱另外一个她,可是被他视作唯一的她却独独不爱他的游戏,让所有人看的热血沸腾。

有好事者称,迟雪云会在荣华杯和司徒汐月一决高下,让这场戏成了京城开春之后最热门的话题。

一个是正牌王妃,一个是寒王心里念念不忘的情人,到底谁才是最后的赢家呢?

这可是荣华杯的重头戏!

虽然司徒汐月有一个天阶的师父,这事儿让人羡慕嫉妒恨。

可参加比赛,是靠自己,不是比师父的能耐。

所以,许多人拿出压箱钱,赌司徒汐月输。

似乎冬祭的那场比赛并没有让他们割肉滴血到痛——

迟雪云更是以黄金为底,赌司徒汐月必输无疑。

离荣华杯比赛只有半个月,却因为司徒汐月的加入,将这场比赛提前预热了起来。

对于府外的热闹,司徒汐月只是笑了笑。青瑶和丹朱早就储了重金,只等着赛前下注。让那些看热闹的人把裤衩都输掉吧!

司徒青云淡定地看着司徒汐月再次成为人们口中的话题,心里却觉得好笑。

呵——

地阶上品宗师参加荣华杯,岂不就是和小孩儿玩儿过家家一般简单!

他可是指望司徒汐月风光一把,顺便大赚一笔。

只是,司徒青云不确定司徒汐月要隐忍到什么时候,就这事儿,司徒青云亲自来藕香园征求了司徒汐月的意见。

“二哥哥既然看好妹妹,我定不会让二哥哥失望!”

有了司徒汐月给的准信儿,司徒青云拿出全部家当,包括司徒府的老底儿,押司徒汐月会赢。

一时间,司徒汐月名声大作,成了渔阳城百姓茶钱饭后谈论的重点。

和司徒汐月的受热议截然相反,司徒新月在司徒府的地位一落千丈。

不过,她好歹和皇室有婚约,所以司徒青云在吃穿用度上并不曾苛刻司徒新月,还请了风之谷的长老为司徒新月医治。

只是司徒新月的名声被毁,外加梅夫人被关押,轩辕咫被废,这些事情让司徒新月倍受打击,身心俱疲,也因此而一病不起。

即便有风之谷的长老在,司徒新月却仍不见好转。

瘦长老认为这是心病,小姑娘家遭遇一系列的打击难免会消极,所以让和司徒新月同龄的李嫣开导她。

谁知道李嫣和司徒新月居然极为聊得来,不过几天功夫,两人便好成一个人似的,比亲姐妹还要亲。

听到这些消息,司徒新月只是笑了笑。

司徒新月在弄什么幺蛾子,她心里清楚。

无非是失去了靠山,想依靠李嫣身后的风之谷东山再起。

东山再起?

呵,司徒新月真的能咸鱼翻身么?

这还是个未知数呢!

“小姐,这是琅琊坊和翡翠阁的账本,请您过目!”

丹朱笑盈盈地将两本账册放在司徒汐月面前,“欧阳公子的名头已经打响,现在京城里的贵妇小姐们没有不知道‘追月大师’的!”

“追月”,司徒汐月也不知道欧阳智为何会给自己起这样的别名,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好在欧阳智设计的首饰非常受人欢迎,第一套“云中月”的玉饰最后竟然买出三千两的价格。

对于他这个初出茅庐的新人而言,的确是个奇迹,看来欧阳智的确有珠宝设计的天分。

“账本我就不看了!”司徒汐月把账册推到一边。

“当初我既然把琅琊坊和翠烟阁交给了四海兄弟和你们姐妹二人,就没打算插手。这些是你们的东西,你们自己打理!”

“做好了,是你们有能力;亏本倒贴,也是你们的没本事。”

“我可不要给你们当保姆,该教的我都教了,剩下就靠你们自己了!”

司徒汐月的放权,让丹朱有些惊讶。

“小姐不管怎么行,这可是小姐的产业!”

“不——”司徒汐月摇了摇食指,“我早就说过,这些属于惊云寨。所以,为了惊云寨上下几百口人,你们必须做好!”

“小姐……”

司徒汐月说这话的时候,丹朱恍惚间觉得小姐似乎离自己很远。

只等她眨巴了眼睛,确定司徒汐月就在她面前的时候,丹朱的心才缓缓放下来。

不知道为何,丹朱心里总有种不安。

最近她总觉得司徒汐月就像天边的云一样,随时都会随风飘逝似的。

但愿她的直觉是假的!

“别小姐长小姐短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我要出去走走!”

司徒汐月将账册放在丹朱手里,缓缓地出了藕香园。确切地说,这是逃离。

丹朱的眼神告诉司徒汐月,她已经有所察觉。

离开她们,司徒汐月并也不愿意。

可是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慈悲城是什么地方,她尚不清楚,不能带着丹朱和青瑶跟着她冒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