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和好如初/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一声,打得响亮,惊得司徒汐月连忙坐起身。

楼破原本皮肤娇嫩白皙,这一耳光让他的左脸立刻浮现出一枚粉色的掌印,看着格外吓人。

司徒汐月没想到他会真的打自己,这下轮到她来内疚了。

“自己擦!”见他这般不爱惜自己,司徒汐月丢给楼破一个药瓶,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再次给了楼破一个后脑勺。

“女人,我看不见,你帮我擦嘛——”

楼破悠长又略带忧伤卖萌的撒娇声,让马车外的楼楠等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他们并不曾见过楼破和司徒汐月相处的模式,今日只是听到这声音,就觉得骨酥肉烂,实在是骇人听闻!

“那边有镜子!”司徒汐月指了指一旁的梳妆盒。

“啪!”楼破掀开帘子,将梳妆盒丢了出来,镜子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现在没了镜子,你帮帮我!真的好疼哦!”

楼破故意将红肿的脸凑到司徒汐月面前晃悠,一双妖冶的凤目也湿漉漉地看着她,就像刚刚满月的小鹿似的,眨巴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扇动着,只能用一个傲娇来形容。

“你就会耍无赖!”

司徒汐月叹了口气,将楼破推到一旁,自己起身拿了药,均匀地涂抹在楼破脸上的红肿位置。

“嘿嘿,你对我真好!”

楼破得意地笑着,身子却向司徒汐月靠了过去。

“滚开!别动手动脚的!”早就有所提防的司徒汐月连忙丢了个靠垫在楼破怀里,“不想被我踢出去,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呆着!”

“好!我听话,你别赶我出去——”挨了骂,楼破乖乖地抱着靠垫蹲坐在一旁。

心爱的人儿就在面前,却只能看不能碰,对楼破来说的确是一种煎熬。

不过,只要司徒汐月不在生气,让他做什么他都开心。

原本憋了一肚子委屈和火气的司徒汐月在看到像小狗狗一样讨自己开心的楼破之后,终于多云转晴,笑了起来。

“行了!我不生气了!你也别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好像是我欺负了你似的!”

司徒汐月话音刚落,一红色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楼破再一次将她紧紧地拥在了怀里。

“喂……”

司徒汐月刚张口,耳边响起了楼破微微发颤的声音。

“我就知道你不会真的恼我!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有多害怕,怕你不会原谅我,会离开我!现在,现在真是太好了!”

“阿楼——”

司徒汐月想说话,可开了口,大脑却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楼破身上淡淡的熏香在她身边萦绕,那种属于男子独特的纯净气息,就像他的怀抱一样温暖,抚平了司徒汐月的心。

“求你了,别推开我!我就想抱着你,我好怕一松开手,你就会消失。你刚才那般疏离的模样,让我心里好痛好痛……”

伴随着楼破颤音的,是他发颤的身体。

在赶来的路上,楼破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局。

司徒汐月的本事楼破清楚,可是他不知道楼楠带了多少人。若楼楠这方的人多,在众人围攻下,司徒汐月很可能会受伤,甚至会出事——

身体上的伤容易治愈,心里上的沟壑却很难平复。

司徒汐月原本就没有接受他的爱情,始终恪守着底线。若因此事而避开他,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傻瓜!

楼破这样直白的内心“剖析”,让司徒汐月眼圈微微发红。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大约就是这种心情吧!

可惜,他只是个少年——

她没有小龙女和杨过的勇气,所以和楼破也成不了第二对神雕侠侣。

“我没事!”愣了许久,司徒汐月的手放在楼破的背上,轻轻地梳理着。“我不但毫发无损,还替你恨恨地教训了他们一顿!”

“真的?”

从司徒汐月亲口说出事情的结果,让楼破笑出声来。

一颗高悬的心,也渐渐放下。

对啊!

这才是她的性格,才是他看上的女人!

回想起刚才破浪的臭脸,楼破完全能想象出司徒汐月是怎么“教训”他们的。

“那你气消了没有?用不用再教训我,再出口恶气?”楼破小心翼翼地看着司徒汐月,眼里满满的温柔快要溢了出来。

“不了。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你不会这样对我。”

司徒汐月的话,让楼破大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心情。

“谢谢你!”楼破握着司徒汐月的手,将它放在自己胸口,“我宁愿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你。请你相信我!”

对方灼热的目光,让司徒汐月想逃避,却不料楼破再次欺了过来,将她环绕在怀里。

“阿楼,你松手!”即便隔着衣服,司徒汐月还是感受到了楼破身上的滚烫。

“别吵,我真的好困——”在浑身紧绷着的弦放下后,楼破睡神附体,依偎着司徒汐月闭上了眼睛。

听着耳边均匀的呼吸声,司徒汐月安静了下来。

他赶路过来,定是累坏了。

看着楼破绝美的睡颜,司徒汐月的心湖像被丢进一颗小石子似的,泛起阵阵涟漪。

这个,傻瓜啊……

马车里的两人安静下来,让马车外的楼楠终于松了口气。

“好了好了!和解了!我们也放心了!”楼楠笑了起来,一脸欣慰,和在寒月寺见到司徒汐月时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见楼破和司徒汐月和好如初,乘风终于解开了青瑶身上的穴道。

“对不起,刚才多有得罪——”

“啪!”青瑶一耳光打在乘风脸上。

“混蛋!这是你自找的!”青瑶有些恼羞成怒。

方才青瑶想冲进去“保护”自家小姐,被乘风及时点穴,让她动弹不得,只能干着急。

现在青瑶获得了自由,自然是要找乘风算账。

虽然挨了打,可是乘风并没有还手,原就是他冒犯了。“对不起!”顶着五个掌印,乘风再次向青瑶道歉。

“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

“你们这样奸诈狡猾,那个小鬼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想当我们家姑爷,没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