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她为何忘了我/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那女人至今都不肯接受自己的爱,这让楼破有些大伤脑筋。

“既然你们都认可了她,就要好好地帮我!”

“无论花言巧语,还是坑蒙拐骗,就算强夺硬绑,都要把她捆上我的喜堂,跟我拜天地,当我的新娘!这样,就当是你们将功补过——”

花言巧语?坑蒙拐骗?强夺硬绑!!

果然,自家主子非常人也!想到的办法都是这么奇葩……

“主子,您还是先想想怎么解除身上的咒术吧!”

“依您现在的模样,和司徒小姐实在是不太般配!就算您不在意,司徒小姐那般面薄,定是怕人说她老牛吃嫩草——”

破浪说话从来直白,这话一说出口,楼破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老牛?

他才是正正经经的老牛!

司徒汐月尚未及笄,他都已经是二十一岁的“老男人”了!

现在他仗着傲娇少年模样,在司徒汐月身边卖萌讨巧,等真的恢复本身,她会不会嫌他老呢?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男子多是十六七岁就成婚,二十一岁已经是剩男了!

“破浪,你不说话我不会当你是哑巴!”楼破幽怨地扫了破浪一眼,“我和她只是相差六岁而已!”

“六岁已经很大了!”

“娶妻,又不是纳妾。夫妻夫妻,自然是要年岁相仿才有共同语言。至于纳妾,岁数相差大一些,反而会更有情趣,否则怎么会有‘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妙趣呢……”

破浪自言自语地说着,楼破的脸色却越发难看。

就在楼破快要发飙的那一刻,乘风捂住了破浪的嘴,拖着他逃离了现场。

“总有一天我会把破浪的臭嘴缝上!”

楼破咬着牙,心里却清楚他身上的禁锢咒存在一天,就会给他带来一天风险。只是如何解咒,这是个难题!

“主子,司徒小姐今天说羽鹤公子能治好你,不如我们查一查羽鹤公子的下落?”楼楠看出楼破的忧虑,在一旁轻声说道。

司徒汐月提到羽鹤,这让楼破惊讶。

回想起当初司徒汐月中了蛇毒,醒来之后第一件事情也是让他找羽鹤公子,并且坚信羽鹤公子能治好她。

这两人是怎么认识的?难道羽鹤公子是他的另一个潜在的情敌?

看着楼破变幻莫测的表情,楼楠知道,自家主子又开始满天飞醋了。这样霸道的占有欲,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我只有一枚飞羽令了。”楼破突然低声说道,“要救,也得先救她!”

楼破说的她,自然是指的中了离心咒的司徒汐月。

即便她现在看着无恙,却不能保证什么时候会发作!

上一次司徒汐月离心咒发作时的模样楼破还记忆犹新,他不敢保证自己能有那样坚强的心,能再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

“主子——”

楼楠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楼破,一旦楼破决定的事情,就会坚定不移地执行。

楼楠心里只希望司徒汐月能明白楼破的一片心意,不要伤害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

司徒汐月并不知道楼破要把请羽鹤公子解咒的唯一机会让给自己。

回到司徒府,司徒汐月休整了一晚,又仔细将整个解咒的过程思考了一遍,第二天一早就换上了羽鹤公子的妆容,来到了楼府。

“羽鹤公子,您怎么来了!”

楼楠见到来人,非常惊讶。

昨天他还发布下去让人寻找羽鹤公子的下落,今天对方就找上门来,来得简直是太及时了!

“我来替令郎解咒,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不得不改头换面,还请你们为我保密。”

虽然依旧穿着蓝色的锦衣,可是司徒汐月这一次换上了皮质的面具。

只因为之前那副纯金蝶形面具实在是太过现眼,她怕引来万魔山庄的人,给楼破和自己带来麻烦,只好换了一副模样。

“好的,我知道!”

楼楠已经知道万魔山庄少主云梵来到渔阳,连同皇后刘敏和玉昭仪花弄玉都是万魔山庄的人,以及刘敏的咒术就是为了引出《五龙天书》传人的事情,他都从楼破那里听说了。

所以对羽鹤公子这般打扮,楼楠很能理解。

毕竟,错杀一千,不放走一个,这是万魔山庄的风格。

虽然对羽鹤公子能诊断出万魔山庄的咒术,并且能解咒的这件事情,楼楠心里还是存在疑惑。

可是她既然被万魔山庄怀疑,那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楼楠还是懂的。

“这边请!”

楼楠领着司徒汐月来到水榭花都,早就得到消息的楼破已经等候在此。不等羽鹤公子开口,楼破拿出了飞羽令递给了她。

“我不解咒了,我要你帮我治好另外一个人!”

原本已经准备好今天为楼破解开咒术的司徒汐月,听到这话后微微一愣,随后有些恼火。

都已经万事俱备,临近当头,楼破这是在弄什么幺蛾子!

“救谁?”

司徒汐月咬着牙,漂亮的眼睛在面具后狠狠地盯着楼破。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让楼破能放弃这次机会!

“司徒汐月。”

在从楼破嘴里听到这个名字那一恍惚间,司徒汐月还以为楼破认出了自己。

只等看到楼破认真的表情时,她才知道他并没有识破自己的身份,说这话也并不是在开玩笑。

“司徒府的五小姐?她生病了么?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她有什么病痛?”

“还有,你确定要把唯一的机会让给她?你身上的咒术困扰了你很多年,越快解除越好!而且,你只剩下一枚飞羽令了!”

面对羽鹤公子的一连串问题,楼破并没有隐瞒,直接说出了她身上的问题。

“司徒汐月身上也有万魔山庄的咒术,是离心咒。所以她才会失去五岁之前的记忆,才会……忘了我。”

楼破的话让司徒汐月非常心惊,大约她从来都没有过任何身体上不适,所以即便作为医者,她也没有认真地为自己检查过。

她身上居然中了咒?

还是离心咒?

若真是这样,就能解开她为什么没有五岁之前记忆的谜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