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妖孽来袭/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羽鹤公子没有明说,可楼破也知道解咒是一件艰险的事情。

在京城里解咒,若闹出什么大动静,说不定就会惊动万魔山庄的人,这对司徒汐月会非常不利。

他必须保证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一切顺利进行!

寒月寺?的确是个不错的地方。司徒汐月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行一步,等你们。希望你能说服司徒汐月——”

作了约定,司徒汐月走出了房间,临近门口,她一脚踩在门槛上,回头看向楼破。

“喂,大叔,你真的不接受我刚才的提议么?我可以免费帮你解除禁锢咒,绝对不收费,保证治好你……”

“滚!”

司徒汐月还没说完,一个物件砸向她,她连忙闪身躲开。

“哎呀,年纪大,脾气也大!不如我给你开一副清火的方子吧!”

看着地上碎成片片的瓷杯,司徒汐月轻啧了两声,却不想楼破已经到了她的面前,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你给我听着!治好她,我再给你十万黄金。若是治不好,我会老账新帐一起算!”

“还有,我很正常,你别触碰我的底线。我不是对谁都有好脾气的!”

说完,楼破一甩袖,一股风过来,将司徒汐月震在地上。

呼——好险!

虽然自己摔在地上,屁股还有些疼,可楼破并没有使全力,这一点儿司徒汐月知道。

果然,这个男人不能调戏!

看起来平时他待她的软言细语,已经是极好的态度了!

站起来淡定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司徒汐月冲听到声音赶来的楼楠拱了拱手,一瘸一拐地离开了楼府。

“主子,这是怎么了?”楼破看着司徒汐月的背影惊讶不已,在听下人说楼破对羽鹤公子动手后,他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这位羽鹤公子可是解咒的唯一希望啊!万一得罪了他怎么办!

“我只是给她一些警醒,让她别搞砸了。”

对羽鹤公子解咒这事儿,楼破之前还抱有挺大的希望。

可刚才看到羽鹤公子那般不着调,他又有些怀疑,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这个羽鹤公子真的能解开万魔山庄的咒术么?

“主子,有希望总是好的!咱们找了这么多年,羽鹤公子是唯一的希望,不能因为一些细节,就放弃这个机会啊!”

在楼楠的劝说下,楼破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

的确,有希望才不会陷入绝望的境地!下面他要做的,就是如何说服司徒汐月了。

回到藕香园,司徒汐月立刻躺在了床上。

那个死小孩!

竟然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摔她,真是可恶!

虽然她没有受伤,可屁股撞在地上,磕红了好大一片,酸疼酸疼的,难受死了!

“你等着瞧,解咒的时候我一定让你好看——”

休息了一会儿,司徒汐月开始检查她的金针和药材,又根据禁锢咒的特点,做了一些改变。确定万无一失后,司徒汐月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在身上。

不知道楼破会用什么方法劝说她去寒月寺!

他会坦白地告诉她一切么?

司徒汐月等楼破上门,没有想到一直等到月上柳梢头,他还没有出现。

这是什么情况?他是不是有事?

就在司徒汐月打算再次去楼府一探究竟的时候,一个红色身影出现在藕香园里。“阿鸾,在想谁呢?”

“妖孽!”

妖孽的突然出现,让司徒汐月有些意外。不过,他可出现的真不是时候!自己还打算去楼府呢!

“莫不是对月思人,在想我吧!”

妖孽一跃而下,来到司徒汐月旁边。

“才没有!”司徒汐月哼了哼鼻子,“妖孽,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看你么?”听司徒汐月这样说,妖孽摆出一副“我很受伤”的模样,金色的眸子泛着粼粼金波,“阿鸾怎么这么狠心!难道是不欢迎我?!”

“欢迎欢迎!”司徒汐月扯着嘴,笑了起来。

“皮笑肉不笑!阿鸾,你笑得好假!”妖孽上前一步,低头看着司徒汐月,“真是让人伤心呢!”

“呵……呵……”妖孽越说,司徒汐月笑得越尴尬。

对方明明就是天阶,还是绝世美男,为何无脸无皮的时候,比无赖还要无赖?

难道那些天阶,乃至天阶之上的高手,他们的思维都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

“又走神了!”

抬手点了点司徒汐月的眉心,妖孽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将司徒汐月勾入自己怀中。

“阿鸾,你能不能在看到我的时候,眼里心里只有我?!”

妖孽的话,和他强有力的心脏跳动的声音,一齐传入了司徒汐月耳中,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怀中小女子僵硬的身子,让妖孽终于溃败下来。

“算了,我算是败给你了!”

抱着司徒汐月,妖孽跃上屋顶。

“喂,你要带我做什么!我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做呢!”风吹过,司徒汐月的头发飞舞,挡住了她的眉眼,也挡住了妖孽的表情。

“自然是带阿鸾赏月!听说高楼赏月是一件极美的事情,阿鸾暂且把手里的事情放一放,陪陪我吧!”

不容司徒汐月挣脱,妖孽固执地将她囚禁在自己怀中,来到了百川学院的镇妖塔的塔顶。

对镇妖塔,司徒汐月一点儿都不陌生,当初她就是在这里遇到了楼破,与他结下不解之缘。。

夜晚中的百川学院异常安静,偶尔有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妖孽揽着司徒汐月的细腰,和她坐在塔顶,静静的看着月亮。

“喂,松手!”虽然司徒汐月很想掰开妖孽缠绕在自己腰际的大手,无奈他的手像镣铐一样,紧紧锁住了她。

“不听话!”

就在司徒汐月打算继续为“自由”而掰手指的时候,妖孽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

“乖!在这么浪漫的美景下,你就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反正你打不过我,你就认了吧!”

司徒汐月今日才知道这妖孽有多“无耻”。

不过,他说的是事实。

地阶上品和天阶之间的差距还很大很大,也难怪妖孽会这般肆无忌惮!

【作者题外话】:小金宝很对不住读者,窝会努力更新滴,你们要一如既往爱窝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