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姑奶奶的厉害/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司徒汐月感到意外的是,这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原想借机会诱敌,没想到对方根本不出现,就像凭空消失了似的。

真是奇怪!

第二天上午,司徒汐月和青瑶来到了寒月寺。

寒月寺坐落在太岳山上,作为河西平原唯一的一座高山,太岳山被西河环绕,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

“小姐,这里的景色不错!楼家公子倒是很会享受!”

走进寒月寺,看着巍峨的宝塔和挺拔的青松,青瑶笑出声来。

“小姐那么担心楼家小子,他反倒躲在这里,让小姐好找!等见到她,小姐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呵——”司徒汐月虽然在笑,眉眼却渐渐清冷下来。

“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

“小姐?”听了这话,青瑶一惊,就在司徒汐月说完之后,她们面前出现了三个人。

“楼老爷?”见到来人,青瑶更是惊诧。

这三人里,有两个人青瑶认识。

楼楠和乘风,一个是楼破的父亲,一个是楼破的贴身侍卫。

另外一个黑衣男子,虽然年纪轻轻,但是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场却不容小视。

司徒汐月居然察觉到他们的存在,让楼楠有些吃惊,但这并不能改变他们除掉司徒汐月的决心。

“阿楼呢?他人在哪儿?现在怎么样?”

眼前的变故,在司徒汐月的意料之外。不过目前她最关心的,还是楼破的身体。

见司徒汐月提到楼破,楼楠冷哼一声。

“哼!要是没了司徒小姐,主子会过得很好。只可惜,司徒小姐的出现,乱了主子的心智,我们不得不替主子动手!”

对方的来意说的清楚明白,司徒汐月也不是傻子。

楼破身上的咒术既然和慈悲城的万魔山庄有关,他一定不是一个简单的禾姜国首富之子。

更何况原本是楼破父亲的楼楠,此时一口一个“主子”来称呼楼破,这里面定有什么别的秘密!

否则对面三人也不会用“红颜祸水”的这种眼神来看待她!

来者不善!

既然他们如此,司徒汐月也不再客气。

“请吧——”

“司徒小姐好胆识!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楼楠三人直奔司徒汐月而来,青瑶拔出软剑,迎上乘风。

“想欺负我们小姐,先过我这一关!”

之前在楼府败在乘风手里,让青瑶心有不甘,现在正是“回敬”的好机会。

青瑶对上乘风,司徒汐月对上楼楠和破浪,一时间,寒月寺里刀光剑影,寒光阵阵。

五人动静这般大,寒月寺却没有人出现,司徒汐月这才明白,今日对方是“请君入瓮”,寒月寺的僧人早就被他们打发走了,也足以可见楼楠要杀她的决心。

我为鱼肉,人为刀俎,这可不是司徒汐月的性格。

就算这些人和楼破有关系,但司徒汐月敢肯定今日的事情绝对不是楼破的意思,是他们自作主张。

如果楼破知情,一定不会允许。

胆敢违背主子的意愿,就不是真正忠心的下属!

对这样的人,也不必手下留情!

当即,司徒汐月亮出地阶上品宗师的身份。

灼眼的光芒刺得楼楠睁不开眼睛。

“地阶上品?!”

“呵——”司徒汐月轻笑,手中蓝沙棍直指楼楠胸前要害。

对司徒汐月是地阶的事情,楼破并没有透露给楼楠等人。

即便一系列的事情证明司徒汐月会武,他们也没有往“地阶”上想。

毕竟她的年纪不过十五六岁,这般岁数的女子,在慈悲城,能达到地阶水平的也是非常少见。

如今这个蓝衣少女一出手就是地阶上品,实在是亮瞎了楼楠的眼睛,让他忘了躲闪,结果硬生生地接了一招,疼得楼楠翻滚在地上。

可司徒汐月并没有罢休,手中的蓝沙棍结结实实地打在楼楠身上,招招都是要害,让楼楠只能躲闪。

楼楠身体肥圆,在地上来回躲闪,就像一只胖胖的球,滚来滚起,模样十分狼狈。

好狠心的小姑奶奶!

楼楠会医术,自然知道司徒汐月出手有多凶蛮。

那些可都是身上最重要的穴道,司徒汐月手中的蓝沙棍就像长了眼睛似的,每一棍都打在穴道上,疼死人了!

若不是楼楠皮粗肉厚懂医术,知道如何回避,又或者司徒汐月手里是刀剑一样的凶器,换其他人早就没命了!

只是,这位小姑奶奶也太泼辣了!

这是要让他死的节奏啊!

就在司徒汐月要继续出手时,破浪迎了上来。

一蓝一黑,立刻成了两股颜色的风,只听得风中有“乒乒乓乓”的声音,却不见人影。

“完了完了!”楼楠靠在石狮子上大口喘气。

他哪儿知道司徒汐月会这般厉害!

楼破身边只有楼夜是地阶上品,因为楼破昏迷,楼夜特地守护在他身边,仅是楼楠三人过来。

这三人里,破浪武功最好,楼楠最弱。

至于乘风,早就和青瑶纠缠着无法脱身。

在看到青瑶是地阶下品后,楼楠更是想吐血。

这姑奶奶不但自己是地阶上品,身边的丫环居然是地阶下品,这样的人,难道还不配做夫人么?

今天的事儿他们是不是做错了?

“住手!住手!”

楼楠很想让乘风和破浪住手,很可惜,司徒汐月和青瑶都打得爽快,哪里会听话。

乘风,破浪二人现在有些明白楼破为何钟情于司徒汐月了。

也只有这样强的女人,才配站在主子身边!

在听了楼楠的话后,他们非常想停下来,和对方握手言和,甚至想向司徒汐月赔罪,可是这对主仆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青瑶,你刚进入地阶下品,还不够稳定。就让他来当你的陪练,好好稳固一下你的根基!赢了有赏,输了你就不要叫我‘小姐’!”

司徒汐月的话从风中传来,乘风差点儿一个踉跄摔地上。

敢情司徒汐月把他当做青瑶的“踏脚石”了!

“好嘞,小姐!”

青瑶许久没有打打杀杀,今天遇到乘风正好舒展一下筋骨,所以格外兴奋。

“我不打了!”

乘风想躲闪,可青瑶步步紧逼,根本就不给他“逃亡”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