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万魔山庄少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汐月说的这般凝重,让楼楠一时半会儿没有明白。

见他这样,司徒汐月只好指了指楼破唇边的小虫。

“鸳鸯蛊,一方死,一方会殉情。鸯在召唤鸳,想必那人不久就会过来。记住,不管来人是谁,都不能杀。能制服最好,这样楼破就有救了!”

“是,我知道了!”

楼楠大概听懂了意思,立刻出门吹响了紧急哨,整个寒月寺进入一级戒备中。

“神医,你就不能把这虫子直接弄死么?”

楼夜依旧用真气护着楼破,他的话,让司徒汐月摇了摇头。

“强行杀它,它会自爆,反倒会伤害楼破。”

“除掉雌蛊的唯一办法,就是等雄蛊来。若拿住身上有雄蛊的人,我将两只蛊虫诱出来,等它们交huan的时候,就可以杀了它们破掉蛊术!”

“原来如此。”楼夜终于明白了司徒汐刚才话中的意思。她让楼楠他们制服过来的人,就是为了诱出两只蛊虫。

时间,一分一秒地度过,漫长的,让司徒汐月快失去了耐心。

那只雌蛊,依旧在楼破嘴里叫着,呼唤着它的爱人。

鸳鸯蛊如同人类一般,有着深厚的情感。雌蛊既然发出了召唤,雄蛊应该感应到了。

就在司徒汐月伸手擦汗的时候,屋外再次传来了紧急哨的声音,伴随着哨声的,还有一个司徒汐月并不陌生,略带沙哑的声音。

“楼楠,你在禾姜国几十年,我竟然不知你是慈悲城的人。这么说,他就是楼破了?呵呵,他居然在我眼皮子下面活了这么久,真是命大——”

楼楠警惕地看着眼前的银衣男子,心里有些惊慌。

云梵!如果他没有猜错,眼前的银衣男子就是万魔山庄少主云梵!

云梵认出了自己,也知道楼破就是他!

看着云梵银衣上的血痕,以及周围倒下的暗卫,楼楠握着宝剑的手心渐渐湿润。

天阶!对方果然是天阶!

难怪这些暗卫在他手上走不出十招,难怪乘风和破浪都不是他的对手。果真,不愧是她的儿子……

“你们果然找到了《五龙天书》的传人!是她在为他解咒么?”

云梵悠闲地站在楼楠面前,银色的面具挡住了他的五官,可是他身上却表现出了无比的轻松惬意,好像在谈论天气一样。

“楼楠,你是上来送死,还是让开?要知道,你们这些虾兵蟹将是打不过我的——”

糟了!

屋里,司徒汐月在听到银面男子声音的那一刻心里就紧张了起来。

是他!万魔山庄少主!雄蛊竟然在他身上!

那夜和银面男子交手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对方武功之高深,是司徒汐月现在无法对抗的,也是楼楠他们对付不了的!

怎么办!怎么办!

让他进来,他会杀了楼破!

虽然最后他也不得善终,也会死掉,可司徒汐月不想楼破死!

“神医,我出去缠着他,麻烦你带着我家主子离开!”

楼夜自然也知道了银面男子是云梵,事关楼破的安危,即便他打不过云梵,但是能为楼破拖延时间,只要楼破活着就好!

就在楼夜准备松手的时候,司徒汐月叫住了他,“前辈,等等!”

“神医——”

在楼夜惊诧的目光下,司徒汐月来到楼破面前,低头吻在了他的唇上。

这,这是什么情况!

楼夜呆住了。

楼破,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司徒汐月缓缓地离开了楼破的唇。

“你这是……”

在看到司徒汐月唇边呆呼呼的雌蛊鸯的时候,楼夜似乎明白了过来。她这是要把蛊虫引到自己身上,她要用这种方法救楼破!

司徒汐月迅速地在楼破身上扎了几针,随后打开了后门。

“带他走!快!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

“恩人!”楼夜双眼发热,双膝跪在司徒汐月面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头,“保重!”

说完,楼夜抱着楼破冲了出去。

就在司徒汐月关上后门的那一刻,前门被人震碎,一个银衣男子出现在司徒汐月面前。

“他呢?”

没有见到楼破,银衣男子并没有太过生气,声音依旧是沙哑的,却没有情绪起伏,让司徒汐月不得不佩服他的淡定。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司徒汐月擦了擦下巴上的汗珠,呼了口气。

“真奇怪!还没到夏天,怎么就热起来了呢!”

司徒汐月完全无视眼前的银衣男子,让屋外的楼楠忍不住为她捏了把汗。

就在刚才,云梵只是轻轻抬手,一掌就将楼楠打飞在门旁,他的肋骨断了三根,完全没有办法来阻止云梵的破门而入。

好在,楼破和楼夜不在屋里。

主子平安!楼楠对地上还活着的人做了个手势让大家放心。

既然楼破平安,他们心里也就没有什么牵挂,可以跟云梵决一死战了!就算死在云梵手里,也是心甘情愿的!

楼楠一跃而起,扑向云梵,可是他连云梵的衣角都没有触碰到,直接被云梵甩了出去。

“咳咳!”胸口疼痛异常,楼楠咳出了鲜血。

“不自量力的人真是该死——”

就在云梵要再次对楼楠动手的时候,司徒汐月拿着匕首放在自己的脖子上,“住手!”

“你若想杀他,就先踏过我的尸体!”

司徒汐月的动作,让银衣男子停了下来。“你要挟我?”

“是不是要挟,你可以试试!你应该能判断出我说话的真假!你若杀了他们,我定会让你陪葬!”

虽然司徒汐月的话大家不明白,可银衣男子却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

他身上有鸳鸯蛊的雄蛊,如今雄蛊的态度,已经表明了雌蛊就在眼前。

很显然,对方把雌蛊引入了自己身体里面。而且,她是个女子,否则他刚才那种急切的杀人欲望不会在见到她的时候平息下来。

就像,火遇到了冰,彼此退让一步,变成了温润的水。

若银面男子真的杀了司徒汐月,一旦她身上的雌蛊死亡,他也不会活多久。

“你想和我同归于尽?”

银衣男子静静地看着司徒汐月,“我现在开始有些后悔那日没有杀了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