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教训,她是女主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瑶气冲冲地上了马车,掀开车帘,在看到一脸倦意的司徒汐月和楼破相互依靠着睡去的容颜,她微微一愣,安静了下来。

虽然那少年实在是太过年轻,并不是姑爷的最佳人选。

可是,为什么他和小姐在一起的画面这般唯美,让人不忍心打扰呢?

青瑶不懂,只能咬着嘴唇,轻手轻脚地将车帘放下。

怕吵着司徒汐月,青瑶缓缓地驾着马车,楼楠等人跟在其后。

“你这下惨了!把小炮竹给得罪了!”楼楠见青瑶性格耿直,直接给她起了个“小炮竹”的绰号。

看着乘风脸上红红的掌印,楼楠忍不住“啧啧”起来。

“我一直以为乘风你的脸皮已经够厚了,没想到小炮竹的手劲真大,居然能给你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记。”

司徒汐月和楼破言和,让楼楠的心情很好,见到谁都想牵线,所以开始打趣起乘风来。

“楠叔——”

直到现在乘风的脸都有些火辣辣的疼,哪儿顾得上那些玩笑话。

“给我点儿药!我总不能这样一副形象出现在主子面前,会被笑话的!”

“楠叔,别给他!这伤就得让主子看到才行!”一旁默不作声的破浪也插话进来,“让主子知道你受的委屈,到时候也不会太过责罚我们!”

见楼楠真的不给自己膏药,乘风狠狠地瞪了破浪一眼。

“破浪,你就站着说话不腰疼吧!等你有一天栽了跟头,我也要好好奚落你!”

“你放心,不会有那么一天!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生物,我一定会敬而远之,不会像你这样送上脸给人打!”

破浪并不知道,乘风的戏言,最后成真。

今日他这般笑话乘风,这样的情景日后也会在他身上上演,只是他远没有乘风幸运。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一行人最后在傍晚时分赶到了渔阳城。

“阿楼,醒醒,你到家了!”司徒汐月摇了摇楼破,他明明已经醒了,却偏偏装睡,赖在司徒汐月肩头,不肯离开。

“是你自己下车,还是我踢你下去?”

司徒汐月伸手捏在楼破的脸上,“我数数了!一……二……”

“三”还没说出来,楼破捂着屁股跳了起来。

“女人,你不是还没数到‘三’么!”

“呵呵,不给你点儿教训,你不会长记性!下车!”

“是,我知道了——”楼破撅着嘴,皱着眉,一副不情愿的模样,缓缓地掀开了车帘。

临下车的时候,楼破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司徒汐月面前,一口含住她的唇,舌尖甚至在她的唇瓣上勾勒了一圈。

果然,和以前一样,依旧是蜜一样香甜!

不等司徒汐月反应回来,楼破飞快跳下车,跑了。

呆了片刻,司徒汐月脸上开始冒火。

混蛋!

这可是自己的初吻!

司徒汐月哪儿知道,早在中蛇毒昏迷的时候,她的初吻已经被某个胆大妄为的人夺去了。

“楼破,你个混蛋!!!”

马车里震天的声音,惊得胖乎乎的楼楠差点儿从马上摔下来。

这对儿冤家之前不是好好的么?怎么现在又……

“慢走,不送!”楼破笑眯眯地站在楼府前冲怒气冲冲的司徒汐月挥手,“记得要想我!”

“想你个大头鬼!”

司徒汐月扬手,一枚金针飞了出去。

“女人,谋杀亲夫是不对的!”

得了便宜的楼破伸出两根指头轻轻松松地就夹住了金针,“这枚金针我就姑且当做是你送的定情信物吧!”

“你给我等着——”

司徒汐月重重地放下车帘,“青瑶,我们走!”

等司徒汐月的马车走远,乘风来到楼破面前,见他一副满面春光的模样,乘风有些好奇地问道,“主子,你对司徒小姐做了什么?”

“还用说,肯定是霸王硬上弓,否则司徒小姐也不会恼羞成怒。”破浪在一旁替楼破回道。

“咳咳!”在听到“霸王硬上弓”之后,乘风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因为脸红,他脸颊上的掌印愈发明显。

“乘风,你脸上怎么了?”楼破这才看到乘风的异样。

“甜蜜的耳光。”破浪继续插话道。

他这样说,乘风顿时结巴起来,“破,破浪,你,你说,说什么啊!”

“你敢说之前和小炮竹交手的时候,你没有手下留情?”破浪直接引用了楼楠给青瑶起的绰号,“全程你都是防守,没有进攻,楠叔可以作证——”

“你,你……这是,诽谤!”

一紧张,乘风更加结巴。

“我记得乘风一说谎就会结巴!”楼破若有所思地看着乘风。

“不,不是!主,主子别……别听他胡,胡说——”

乘风越急越结巴,越结巴越语无伦次,最后头上都冒出了汗珠,只好看向楼楠向他求助。

“好了!破浪你就别欺负乘风了!”

楼楠走到楼破面前,低下头,面有愧色,“这一次的事情是我擅自做主,和楼夜、乘风、破浪无关,还请主子责罚我!”

因为胖,楼楠的背有驼得厉害,在门口高挂的大红灯笼的光照下,看着有些佝偻。

看着这个照顾了自己二十来年的老人,楼破微微闭上了眼睛。

“主子,我们也有参与,我们都有份!不是楠叔的错!”破浪也停止了打趣,和乘风一起站在楼楠身后,“请主子罚我们!”

“还有我,我也有份!”

被楼破打倒后一直等在楼府的楼夜此刻也走了出来。

良久,楼破睁开眼睛,一一看过眼前四人。

“算了,她都不再计较,我也就不罚你们了。我只想问,如今,你们可服了?”

“服!心服口服!”楼楠代替乘风和破浪回答道,“司徒小姐当夫人,我们心服口服!”

虽然不知道在寒月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了解司徒汐月性格的楼破清楚,她必定是让楼楠三人吃了不小的苦头。

也许他们今日的莽撞行事,反倒是一件好事。

至少吃了教训,也让他们收起了轻视之心,从此恭恭敬敬地把司徒汐月当做女主人看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