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偏爱美男子/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噢?你说我和楼破是一个人?”

妖孽深深地看着司徒汐月,一脸温柔,“我和他哪里相似了?”

被这样问,司徒汐月呆滞了片刻,眉头锁着,一脸苦恼。

纠结了许久,司徒汐月忽然“嗤嗤”地笑着,憨态十足,双手也毫不客气地在妖孽脸上揉捏着。“都是美人儿啊!”

“我喜欢美男子!你们我都喜欢!”

这算是酒后的表白么?看着醉意十足的司徒汐月,妖孽有些哭笑不得。这妮子,真的醉得太厉害了!

“两个都喜欢?那怎么行呢!”

虽然傲娇少年就是自己,而且司徒汐月说出“喜欢”,让妖孽满心欢喜,可他还是想和自己争个输赢。

“只能喜欢一个哦!阿鸾,你到底更喜欢谁呢?”

隐在暗处的乘风此时打了个颤,浑身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

主子,没见过您这样无耻的!

趁司徒小姐醉酒了诱拐她,而且还跟自己争风吃醋,这有意思么!

乘风心里忍不住为司徒汐月捏了把汗。

现在的场景怎么看,怎么都有种羊落虎口的感觉啊!司徒小姐可不就是软绵绵的小羊羔么!司徒小姐,你要加油啊!

“更喜欢……”听了这话,司徒汐月脑子里更加迷糊了,表情也愈发萌呆,“我都喜欢啊!”

“贪心!”

妖孽一个没忍住,将司徒汐月拉近怀里,低头欺上了她的唇。

原本芳香四溢的唇齿,染上了浓郁的酒味,别有一番风味,让妖孽欲罢不能,干脆撬开她粉嫩的唇瓣,长驱直入。

“唔……”醉醺醺的司徒汐月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欺负了,偏生对方的霸气,让她瘫软下来,只能任由妖孽摆弄。

她这样娇软的回应,传到妖孽耳中,无疑是一种莫大的鼓励。

妖孽干脆沿着她的唇瓣,细细地勾勒起了她的唇来。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妖孽强吻司徒汐月,让乘风看得一阵面燥,立刻转向另外一旁。饥渴了二十多年的主子终于尝到了肉味,这到底是好呢,还是好呢?

一个超长的吻,让妖孽忘了时间。

只等司徒汐月呼吸困难,双颊绯红,他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她的唇。

暂且,放过她吧!

“呼——呼——”司徒汐月靠在妖孽肩头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大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

“喜欢么?”

妖孽笑得妖娆,让司徒汐月看得发愣。

“阿鸾,喜欢我亲你,还是喜欢臭小子亲你?你更爱哪一个?”妖孽的声音异常温柔,像诱拐无辜少女的恶人一样,再一次洗刷了乘风的三观。

主子,您真是无节操无下限啊!不带您这样的!那臭小子不也是你么!有这样跟自己较劲,吃自己醋的人么!

“喜欢……”司徒汐月纠结起来,她迟钝的反应,无疑是在考验妖孽的耐心。

“乖!阿鸾,你告诉我,是不是更喜欢我亲你?你若是不回答,我会继续亲你哦——”

大概是想起了刚才无法呼吸的难受,害怕又被吻得昏天黑地,司徒汐月连忙点点头,“喜欢你,更喜欢你……”

得到了让自己满意的答案,虽然是强迫得来,但还是极大地满足了妖孽的自尊心,他轻声一笑,再次囚住司徒汐月。

“既然阿鸾更喜欢我,我若不满足你,岂不是辜负了阿鸾的一片痴心!”

噗——乘风终于HOLD不住,从塔顶跌了下去。

主子,您实在是太欺负人,太腹黑了!乘风不忍看到司徒汐月被“欺负”的模样,干脆避开眼不见为净。

不过,这一次乘风估算错误。

妖孽并没有继续亲吻司徒汐月,反而是撩开了司徒汐月额前的发,“阿鸾,告诉我,你刚才在想什么?你的小伙伴们是谁?”

这个问题从刚才开始,一直困扰着妖孽。

他无法容忍自己被司徒汐月排斥在她的空间之外,更加无法容忍其他人占据着她的世界。

没错,他就是这样霸道自私,想独占着她的心,占着她的一切,将她的世界填充的满满的。

“是我的朋友啊!”司徒汐月有些倦意,浅浅地打了个呵欠。

“妖孽,我告诉你哦,我不是这里的人,我的家乡和亲人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终有一天,我会回去,会离开这里……”

司徒汐月越说,妖孽越是心惊。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她不是这里的人?她要回哪儿去?

“阿鸾,你说清楚,你是哪里的人?要回哪里去?”

妖孽紧紧地抓着司徒汐月,只等她喊痛,他才察觉到自己手劲过重,连忙道歉。

“说了你也不明白……我不是司徒汐月,不是……”就在妖孽还要继续追问,司徒汐月已经睡了过去,发出了轻微的呼吸声。

你不是司徒汐月?那你是谁呢?

司徒汐月的醉话,无疑让妖孽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冲撞。

顾不得那些,他连忙脱下司徒汐月的绣鞋,在看到她脚背上梅花状的疤痕时,妖孽才真正地松了口气。

这家伙,醉了之后什么话都能瞎说!

她不是司徒汐月,谁是呢!

抚摸着司徒汐月脚背上的疤痕,妖孽轻轻地给她穿上鞋袜。

他能确定肯定眼前的少女就是司徒汐月,这梅花桩的疤痕,还是当年他被囚在质子府,她悄悄送暖炉去,被炭火烫伤留下的。话可以骗人,疤痕却不会!

阿鸾——

给司徒汐月穿上披风,妖孽将她抱了起来。

等离心咒解开,你就会想起我!就不会在逃避我了!我要的,不是你醉酒时候的戏言,我要你在清醒的时候,真真正正地爱上我!

司徒汐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并不在司徒府,周围的环境非常陌生。这里是哪儿?

检查了身上的金针和药丸这些还在,司徒汐月松了口气。下床收拾了一下,她走出了房门。

寒月寺!

看到周围的环境,司徒汐月有些懵了。

楼破来了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身后传来脚步声,司徒汐月连忙转身,却看到了一身黑衣的破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