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大显身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知道,楼破的安全,是他们所有人的心愿。

他一定要保护好楼破!这是他的职责!

见无法让楼夜消除紧张,司徒汐月干脆打消了这个念头,将金针摆放开,一一消毒。

楼楠是药师,懂医术,楼夜也见过许多次楼楠用针,可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羽鹤公子的金针。

若说这金针是用来针灸的,那它们的个头是不是太短小精悍了点儿?

不过和绣花针一般长短,而且针尾还有小眼儿。这似乎一点儿都不像针灸用的针,反倒像是一种暗器!

司徒汐月专心消毒,自然没有留意到楼夜的疑惑。

而楼夜虽然心里很好奇,可对方是神医羽鹤,医术过人,用的东西,自然是与众不同,也就没有开口询问。

虽然这些金针司徒汐月已经消毒过无数次,可对方是楼破,是她在意的人,自然要慎重又慎重,所以依旧耐着性子,一根根金针,仔仔细细地重新消毒。

等做完这些,司徒汐月在楼夜的注视下,将所有金针穿在了金丝线上。

“神医,您这是——”楼夜越发不懂司徒汐月要做的事情。

司徒汐月微笑着没有回答,只是将丝线缠绕在十指上,手指轻绕。

“前辈,我要开始咯!”

司徒汐月抬头,看着楼破,目光凝重。

“嗖——”不容楼夜明白过来,那些金针在司徒汐月的指挥下,划破空气,发出轻微的声音,刺入楼破身上的穴道,根根没入皮肉中,只留下一点针尾。

好快!

楼夜忍不住擦了擦眼睛。

他只见到金光一片,却根本就没有看清楚羽鹤公子是如何出手。

这个年轻的少年,果真是地阶上品宗师!

当真英雄出少年!这样的天赋,恐怕能和自家主子媲美!貌似主子也是在十多岁年纪达到的地阶上品……

时间飞逝,司徒汐月额头上冒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

蛊虫不在楼破的上半身,也不在下半身,那它到底是藏在哪里?

金针的诊断结果,让司徒汐月红唇紧抿。

找不到蛊虫,就无法解除蛊术!蛊虫到底在哪儿呢!

司徒汐月深知,蛊虫是一种极有灵性的生物。而且楼破的晋身咒跟了他许多年,蛊虫早就和这身子契合,知道哪里最安全,也知道如何保全自己。

和这样有灵性的生物斗智斗勇,只能说是对司徒汐月的一次考验。

气魄,没有蛊虫!

内脏,没有蛊虫!

四肢,没有蛊虫!

楼破身上根本就没有蛊虫的身影!

回想起昨天紫色烟雾勾勒出来的那个男人最后说的话,司徒汐月闭上了眼睛。

如果我是这个男人,我对敌人恨之入骨,我会把蛊虫下在哪儿呢?

风羽衣,名字好熟悉!

之前郭老赠给她血凤凰的时候,妖孽曾经提到了风羽衣,是风之谷的圣女。

似乎是一个历史久远的故事,可是楼破只有二十一岁,难道这是上一辈人的恩怨?

若真是上辈人的恩怨,男子因为仇视风羽衣而对楼破下咒,楼破必定和风羽衣有着密切的关系。

用伤害孩子,来达到伤害对方的目的,这是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那么小的孩子,要害他很简单!

若蛊虫下的位置若太极端,会导致他脑残或者瘫痪。可楼破健健康康,大脑也没有问题,必定不是在这两个地方。

排除躯干和大脑,难道是在颈部和头部中的别的地方?

“前辈,蛊虫不在他身上,定是在他头上。我会用金针封住蛊虫往下的所有路径,蛊虫不会对心脏有危害,现在麻烦你用真气护住他的大脑!在我找到蛊虫,清除它之前,您一定要坚持住!”

“是!”

虽然司徒汐月带着皮质面具,可是她下巴上的汗珠,却还是落在了楼夜的眼睛。和平时那个冷静理智的羽鹤公子反差极大!

一定是情况非常危险,她才会这样。

羽鹤公子,加油啊!

楼夜忍不住为司徒汐月捏了把汗。

金针,在楼破颈部探索。

没有蛊虫!

那下面就是他的面部了——

面部可是非常敏感的地方,下针要格外小心。

司徒汐月手心里有了些许汗意,她紧张的不单单是为了楼破的“花容月貌”,更是因为面部神经丰富,稍微不注意就会出差错。万一下错针,这傲娇少年面瘫了怎么办?

耳朵,没有蛊虫——

腮边,没有蛊虫——

唇里,没有蛊虫——

鼻子,没有蛊虫——

现在只剩下眼睛了……

“前辈,楼破的眼睛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么?”司徒汐月一边询问,手中的金针一边细密地向楼破紧闭着的双眼靠近。

“异常?”楼夜仔细地想了想,忽然抬起头,“主子的父母皆是黑色的眼睛,可主子眼睛是金黄色!”

金黄色?!

司徒汐月一愣,眼里浮现出妖孽的模样。

那个妖孽的眼睛,可不就是金黄的琥珀色么?

不过,时间紧急,司徒汐月并没有把妖孽和楼破这二人联系起来。

她一门心思都在楼破的身上,哪儿有时间去细细回味这话呢!

“父母都是黑眼珠,子女必定是黑眼珠。那么,蛊虫的确是在他的眼睛里!”确定了蛊虫的位置,司徒汐月松了口气。

下面要做的,就容易多了!

“蛊虫在主子的眼睛里?”楼夜大吃一惊,“神医,您若是解蛊,会对主子的眼睛有什么影响么?他会变成瞎子么?”

“我不知道。一切只能等蛊虫现身后才能清楚!”

司徒汐月的回答,让楼夜将心提到了嗓子眼。连神医都不清楚的事情,这,这该如何是好呢!

“不过你放心,我情愿自己成为瞎子,也不会伤害他的!”

司徒汐月轻轻地说道。

虽然她声音很小,可楼夜还是听到了。

这话,多少给他吃了定心丸。可是羽鹤公子说这种话,怎么觉得有些怪异?情愿自己瞎,也不会伤害楼破?这是什么意思?

楼夜还来不及想太多,司徒汐月的金针已经开始在舞动了。

眼珠,是非常敏感也非常重要的人体器官,自然是碰不得。

司徒汐月只能在眼眶周围,小心翼翼地用金针去探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