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她是你的软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敖广这般拉下身段,实在是在司徒汐月的意料之外。

众人评价中的冥王敖广是个卓尔不群,又霸气狂妄的冷血之人。

他这般自毁,无非是让她接受蓝沙棍,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

司徒汐月还在犹豫,妖孽直接将锦盒塞在她的怀里。

“我的就是你的,你我之间无需那多客气。你若是过意不去,比赛之后还给我好了!”

“那多谢了!”司徒汐月心里爱极了这支蓝沙棍,用起来的确比她之前的铜棍顺手多了。

参加荣华杯比赛,一件顺手的武器的确非常重要。

“算我借的,日后还你!”

对方还这般固执的坚持,让妖孽不得不让步,“随你喜欢就好!”

听出敖广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司徒汐月主动提出回城。

她的建议,敖广这一次并没有反对,带着司徒汐月离开山谷,送她回到最初来的地方。

只等司徒汐月和青瑶上了马车,马车缓缓离去后,妖孽腿一软,差点儿瘫在地上。

“主子!”藏在一旁的乘风立刻将妖孽扶回了马车上。“回城——”

等到了楼府,妖孽已经面色发白,额头冒汗。

楼楠见状,又急又气,手指指着他哆嗦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让人把他送回了水榭花都。

等楼楠小心翼翼地喂妖孽喝了药,不过多时,妖孽骨架发出“咯吱”的声音,随后变成了美少年模样,只是脸色更加苍白。

“主子,何苦来!”

面对倔强的楼破,楼楠不知道该如何劝阻他。

前一段时间楼破亲赴七海弯,潜入海底,取来蓝沙木,后命最好的工匠,赶制出了蓝沙棍,今日又在白天逆行,亲自送出蓝沙棍……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叫司徒汐月的女子!!!

“楠叔,不许动她!”楼破的头虽然昏昏沉沉,可他并没有糊涂。

楼楠话语中的杀气,楼破如何不知。

“不许动她!”

见楼破都这幅模样,心里还惦记着司徒汐月,楼楠心里很是不平。

“主子,你的冷静,你的果断,你的理智,你的绝决呢?你这般儿女情长,让我们这些跟随你的人心里作何感想!”

“楠叔,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她已经成了你的软肋,谁都可以利用她来对付你!主子,您现在是在用生命爱她啊!”

楼楠喊出最后这句话后,整个屋里安静下来。

楼破眯着眼睛,看着跟随自己这些年的楼楠,嘴角上扬,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

“她值得!”

见楼破这般倔强,楼楠也恼了。

“值得?她哪一点儿配得上主子?”

“从慈悲城的高门望族里随便挑一位小姐出来都比她强!主子不在乎门当户对,她又有何能力与主子比肩?”

“即便主子执意娶她,她能服众么?大家当着主子的面,尊她一声‘夫人’,私下里会如何议论,难道主子不在意么?主子不可能护她一辈子!”

“若主子喜欢她,金屋藏娇,给个名分也就罢了。可是夫人这个尊称,不是谁都能担当的!”

“总之,我楼楠第一个就不服!”

楼楠情绪激动,胸脯急速地起伏着。

他实在是看不惯楼破这般不爱惜自己,心里对司徒汐月的怨愤极大!

“说完了?”楼破看了一眼楼楠,随后看向站在一旁的乘风、破浪和楼夜,“你们也是这么想的么?”

“请主子三思!”

三人同时单膝跪下,用行动表达了他们对楼楠的支持。

四个人统一战线,真是让人头疼啊!

楼破按了按太阳穴,“你们就这般不相信我的眼光?”

“主子,我们是不相信司徒小姐的能力。”破浪冷静地说道,“妾,可以用来怜惜疼爱。夫人,却是要挑大梁,与主子一起面对风雨。”

破浪的言下之意,是楼破可以纳司徒汐月为妾,给她万般宠爱,但是要找一个能力强的女人当夫人,这匹配。

“一派胡言!”

在听到“妾”这个字的时候,楼破终于爆发了。

“我这一生只会娶她一人!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楼破的誓言,让几人脸色大变。

多年前的悲剧再次浮现在几人眼前,楼楠和楼夜两位长者更是心惊不已。

上一代已经出了一位情痴,最后让慈悲城差点儿毁于一旦,使得这些年都元气大伤。这一次绝对不能重蹈覆辙!绝不能再出情痴!

楼楠和其他三人目光交错之后,上前说了一声“主子得罪了”,一针扎在楼破颈部。

“你们——”

楼破眼前一片昏暗,沉沉地低下了头。

“主子最早后天会醒,咱们分头行动!”四人伸出手掌,交叠在一起。

司徒汐月回到司徒府后没多久就收到楼破的来信,约她在寒月寺见面。担心他身上的咒术,司徒汐月简单收拾了行礼,就出了京城。

“小姐,有人跟着咱们!”青瑶坐在司徒汐月旁边,一脸警惕。

“呵呵,不着急。放松——”

司徒汐月早就察觉到有人跟踪,对方不紧不慢,并没有立刻围堵上来,她也并没有放在眼里,反倒是和青瑶聊了起来。

“青瑶,你进入地阶下品后,洞察力提升了许多,进步很大嘛!”

得到了司徒汐月的肯定,青瑶脸颊微微发红,眼里却非常高兴,“我离小姐还差得远呢!小姐是我的目标,我一定更努力向小姐靠拢!”

自从上次在楼府败在乘风手里,青瑶回来便没日没夜地发奋练功。

司徒汐月从藏宝阁得来的软剑剑谱极其适合青瑶,没想到她在短短时间里,进阶到地阶下品。

虽然不太稳定,但对青瑶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目前,丹朱是紫段七品,青瑶则是地阶下品,两个人的进步让司徒汐月感到非常满意。

“晚上找个客栈休息,明天继续赶路。”

司徒汐月说着,主仆多年的默契,让青瑶很快就知道自家小姐要做什么。

傍晚时分,青瑶寻了一处路边的客栈,二人住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