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看她摇身变/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小姐,你醒了!我是破浪,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主子还有些事情要做,让我带你去洗漱吃饭!”

“谢谢!麻烦你了!”司徒汐月点点头,跟在破浪身后。

之前和楼破约定在寒月寺见面,虽然司徒汐月很想弄明白楼破是怎么带自己来寒月寺的,可是当事人不在,她只好将这些疑问憋在心里。

一直等吃饭结束,楼破都没有出现,让司徒汐月有些着急。

“破浪,阿楼呢?”

“主子有些急事要处理,不如我带你逛一逛寒月寺。”自从知道眼前少女是楼破心头肉,而且又并非平凡女子后,破浪收起了轻视之心,对司徒汐月非常恭敬。

能让楼破觉得为难的事情,定是麻烦事儿吧!

司徒汐月这样想,也不再继续询问,在破浪的带领下,欣赏起寒月寺的美景来。

比起司徒汐月的逍遥自在,楼破此时却火冒三丈。

“楠叔,羽鹤公子还是没有出现么?”楼破没想到那个和自己约好时间地点的羽鹤公子会放他的鸽子,实在是太可恶了!

“没有。我们检查了寒月寺,乃至太岳山周围,都没有见到羽鹤公子。”

楼楠也有些着急,到了约定的时间,对方还不露面,难道这是圈套,或者阴谋?

可寒月寺是主子的根据地,若是圈套,他们的人早就会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恶!”楼破咬着牙,他早就看那个阴柔的少年非常不爽,如今被对方摆了一道,心里更是郁闷之极。

“主子,不如耐心等等!说不定羽鹤公子遇到什么事情,走不开身呢!神医羽鹤的口碑一直不错,不会做背信弃义的事情,主子还是宽心一些!”

“加强警卫!以防万一!”楼破丢下两句话,出门去寻司徒汐月。

他到的时候,破浪正在给司徒汐月介绍寒月寺背后的天门崖。

“好险的地方!”

司徒汐月站在天门崖边看着下面涛涛汹涌的河水,拍了拍胸口,“从这儿掉下去,完全就是死无全尸啊!这倒是个毁尸灭迹的好地方!”

司徒汐月的话得到了破浪的肯定,“好办法!以后我们就这样做!”

两个人如此“二”的对话,让过来的楼破一阵头大。

破浪从来都是有些不着边际的,千万不能让司徒汐月被他带坏了。

“主子!”见楼破过来,破浪退了下去,司徒汐月却还在兴致勃勃地研究着天门崖。

“喂,破浪!从这里掉下去未必会死,有几个缓冲点,虽然会受伤,但不至于立刻完蛋——”司徒汐月兴致勃勃地回头,却发现了楼破。

“阿楼!”见到楼破,司徒汐月非常高兴。

他选择来到寒月寺,说明他相信羽鹤公子的医术。只要楼破在这里,她定能解除他身上的咒术。

司徒汐月的笑颜如花,对楼破而言,是莫大的内心鼓舞。

只要她的笑颜为她绽放,让他付出什么他都愿意。

“女人,你站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做什么,快回来!”楼破伸出手,这一次司徒汐月没有拒绝,主动将手放在他的掌心里。

“知道了,啰嗦!简直就像老婆婆一样!”

虽然嘴上在抱怨,可是司徒汐月脸上却带着甜蜜的笑意,一步一步走向楼破。

这是……在渐渐接受他么?

司徒汐月的主动,让楼破一阵欣喜。

哪知道,欣喜之后,楼破掌心一阵刺痛,他还来不及呼喊,身子一个踉跄,晕了过去,司徒汐月连忙上前接住他。

“阿楼,你怎么了!你醒醒啊!”抱着楼破,司徒汐月叫嚷了起来。“破浪!破浪快来帮我!”

没想到这少年身子还挺沉,她抱着还有些吃力,只好求助破浪。

“主子,你怎么了!”等破浪过来,看到楼破晕倒,立刻从司徒汐月怀里将他接了过去,匆匆赶往楼楠处。

呼呼,大功告成!

司徒汐月拍了拍手,站在天门崖上,扯去了自己的外裙丢下山崖,露出一身宝蓝色的锦衣,随后又服下一枚药丸。

不过片刻功夫,司徒汐月的脸开始慢慢发生着变化。

等整张脸换了一副容貌后,她解下发带,挽起乌发,拿出一副皮面具戴在自己脸上,一转身,就变成了大名鼎鼎的羽鹤公子。

现在,该她登场了!

此时,楼楠正在屋里仔细地检查着楼破。

没问题啊!也没出什么事儿啊!为何主子晕了过去,到现在还不醒呢!

楼楠的医术并不差,现在却被难倒了。

找不到原因,他甚至开始在怀疑,是不是楼破身上的咒术出了什么问题!

就在一屋子人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一个蓝色的身影出现在大家面前。

“羽鹤公子!”

楼楠的声音有些喜极而泣,仿佛是看到了光明一样,立刻上前拽着司徒汐月来到楼破面前,“麻烦羽鹤公子瞧瞧,他到底是怎么了!”

这一次,司徒汐月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开口索要飞羽令,她认真检查了一遍后,叹了口气。

“他身上的咒术需要及时解除,否则晕厥的频率会越来越高,最后甚至昏睡过去。

这席话,司徒汐月原本就是说了吓唬楼楠的。

她看得出来,楼楠说话有一定的权威性,其他几人在楼破不在的时候,都会听楼楠的。

方才司徒汐月用藏在掌心里的细微金针扎了楼破手上的穴道,他只是暂时晕厥而已。

可如果她不说的严重点儿,这些人恐怕会坚决执行楼破的话,让羽鹤公子给“司徒汐月”解离心咒。

在从楼府回司徒府后,司徒汐月仔仔细细地给自己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

的确是离心咒。

只是,她中的不是普通的离心咒,咒中有咒,要解除离心咒,比楼破身上的禁锢咒麻烦多了。

所以,司徒汐月选择先给楼破解咒。

连羽鹤公子都这样说,楼楠等人脸色立刻变了。“这——”

飞羽令只有一枚,而且楼破已经将这次机会再次让给了司徒汐月。如今,楼破昏迷,不能做决定,可是他们要是改变了他的选择,等楼破醒来会不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