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生辰快乐/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气鼓鼓地嘟着嘴,司徒汐月终于抬头看了天上。

今天不是十五,没有圆月。

深蓝色的天空中有的,只是一轮弯弯的细月。银色的月光,普照大地,让人的心灵一下子就变得宁静下来。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道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不知道为何,司徒汐月忽然想起了苏轼的《水调歌头》。

她来到这个世界,接替这个身份已经有两年多时间。虽然已经习惯并且融入了现在的生活,可对于前世,她依旧非常怀念。

怀念一手将她养大,教会她所有的师父,怀念那些和她笑傲人间的伙伴,甚至,还有些怀念她的仇人们。

正是因为仇人和心中仇恨,才让她强大起来,成为最优秀的赏金猎人,有了不一样的生活……

“你在嘀咕什么呢?!”

妖孽听得不太清楚,连忙推了推司徒汐月,却发现对方已经陷入忘我的境界中。

任妖孽见过司徒汐月的各种面目,却没有见过她这般苍凉过,立刻一阵心惊,将司徒汐月揽在怀里。

“阿鸾,你怎么了?阿鸾,你醒醒!”

妖孽急促的声音打断了司徒汐月对过去的怀念,让她有些生气,好不容易有了安静的时间回顾自己的前世,却被妖孽给毁了。

真讨厌!

“阿鸾,你刚才是不是魔障了?!”

妖孽非常不喜欢刚才那种感觉,那样的司徒汐月就像树上的花儿一样,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她带走,太不真实了。

“你才魔障了!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人和一些事情,在怀念过去而已——”

司徒汐月的解释,依旧让妖孽依旧有些不安。

“你在想谁?有没有想我?”

“一边去吧!我的过去里可没有你!”司徒汐月笑着推开妖孽,继续盯着月亮,“也不知道我的小伙伴们现在过得怎么样!真是想念他们啊!”

妖孽终于弄明白司徒汐月说的是真的,她怀念的是他所不知道,也不曾参与过的一段时光。

立刻,妖孽对那些司徒汐月口中的“小伙伴们”开始羡慕嫉妒恨了,手也将司徒汐月搂得更紧。

哼!既然那些人占据了她的过去,他就要占据她的现在,未来,乃至生生世世!

“妖孽,你还没说今天找我出来做什么!真的是赏月这么简单么?”司徒汐月捅了捅妖孽,转脸看着他,“你不说我可要走了!”

司徒汐月一心担心着楼破会找不到自己,着急着要离开。

可她越是这般,妖孽越是吃味,越是不打算放手。

“阿鸾,这可是我第一次邀请女孩子赏月,你居然一点儿都不配合,真是太伤我的心了!”妖孽像变戏法似的拿出美酒和司徒汐月爱吃的美食。

“今天是我的生辰,你就陪陪我吧!”妖孽恳求道。

他表情真诚,态度诚恳,让司徒汐月无法拒绝,只好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

“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的生辰,什么礼物都没有准备。”司徒汐月有些愧疚,妖孽好歹帮她许多次,算得上是个不错的朋友。

他的生辰居然这般冷冷清清,她一点表示都没有,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儿,是我的问题!我又没提前告诉你!再说,有你陪着我,这就是很好的礼物了!”

妖孽给自己和司徒汐月倒了酒,“来,陪我喝酒!”

“好!”司徒汐月端起酒杯,刚送到嘴边,又放了下来。“这样小的杯子喝酒实在是不过瘾,有没有大点儿的酒碗?”

对方居然是个小酒虫,这是在妖孽意料之外。

还好他早有准备,立刻摸出两只海碗。

“对嘛!生辰就应该高高兴兴!今天我们不醉不归!”司徒汐月大大方方地给妖孽的碗里倒满了酒,又给自己倒了一碗。

“来!我们碰杯!祝你生辰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谢谢!”司徒汐月的豪气,也引发了妖孽心中的豪情,当即学着司徒汐月的模样,将一碗酒全部喝下。

“哈哈,痛快!”

司徒汐月笑道,她有些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为妖孽庆祝生辰,还是在借酒消愁,怀念过去。

这一顿酒,一直喝到子夜。

最后,司徒汐月醉得不行,整个人都依偎在了妖孽的怀里。

“酒……我们继续喝酒!我还可以喝……”

司徒汐月说着醉语,白嫩的小脸蛋在酒精的刺激下染上了胭脂色,愈发楚楚动人。

“阿鸾,你醉了!”软玉在怀,妖孽自然是满心欢喜。这可是她主动投怀送抱,还是头一次呢!

只是她喝成这样醉醺醺模样,着实让人担心。

刚才他已经夺了她的酒杯,可是司徒汐月好像酒虫附体一样,抢了酒坛子直接将剩余的酒全部喝了下去。

要知道妖孽带来的是二十年的老酒,后劲十足。

结果就造成了现在的情景,司徒汐月像树懒一样,趴在了妖孽的怀里,还一个劲儿地蹭着。

她哪里知道,这样的“蹭”,对妖孽这个正常的男人来说,是一种极其严峻的考验。

怀里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她酣醉的娇媚模样,实在是勾得人心里痒痒的。

更何况属于司徒汐月的那股子处子清香,一直刺激着妖孽的嗅觉,让他搂着她身子的手,不由得又紧了紧。

真真就是甜蜜的折磨啊!

“别弄……”司徒汐月抬起头,憨憨地看着妖孽,使劲地眨了眨眼睛。

“奇怪,我怎么看到那个臭小子了?”

“臭小子?”妖孽一愣,不知道司徒汐月说的是谁。

“对啊!就是那个小屁孩,居然把我的初吻给抢走了,可恶!”

司徒汐月双手欺上妖孽的脸,左扯扯,右捏捏,“好奇怪!你是放大版的楼破么?还是我在做梦?你们怎么这么像?”

妖孽从来不知道,司徒汐月醉酒的模样会这般萌呆。

她的眼睛原本就十分明艳,此时却懵懵懂懂的,如同不谙世事的孩童一样,绵软的很,却又带着一股子风流。

而且司徒汐月带着醉意的软绵声音,更是软糯甘甜,格外讨人喜欢,让妖孽恨不得把天下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司徒汐月面前,讨好这个小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