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被男人调戏/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楼破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失去的记忆里,有他?这不可能啊!她五岁的时候,楼破明明都没有出生……

一想到楼楠和楼破是父子,可是在寒月寺,楼楠却用“主子”来称呼楼破,司徒汐月似乎有些明白了,她立刻上前,伸手放在楼破的颈部。

果然!

上一次诊断她就觉得奇怪,总觉得楼破身上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回去之后回顾《五龙天书》,她也没有弄明白到底是什么问题。

今日仔细检查,的确是怪异——

“你实际年龄有多大?”司徒汐月打量着楼破。

如果她没有判断错误,楼破身上应该是万魔山庄的禁锢咒。

可是禁锢咒是禁术,是一种“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手法。

禁锢咒,对下咒人自身损害也很大。若非万不得已,或者是生死之仇,没有人会傻乎乎地损害自己。

楼破到底得罪了谁?为何会被人下这样的咒术?

难怪他曾经说,若他比自己大,能不能让他捏她的脸,看来,他似乎真的是一位“老人家”。

“二十一。”楼破咳嗽了两声。

眼前站着的,可是他的潜在情敌。

而且羽鹤公子年纪比他小,这一点儿上的确是有优势。万一那个女人喜欢嫩生的少年,嫌他老气,那该怎么办?!

“还好。”司徒汐月心里松了口气,还好是正常年纪,不是个“老人家”!

原来她一直欺负的傲娇少年是风华正茂的男子,害她之前想了那么多,以为楼破是年幼少年……

司徒汐月打量自己的眼光有些怪异,让楼破忍不住后退一步,顺便拉紧了领口。“你,你要干什么!”

羽鹤公子和迟雪飞之间的关系,在渔阳城传得沸沸扬扬。

即便是迟雪飞追求羽鹤公子,看似羽鹤公子对他没有什么兴趣,可谁知道羽鹤公子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呢!

“大叔,别怕!我只是在想你成为正常人,会是什么样子!”

司徒汐月笑着,娇嫩的红唇,如同桃花花瓣一样,一张一合,让楼破愈发觉得对方好奇怪。

“大叔!你才是大叔!”

被羽鹤公子称为“大叔”,让楼破的自尊心大为受损。“我有那么老么!”

“至少,比我老多了!”

司徒汐月唇角上扬,露出如玉一般洁白的牙齿,刺得楼破心里一阵滴血。

果然是个让人讨厌的人!他简直太讨厌这个羽鹤公子了!

“我这是成熟!你不知道成熟男人最有魅力么!”楼破哼了一声,挺直了背,“总之,你一定要治好司徒汐月!”

“知道了。”若非现在是羽鹤公子的身份,司徒汐月很想主动抱一次楼破。

一直以来,都是楼破在主动,主动照顾她关心她,主动为她排忧解难,甚至现在主动让出机会,为她治病。

这个人,为她付出了太多——

她又怎么可能这样自私,享受着他给予的一切,却不给任何回报呢!

想到这儿,司徒汐月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解除咒术非同一般,我需要一个极其安全又安静的环境。而且,解咒需要全身赤裸,就算你愿意,司徒小姐毕竟是黄花姑娘,她会答应么——”

司徒汐月的话越往后,楼破的脸色就越难看。

他从来不知道解咒这么复杂!

而且,他也不想自己的女人全身赤裸地出现在另外一个人面前,还是男子!

更何况他一看到这个羽鹤公子就有一种潜在的威胁感,绝对不能让他们单独相处!绝对不能!

“地点我来找!而且我负责说服她,但是——”

楼破黑着脸,盯着楼破,“你解咒的时候我要在旁边看着!司徒汐月是我的女人,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对她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臭家伙!

听到这里,司徒汐月一个没忍住,伸手捏了一把楼破的脸。

“喂喂!你干什么!”楼破像急红了眼的兔子一样,跳到另外一边,一脸警惕地看着羽鹤公子。

见楼破这般惊慌,司徒汐月差点儿笑出声来。

“你放心,我对女人没有兴趣,我更感兴趣的是美男子!大叔,你中了禁锢咒都这样妖娆无双,不知道解了咒会如何!真是让人期待啊!”

生平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调戏,楼破差点儿冲上去拧断对方的脖子。

镇定!镇定!

一切都为了司徒汐月,现在还不能得罪这个死变态!楼破一边吞气吐气,一边克制自己心底要迸发的火山。

果然,羽鹤公子的取向有问题!

楼破现在不太担心羽鹤公子会对司徒汐月做什么,心里却更加提防眼前的蓝衣男子。

他可是正常男人,对男人没有兴趣!

“不如,我也顺便为你解了禁锢咒吧!”司徒汐月大方地说道,“好歹你也照顾了我的生意,而且,我看你挺有眼缘的!就当买一送一,送你一次机会!”

看着楼破脸色一阵红,一阵黑,司徒汐月心里早就笑开了花。

被他“骗”了这么久,怎么都应该讨回来!现在可不就是个机会,就得抓紧时间使劲调戏他!

“免了。”楼破觉得自己的面部表情都快僵硬起来。

眼缘?!什么意思?羽鹤公子看上他了?

虽然楼破的确想解开禁锢咒,可一想到对方也许会趁着解咒的机会对自己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就宁愿一辈子带着禁锢咒!

他是正常的男人!

有正常的心理需求和生理需求!

就算饥渴,也不会找一个阴柔的男人!

“哈哈哈——”

楼破的臭脸让司徒汐月终于捧腹大笑起来,一直等楼破面色发黑,甚至还隐隐有黑气,一副快要爆发的模样,她才停止了笑声。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以后可不要后悔。”

“现在,选一个你自己认为安全又安静的地方吧!我时间不多,等不起——”

一眨眼,司徒汐月收敛了性子,再次变成那个不容易亲近,脾气还很臭屁的神医模样。

“寒月寺吧!”楼破前思后想了许久,还是选定了寒月寺。

那里远离京城,而且又是他的地盘,有他的人在,算是一个安全又安静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