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真面貌/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银衣男子这般说,司徒汐月也听明白了。他认出了她就是在皇宫里偷听他说话的人,自然,也知道她是女儿身。

和聪明人说话,真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我不想死,我也不想他们死。”

“好歹我们身上的蛊虫有些渊源,不如你高抬贵手,放过大家。”司徒汐月缓缓地退出门外,却发现外面的人死的死伤的伤。

果然,都不是天阶的对手!

“楠叔,这是药!”

司徒汐月一边继续用匕首比在自己脖子上,一边将身上的金疮药拿出来丢给楼楠。“带着所有活着的人离开!”

“神医——”楼楠挣扎着站起来,焦急地看着司徒汐月,“你呢?”

“他不敢杀我!你们快走!”

“啪啪——”银面男子见状,拍起手来。“真是高风亮节,你这般舍己为人的精神应该值得褒奖。”

“多做善事,死了才不会下地狱。我这人胆小怕痛,自然是受不得地狱火的炙烤的!”司徒汐月一边和银面男子周旋,一边勒令楼楠离去。

银面男子并没有为难楼楠,等人都退去,他缓缓地看向司徒汐月。

“他们都平安了,你也没必要再这样要挟我。现在,是不是该让我看看你的真面容了?”

说完,银面男子已经欺身来到司徒汐月旁边。

好快!

不过司徒汐月早就提防,一刀刺过去,逼得银面男子闪身躲开。

“想看姑奶奶的容貌,也要看你有没有真本事!”

司徒汐月如同轻巧的燕子,在寒月寺里穿梭着,银衣男子紧追其后,一副穷追不舍的模样,让司徒汐月大呼头疼。

真是个牛皮糖!

司徒汐月清楚自己打不过银面男子,而且就算她真的比他高强,因为体内鸳鸯蛊,她也杀不了他。

可是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实在是太不爽了!

一想到银面男子之前提到的,处女腿骨吹奏起来音乐会格外美妙,她就发誓一定不能落在对方手里,否则他指不定怎么“折磨”她呢!

太岳山下,楼夜和楼楠等人会合,在亲眼见到楼破安然无恙后,所有人终于放下心来。

“这是什么?”破浪突然走到楼夜旁边,拿起了楼破身上遗留的金针。

刚才时间匆忙,司徒汐月遗忘了一根金针在楼破的锁骨处,被眼尖的破浪看到了。

“这是羽鹤公子的金针,怎么了?”

楼夜问道。

“不!不对!”破浪摇着头,从身上拿出一枚金针。

“上次在寒月寺,司徒小姐用金针做暗器伤了我,你们看这两根金针,是不是一模一样?!”

破浪这样说,楼楠立刻接过金针,仔细打量。“的确是一模一样!这就奇怪了,为何羽鹤公子和司徒小姐的金针一样?”

“唯一的解释就是,司徒小姐就是羽鹤公子。”

一想到刚才羽鹤公子的异常,楼夜恍然大悟。

“难怪她将雌蛊引到自己身体里,难怪她说云梵不会伤害她,因为她是女子!原来她就是司徒小姐!”

虽然楼夜的话模棱两可,其他人并不那么清楚鸳鸯蛊,也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但楼夜这样说,再联系之前一系列的事情,包括天门崖被遗弃的粉蓝衣裙,这都能说明司徒汐月就是神医羽鹤!

“天啦!”楼楠惊叫了起来,即便他依旧不太能理解这两人怎么合二为一,可事实说明一切。

现在司徒汐月为了救他们,独自留在寒月寺,还不知道云梵会怎么对她。

“我受伤最轻,我上去带她回来!”破浪突然说道。

“还是我去!你们照顾主子!”

楼夜准备放下楼破,却被破浪拦住了,“夜叔,大家都受了伤,现在唯有你能保护主子!你留下来保护他们,以防万一!让我去吧!”

破浪赶到寒月寺的时候,司徒汐月已经被银衣男子逼到了天门崖。

这人真是可恶!

她清楚,对方虽然步步紧逼,却并没有要她性命的想法。

不知道银衣男子这般手下留情是不是因为她身上的雌蛊,比较而言,他似乎更执着想看到司徒汐月的脸。

在司徒汐月的记忆里,轩辕雅兰曾经说过,除非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让人看到她真实的容貌。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自己原本面貌的时候,有些呆住了。

这张脸与她前世的容貌一模一样,甚至更加完美。

世人都用国色天香来形容司徒新月这个第一美人的绝色美颜,他们哪儿知道,司徒府的五小姐司徒汐月,才是当之无愧的国色天香!

该死!

司徒汐月咬着嘴唇,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

她没有想到蛊毒后遗症会这么快发作,而且,还在她的眼睛上!

不行!不能这样纠缠下去!

察觉到视力越来越差,司徒汐月担心自己会突然失明,最后落入银衣男子之手。

她原以为蛊虫改变了楼破眼睛的颜色,也许在她身上的后遗症也是如此,没想到雌蛊鸯居然影响了她的视力,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必须,速战速决了!

“噢?开始认真了么?”

银衣男子在见到司徒汐月身上光芒大作后,微微一顿。“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脸,有那么难么?”

“废话少说,是男人就出招吧!”

司徒汐月一边摆出架势,一边回顾周围的地形。

身后就是天门崖似乎是逃生的唯一途径,好在破浪昨日带她了解了地形,天门崖上的那几个落脚点她也记得清清楚楚。

现在司徒汐月只希望自己的视力能坚持下去,至少在她失明的时候,她能够顺利地摆脱银衣男子。

到时候在山崖下找一个安全的藏身地,只要楼破醒来,一定会来找她。

坚持等楼破过来,就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咚咚!”

司徒汐月没有想到银衣男子的武器,居然是一只小巧的拨浪鼓。

“咚咚!”

这只拨浪鼓上的红色朱漆有一些陈旧,甚至破损了一些,看来是有些年月了。

拨浪鼓的鼓面儿上,画着一男一女两个胖乎乎的娃娃,比年画上的娃娃更加可爱逼真。

“这是你的武器?”

司徒汐月笑了起来,“拜托你认真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