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鸳鸯蛊/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汗珠,一滴一滴,顺着司徒汐月的下巴滴落下来。不得不说,到了这样关键的时刻,她有些紧张。

若对方是寻常人,也许她会放松一些。

可眼前的这个人是她的好友,也是她感情上极为亲近的人,她心里的担忧自然要比对待普通医患多出许多倍。

司徒汐月在屋里争分夺秒地寻找蛊虫的下落。寒月寺的天门崖旁边,破浪也在寻找司徒汐月的下落。

虽然昨天晚上大家都认为司徒汐月一定会平平安安,可终究是破浪将她遗忘在天门崖,所以他觉得自己有责任也有义务找到司徒汐月。

整个寒月寺破浪已经搜寻过,至于楼破藏在这里的暗卫他也询问过,没有人看到司徒汐月离开。

那她究竟去哪儿呢?或者,她从哪儿离开的呢?

破浪站在天门崖,低头沉思着。

这一低头,他看到了一样物件,似乎是司徒汐月昨天穿的粉蓝色衣裙,正挂在悬崖下十米远的树枝上。

破浪立刻飞身而下,踩着突出的棱角,来到树枝旁。

的确是她的衣裙!

为何司徒汐月的衣裙会在这里?难道她遇到什么危险么?

想到这儿,破浪心惊。顺着悬崖而下有找寻了许久。

奇怪!只有衣裙和她的发带,别的比如鞋袜,比如里衣,什么都没有。这不像是遇到危险的样子啊!

带着疑惑,破浪再次爬上了天门崖,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司徒汐月的衣裙,没有什么异常。她究竟是遇到了什么,才会脱下衣裙呢?

破浪苦思冥想,始终想不通这个问题,干脆将衣裙折叠好,带着衣裙回了寒月寺。

“只见到司徒姑娘的衣裙?”

楼楠看到粉蓝色女裙的时候也有些懵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这样?

“乘风、破浪,你们再带着一部分暗卫去找一找。仔仔细细地找!另外,让所有人加强警戒!”

这样的突发事件,让楼楠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

若司徒汐月真的遇袭,能轻而易举带走地阶上品,对方一定是天阶。

这禾姜国的天阶寥寥可数,其中就有一个他们不得不提防的人——万魔山庄少主云梵。他既然能轻而易举地打败轩辕玉孑,定是天阶,甚至之上!

司徒汐月真的是云梵带走的么?

云梵带走司徒汐月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他识别出了楼破的身份,想用司徒汐月来要挟自家主子?

楼楠习惯把所有的事情往坏的方向考虑,习惯做最坏的打算。而司徒汐月的“失踪”,也让他愈发警惕。

楼楠表情严肃,乘风和破浪也明白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立刻安排了下去。

屋里,司徒汐月丝毫不知道这一拨人为了找自己,把寒月寺都翻了一遍,她现在有些兴奋,因为金针已经探明了蛊虫的位置。

这个蛊虫,实在是狡猾。

确切地说,下蛊人的手法实在是太过高超!

居然把蛊虫藏在楼破山根之下,两眼之间。这里的的确确是个好地方!

不但能控制他的双眼,还能上入脑,下入喉,是个天险之地。换句话说,放军事上,这里就是一进可攻,退可守的军事要害,是兵家必争之地。

若非陷害楼破的人是敌是友还未可知,司徒汐月真的差点儿伸出大拇指来夸奖这人了!

万魔山庄的人很可恶,但他们也拥有聪明的大脑!

不过,和聪明的敌人决战,也让司徒汐月的好斗因子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既然对方摆出了这个难题,那么,她就要破了这局!

沉睡着的蛊虫已经清醒,它显然感觉到危害在悄悄靠近,有些紧张,发出了“咕咕”的声音。

“这是?”第一次听到蛊虫的叫声,楼夜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声音可真够惊悚的,而且还是从楼破脸上发出来。太恐怖了!

“这就是蛊虫!”

司徒汐月用金针撩拨着蛊虫,她已经封锁住了蛊虫的退路,楼夜也用真气护住了楼破的大脑,现在蛊虫被前后夹击,这让它非常不爽——

“咕咕——”瞅着金针,蛊虫扭着身子,爬行着,最后来到了唯一没有设防的地方——楼破唇边。

好可爱,好萌呆的小虫!

若非确定肯定眼前这个有着娃娃头的虫子是让人害怕的蛊虫,司徒汐月差点儿被蛊虫的形象给蒙住了。

她原以为虫子多是恶心的,但是这条蛊虫明显不是这样。

白白的,肉肉的,粉红的触角,还有背上凤眼状的花纹……

等等!凤眼状?

司徒汐月一呆,仔细一看。果真,蛊虫身上的花纹如同鸳鸯羽毛上的花纹一样,成眼状。

这是,鸳鸯蛊!

鸳鸯蛊,顾名思义,是一雌一雄,一对蛊。其中雄为鸳,雌为鸯。

楼破口中的这只蛊虫,明显就是鸯。

“糟了!它在呼唤鸳!”

鸯一声一声发出“咕咕”的声音,这分明就是在召唤另外一只蛊虫啊!

司徒汐月虽然在《五龙天书》见过对鸳鸯蛊的描写,可真的见到,还是第一次。

她真是低估了下蛊的人!原以为他下的是一只单蛊,没想到他居然在楼破身上中下了鸳鸯蛊的雌蛊,那么雄蛊鸳又在什么地方呢?

鸳鸯蛊是上古的苗人女子为了控制丈夫的心,所发明的。

苗人女子服下雌蛊,诱骗丈夫服下雄蛊。

雌雄一起,自然是会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可是这条规律仅限于异性。

若是同性之间服下鸳鸯蛊,必定会同性相斥,以彼此为敌,一方不死,不会罢休!

而鸳鸯蛊是彼生我生,彼死我死的情侣蛊,所以即便一方杀了另外一方,体内的蛊也会殉情,那么身上有蛊的人也会死。

好狠的心!司徒汐月暗道。

如果下蛊的人将另外一只雄蛊放在女人身上,结果还稍微好一点。

万一,雄蛊在一个男人身上,那么他身上的雄蛊感应到了雌蛊,一定会赶来。

到时候……

“楼楠!楼楠!”司徒汐月叫着,声音是前所未有的严厉,惊得门外的楼楠立刻推门走了进来,“羽鹤公子,您有什么安排?”

“若有女子来寒月寺,莫伤她。若来的是个男人,必须阻挡他靠近这里,他会对楼破不利。还有,不管对方是男是女,都不能杀他(她),否则楼破必死无疑!如果能擒拿住,那就最好不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