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相机是什么/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渔阳城城郊,花红柳绿。

春姑娘的到来,让整个世界变得多姿多彩,春意盎然,那些缤纷的景色,让司徒汐月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就在司徒汐月刚刚来到冥王面前,准备行礼的时候,敖广翻身骑上一匹黑色的骏马,并冲司徒汐月伸出了手。

“上马!”

敖广的邀请,直接被司徒汐月拒绝。

“对不起,我不习惯和人共乘一匹!”

司徒汐月走到一旁,挑了一匹枣红色的马,一跃而上,来到敖广身边。

“王爷这是要去哪儿?是打算和我赛马么?”

“带你去个好玩儿的地方!”

隔着面纱,妖孽依旧贪婪地打量着司徒汐月的面容,以解这几天的相思之苦。

她倒是懂事,仅是简单装扮,一头乌发仅用银蓝色的发带系在脑后,剩下的发丝任由其自由飞舞,贴着她的面颊。

若她盛装前来,妖孽肯定自己会吃醋吃到爆!

只是这女人忘了,她越是简单,越是美得自然。

横竖都这般勾人,真是让人放心不下——

该死的!又在吃自己的醋了!想到这儿,妖孽忍不住咬了咬嘴唇,“月淑公主莫不是不敢?”

对方明摆着的激将法,司徒汐月不会上当,但也不害怕。

“王爷既然要带我去玩儿,怎么还不领路!”

司徒汐月应下,反倒让青瑶着急起来,“小姐,我陪你!”

“我不会有事的!”司徒汐月冲青瑶一笑,“以王爷的英名,是断然做不出婚前克死未婚妻的事情,你放心好了!”

司徒汐月的话,让妖孽忍不住笑出声来。

真真是利嘴不饶人!

若她今日有什么三长两短,反倒是自己这个冥王命硬,克的!

果然,女人和小人难养也!

“公主这般了解我,让我不得不更加喜爱公主。真是期待你我的大婚!”妖孽说完,一鞭抽在马臀上,冲在前面。

“驾!”司徒汐月不甘示弱,紧跟在妖孽身后。

两人如同两道急劲的风,快得让人的目光捕捉不到他们的身影,眨眼功夫,已经去了百米开外。

一直行了半个时辰,妖孽才停了下来。

“这里是?”司徒汐月竟然不知道渔阳城外还有这样的山野。

妖孽下马,将马儿拴在山谷口的杨柳树上,又上前牵着司徒汐月的马儿来到树旁系好,冲她伸出手。“跟我来!”

虽然和敖广之间有一层面纱挡着,可对方灼热的眼神还是让司徒汐月有些受不了。

“我自己可以!”司徒汐月倔强地从另一侧下马,让妖孽哭笑不得。

司徒汐月这般防备陌生男人,他到底是应该高兴,还是高兴呢?

若是对其他男人如此,妖孽定会拍手叫好。

可她对自己都这般生疏,正是让妖孽心里不是个滋味,恨不得扯了面纱,将司徒汐月搂在怀里。

只是,这些仅限于他内心的想象。

用咳嗽掩饰了自己的尴尬后,妖孽在前面带路,领着司徒汐月从一个狭窄的缝隙里,走进了山谷里。

走在路上,司徒汐月就已经闻到了花儿的芬芳和草儿的清香。

等她走进去,一副天然纯美的景色出现在她面前。

整个山谷里都开满了蝴蝶兰,浅蓝色的花瓣在风中摇曳,像千万只粉蓝色的蝴蝶一般,忽闪着翅膀,在飞舞,在欢腾。

“真漂亮——”

司徒汐月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她素来喜欢蓝色,也喜爱兰花。

像这样大面积的蝴蝶兰这还是司徒汐月第一次见到。

“喜欢么?”

“喜欢!太美了!”

司徒汐月欣喜的表情让妖孽内心非常满足,他那么辛苦,不就是为了博红颜一笑么!

“要是有相机就好了!”

司徒汐月来到花丛中,亲亲这朵花,闻闻那朵花,这样美的景色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真恨不得能把这画面永远定格下来!

她真是爱死这里了!

“相机是什么?”

妖孽耳朵尖,听到了这个陌生的词,让他非常好奇。

“是一种工具,能将美景记录下来,日后可以留作纪念。”

见自己口误,而对方又是一副不罢休的模样,司徒汐月只能简单地解释一番。

虽然妖孽不太明白相机的意思,但司徒汐月的话被他记在了心里。

看着那个蓝衣少女在蝴蝶兰中欢快的模样,妖孽的心情也很好了许多,连日奔波的疲劳,也因为眼前的美人美景,而一扫而光。

虽然司徒汐月非常希望能在这山谷里多呆一会儿,可冥王的咳嗽声还是让她停顿了下来。

“你生病了?”

“小事情。”妖孽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他摸出一个长长的锦盒递给司徒汐月,“看看喜欢不!”

司徒汐月打开,里面是一支碧蓝色的棍子。

“你不是打算参加荣华杯比赛么!你的打狗棒实在是太寒碜了点儿!试试这个,看顺手不!”

司徒汐月一眼就认出这棍子是用极其珍贵的蓝沙木做成。

蓝沙木生长在海洋深处,原是一种木化石。却因为千年海水的浸泡,呈现出海洋的碧蓝色。

蓝沙木金贵,坚韧,刚不可摧,是极好的武器材料。

只是深海凶险,要无数蛙人的性命才能换来一点蓝沙木,所以世间罕见。

握着棍子,一股清凉传递到司徒汐月的掌心。

木棍上的砂石在阳光照射下,闪射出各种或浅或深的蓝色光芒。

这根蓝沙棍不粗不细,司徒汐月握在手里正好合适。而且可伸可缩,可长可短。收起来只有一支洞箫长短,极易携带,是非常合适的武器。

“这礼物我不能收!”

虽然很喜欢这根蓝沙棍,可司徒汐月还是将它收好,放回锦盒,又将锦盒推到敖广面前。

“为什么?”妖孽有些不解。

“我没有同样贵重的礼物回赠你,心里不安——”

司徒汐月其实很想说“拿人手短,吃人口软”,可对方这般诚意,使得她的话到嘴边,又做了一些改变。

“原来如此!”

妖孽点了点头,这的确是司徒汐月的性格。

“就算我借给你!”

“我实在是见不得我的王妃拿着打狗棒时的寒碜模样,那样会让我掩面受损,我这人最喜爱自己的掩面。所以,就当是我求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