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司徒汐月丢给三人每人一个药瓶。

“如果你们真心为阿楼好,就找到羽鹤公子为阿楼治病。今天的事情,我暂且不和你们计较。下一次,我就不会这样手软了!”

司徒汐月和青瑶转身离开了寒月寺,看着那个粉蓝色的身影消失,楼楠歪歪地坐在地上。

“糟了,我们好像办坏事了!”

司徒汐月的口气似乎是要离开主子,这怎么行!

他们已经认可了她,她却要走。

若司徒汐月真的一走了之,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他们去哪儿找这样合适的“夫人”人选?又怎么跟楼破交待!

“那现在怎么办?”乘风包扎好伤口,起身看向楼楠,“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把司徒小姐追回来?”

“乘风,你倒戈的挺快!”

破浪臭着一张脸,将司徒汐月给他药瓶里的药汁饮下。好苦!

“暗器伤人,不是君子!”

“臭小子!”见破浪还是这般倔强,楼楠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你难道没听说过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嘛!主子的那些对头又有哪一次是明着来的!司徒小姐深谙此道,正好能帮上主子!”

“楠叔,你这变脸也太快了!要杀她的是你,现在要把她追回来的也是你,你到底要我们怎么样嘛!”

挨了骂,破浪虽然脸上不太服气,可心里知道是这个理儿。

“当然是帮主子促成好事!你们没看见,司徒小姐根本就没对主子上心么!”

一改之前的态度,楼楠开始来回转悠,嘴里不断嘀咕。

“当务之急是先稳住司徒小姐,另外还要马上找到羽鹤公子,解开主子的禁锢咒。我就不信,主子那般玉树临风,器宇轩昂,司徒小姐真的不会动心!”

在楼楠的要求下,三人再次达成统一战线,立刻下山去追赶司徒汐月。

“小姐,他们几个真烦人!”

看着跟在一旁笑得像弥勒佛的楼楠,还有摆着臭屁脸的破浪,以及不断送来新鲜瓜果的乘风,青瑶“啪”地将马车车帘放下。

“让他们跟着吧!只要没有恶意。”

司徒汐月实在是懒得去思考这些问题,她面前摆放着密密麻麻的金针,这些都是为楼破解咒准备的,没想到这一次却没有用上。

离开太岳山,刚走了一个时辰,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主子!”

见到对面过来的红衣少年,楼楠等人面色一慌。

一天不到的时间,楼破不但醒来,还赶到了这里,足以见得司徒汐月在他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她人呢?她人呢!”

回想起楼楠做的事情,楼破面色发红,恨不得直接杀了他们。

“阿楼,是在找我么?”一旁的马车帘子掀开,司徒汐月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女人——”

一直担忧的心,只等见到司徒汐月笑盈盈的脸后才松懈下来,楼破跳下马,扑向司徒汐月,不容她挣扎,将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噗通!噗通!”

大约是赶路匆忙,楼破的心跳得厉害,司徒汐月能清清楚楚地听到他的心跳声。

“还好你没事!还好你没事!”

同样的话,楼破重复了两遍,而他的态度,更是让楼楠三人见识到了司徒汐月的重要性,也为他们之前的行为捏了把汗。

“谁说我没事!”司徒汐月轻哼了一声。

听了这话,楼破脸色大变,连忙松开手,上下检查起来。

“你伤哪儿了?给我看看!”

“伤在这里!”司徒汐月指着自己的心。

“阿楼,你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就明说,我又不会赖着你。何必写信诱我到寒月寺,对我痛下杀手呢!”

“我没有……”楼破想解释,司徒汐月却撇开脸,扭着身子,背对着楼破,一副“不想理你”的模样,让楼破无从开口。

楼楠等人现在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了!

司徒汐月分明就是在报复啊!

真是,小心眼的很!

这一点儿也的确和主子很般配!

“你们自断一臂,不要让我动手!”楼破看向楼楠、乘风和破浪。

对楼楠他们的擅自行动,他很生气,非常生气,甚至快要暴怒!

“是!谢主子赏赐!”面对楼破的责罚,楼楠三人没有任何怨言,一齐拔刀砍向自己的左臂。

“铛——”

就在刀要落下的时候,三颗珠子砸在他们的右手虎口上,三人右手吃痛,手里的武器掉在地上。

“我已经教训他们了,他们还要伺候你,断臂就算了!青瑶,我们走!”

司徒汐月懒懒地回了一句,被青瑶扶着上了马车。

“女人,你听我解释!”

楼破追过去,青瑶重重地将车帘拉下来。“楼公子,我们小姐这一次可是‘身心俱疲’,需要好好休息,您就别烦她了!”

吃了闭门羹,楼破却丝毫不放弃,自己钻进了马车里,反倒把青瑶挤了出去。

“女人,我知道你没睡着。”

楼破凑到司徒汐月旁边,摇着她的肩膀,“是我错了!我管教不严,你别生气,我向你赔礼道歉!”

“哼!”司徒汐月背对着楼破,依旧不和他说话。

她那么担心他的身子,特地赶到寒月寺想为他解除咒术,等来的却是他亲信的围杀,这让司徒汐月心里始终不好受。

想着之前的情景,司徒汐月就觉得委屈极了。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做出任何勾引楼破的事情,却被楼南等人当做魅世红颜,若她真的手无缚鸡之力,今日岂不是要葬身寒月寺了!

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一边去!你最好离我远远的,省得他们又是一副要吃了我的模样!”

司徒汐月将楼破推开,始终背对着他不肯理他。

“女人,别你别生气,都是我不好!你要是恼了,打我骂我都可以,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楼破知道司徒汐月受了委屈,他也恨不得狠狠地教训那几个手下。可现在最最最关键是要安抚司徒汐月,不能因此这件事让她和自己之间有了隔阂。

“来吧,你打我吧!”

楼破抓着司徒汐月的手往自己脸上拍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