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就是辈分高/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叔!师叔真的是你!”

师叔?

司徒汐月有些呆了。

郭老是瘦老头的师叔?那他岂不是风之谷的人?

“哼!你先一边儿给我呆着,我等会儿找你算账!”郭老瞪了一眼瘦老头后,没搭理他,直接来到司徒汐月旁边。“好徒儿,你没事儿吧!”

“师父,你来的可真及时啊!我没事!”

风之谷的人为何跟在自己身边?

让司徒汐月不由得起了疑惑。

“没事儿就好!”郭老呼了口气,指着瘦老头的鼻子大骂起来,“小四,你长脾气了!居然欺负我的徒儿!这是你师父教的么!”

被郭老骂,瘦老头丝毫没生气,反而双眼含泪,异常激动。

“师叔,师父……师父他老人家已经仙逝了……”

“什么?”郭老显然没有料到会是这样,刚才还是意气风发的模样,这会儿立刻颓靡了下来。

“师兄死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八年前!八年前师父得知师叔的消息,去虎跳峡寻找师叔,结果遭到花依依的暗算,中了雀花铃,不治身亡……”

瘦老头虽然已经是年过半百的人,可是在回忆当初的事情的时候,居然哭得像孩子一样。

“师父临终有令,命我们找到师叔,请师叔接管风之谷,只待下一任谷主出现。”

“师兄死了?他那么古板,那么不苟言笑,一心研究医术的人,居然败在花家小丫头手里?这,这怎么可能!”

郭老喃喃自语,仿佛还没有从这个事实中清醒。

只等瘦老头详细地将过程叙述出来,郭老才接受这个事实。

“请师叔回风之谷,主持大事!”瘦老头说完,跪在郭老面前,“师叔,风之谷已经不是当年的模样了,只有您才能救风之谷啊!”

这是什么情况?

郭老在风之谷的辈分竟然比胖瘦老头这两位长老还高?

司徒汐月安静地待在一旁,心里却惊诧不已。

听了瘦老头的话,郭老面有难色。

“我当初被师兄逐出风之谷,就没有想着回去。小四,我早就不是风之谷的人了。”

“不!师叔,师父当年误会了您,一直心生愧疚,否则也不会亲自去虎跳峡寻找您的下落。师父知道自己错了,直到临死的时候还希望能得到您的原谅!”

瘦老头的恳求并没有打动郭老,他摇了摇头,断然拒绝了瘦老头的请求。

“小四,风之谷的事情我帮不了。你们好自为之!”

不容瘦老头再多说什么,郭老冲司徒汐月招了招手,“好徒儿,我们走,我又饿了!”

即便郭老已经拒绝了瘦老头,可他哀痛的表情司徒汐月看在眼里。

想必师兄的死,对他打击很大吧!

“节哀顺变!”司徒汐月走在郭老身边,轻声宽慰道。

“呵呵——”郭老笑着,眼里却一片湿润。

“他们都走了,独独留下我一个活着。好徒儿,以后师父就靠你了!你可别嫌弃我!”

“成!我养得起你!”

司徒汐月点了点头,她这般肯定的模样,让郭老忍不住擦了擦红红眼角。

“我知道你心里一定会非常疑惑,我为什么会突然认你这个徒弟。”

“其实我是受人之托,护你一段时间。”

说到这儿,郭老微微一笑,“你这个小妮子虽然嘴上没说,心里指不定在怎么猜想。你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无须怀疑。”

“他(她)是谁?”郭老的话让司徒汐月异常惊讶,能请动郭老的人,又会是谁呢?

“咳咳——”见司徒汐月这般好奇地询问,郭老咳嗽了两声,表情异常尴尬,似乎想到了什么难堪的事情。

“总之,我会罩着你!你别怕!”

似乎害怕司徒汐月继续追问下去,郭老又一阵风似的跑了。

怪老头!

话说一半,让她来猜,真是急死个人了!

郭老横空的出现,让瘦老头心里燃起了希望。

在和胖老头商量之后,二人干脆带着徒弟住在司徒府,成天跟在司徒汐月身后叫着“小师妹”,让她烦恼不已。

司徒汐月是郭老的徒弟,可不就是他们的小师妹么!

原本看司徒汐月极不顺眼的李嫣,现在见到司徒汐月也不得不谦卑地叫一声“小师姑”。

这大概是郭老身份暴露之后,司徒汐月唯一觉得开心的事情。

司徒汐月从来没想过要和风之谷扯上关系,现在这般情景,倒是让她不得不更加小心。

从那夜银面男子和花弄玉的话中,司徒汐月知道羽鹤公子已经引起了万魔山庄的怀疑,所以她以采药为由,留下书信给轩辕敬德。

只是,羽鹤公子从来不会砸了自己的招牌,所以刘敏身上的咒术,她还得解。

只不过不是现在,而是在她离开的时候。

司徒汐月如今最在意的人,则是楼破,似乎从那天他离开后,再也没出现过。

她派青瑶去楼府,楼楠说楼破去了寺里上香,可是都过去好几天了,楼破还没有回楼府,让司徒汐月不由得担心楼破身上的咒术。

“小姐,楼公子去了寒月寺。据说是去聆听佛音!”

聆听佛音?

这话司徒汐月却是不信。

楼破这般肆意妄为的人,又怎么会拜佛信佛呢!

他这么做,定是有别的原因。

就在司徒汐月想去寒月寺找楼破的时候,接到了冥王敖广的帖子,邀她赏春。

上次敖广在御书房帮司徒汐月解围后,曾经递了帖子请她出去游玩,只是都被司徒汐月以身体不适拒绝。

这是已经第三次,事不过三,若再拒绝,恐怕不太好。

简单梳妆之后,司徒汐月带着青瑶上了敖广派来的马车。

马车华丽又不失尊贵,亦如敖广的身份一般。司徒汐月看着窗外发呆,心思却飞到了楼破身上。

不知道那个傲娇的少年身上的咒术如何!

她私下里研究了许久,终于想出了最合适的办法,能为楼破解除咒术。

可对方竟然在关键时刻消失不见,真是让人恼火!

只等马车停了下来,青瑶呼唤司徒汐月,她才回过神,原来已经到了目的地。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前几天身体不好,没有更新很抱歉,今天更新十章感谢读者,以后会保持一天三章以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