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死缠烂打的家伙/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很认真!”银衣男子有节奏地摇动着拨浪鼓,“这是我最珍贵的东西,只是它的主人竟然忘记了它——”

“什么乱七八糟的!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司徒汐月不明白银衣男子说这些话到底有什么含义,虽然他沙哑的声音里透露出了忧伤的调调,可司徒汐月对这些没有丝毫兴趣。

“咚咚——咚咚——”

拨浪鼓的声音悠长,一声一声,由远而近传来,银衣男子却静静地看着司徒汐月,不出手,也不说话。

“喂,到底打不打!不打我可就走了!还有,你不要缠着我!”对方显然不想和自己动手,可却有摆脱不了,这让司徒汐月非常头疼。

就在她要走的时候,银衣男子再次挡在了她面前,“让我看看你的脸,哪怕就一次!”

这人真是上瘾了!

司徒汐月瞪着眼睛,哼了一声。

“我娘说看了我的脸,就要娶我!我很丑的,你最好还是别看!”

即便如此说,银衣男子依旧没有退让。

“你我身上的蛊虫是一对,你注定是我的新娘。不管你长什么模样,我都喜欢。哪儿有新郎嫌弃新娘的!”

噗——

司徒汐月差点儿吐血。

真是得寸进尺!给点儿阳光就灿烂!她可不想嫁给他!

“可我嫌弃你啊!”司徒汐月后退了一步。

“你声音难听,手段狠辣,再说我只喜欢美男子,你带着面具恐怕和我一样是容貌见不得人!综上所述,我对你没有丝毫兴趣!”

“是么!那我只好用强了——”

男子手中拨浪鼓一顿,就在司徒汐月要做好防备的时候,他却袭向一旁的树丛。

见自己的存在被对方发现,藏身在这里的破浪飞身拔剑,刺向银面男子。

“呵,自不量力——”银面男子对破浪显然没有对司徒汐月那般温柔,掌风之下,破浪抱着腿狼狈地翻滚在地上。

即便破浪是地阶上品,可在天阶面前,他仍旧脆弱得不堪一击。

似乎司徒汐月那句“手段毒辣”的评价,让银面男子有些在意,所以这一次他显然是手下留情了,只是断了破浪的一只腿。

“破浪!”

破浪的返回,让司徒汐月非常惊讶。

见他痛苦的模样,她知道他腿被打断,连忙来到破浪身边,喂他吃药。

“住手!”

就在银面男子再次袭来的时候,司徒汐月站起来,挡在破浪面前。

“让开!我刚才已经为你破例放过了他们,现在他自己要回来送死,就怨不得我心狠手辣!”

“等等!”

司徒汐月知道自己加上破浪也不是银面男子的对手,更何况现在破浪受伤,她的视力越来越差,拖延下去只会对他们不利。

想到这里,她灵机一动,再次拦住了对方。

“我让你看我的脸,但是,你要放我们离开。”司徒汐月手指伸到脑后,等着银面男子应下,就解开皮面具。

她其实是在赌!

赌银衣男子对自己面貌的在意。

虽然不清楚对方为何会这样坚持要看她的脸,但这里面一定有很重要的原因,否则他也不会对她一次又一次地手下留情。

上一次银衣男子可是毫不犹豫地对她放出了银花蛇,今天他的“温柔”态度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的逆转。

“我可以放了他,但是你必须跟我走!”

听了司徒汐月的建议,银面男子的回答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

“成交!”司徒汐月爽快应下。

“神医,不可以——”

知道羽鹤神医就是司徒汐月,破浪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万魔山庄少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把她带走!

司徒汐月可是主子心尖尖上的肉啊!

更何况万魔山庄和自家主子水火不相容,万一云梵拿着司徒汐月来要挟主子,那该怎么办!

“神医,我掩护,你撤退!”

破浪的声音很小,只有司徒汐月能听到。

在看到破浪异常坚定的表情,司徒汐月轻笑道,“笨蛋!你这样无谓的牺牲只是送死!活着才有希望,相信我!”

此时,司徒汐月的双眼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了,就算破浪死撑着为她争取时间,她也是逃不掉的。

更何况破浪已经受伤,银衣男子捏死他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他这样付出生命为她争取来的时间,也许只有五六秒,也许,只有一两秒,根本就不够她逃离。

这样的牺牲有意义么——

“喂,你可要看清楚了!机会只有一次,姑奶奶的美貌不是谁都能见到的!”

当司徒汐月摘下脸上皮质面具的时候,她清楚地看到银面男子手中的拨浪鼓直直地掉在地上。

“大……姑姑……”

银面男子艰难地发出了一丝声音,虽然不太清楚,可司徒汐月还是听到了那个词。

“姑姑?”这是哪儿跟哪儿!

对方大约沉浸在了无比惆怅的回忆中,一直定定地锁定着司徒汐月的脸,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他这般,这可不就给了司徒汐月一个绝好的逃生机会!

好容易抓住时机,司徒汐月将身上所有的金针化作金色的风,袭向银面男子。

她原以为以对方的水平,银面男子一定能轻而易举地避开这些金针,可那人就像被定住了一样,硬生生地用身体接下了二十枚金针。

靠!变态啊!

这一批金针上虽然没有涂抹药物,可是就算是金针扎肉,那也是够痛的。

“走!”

趁男子还没反应过来,司徒汐月架着破浪来到天门崖边。

“没想到昨天刚说的话,今天就要应验了。希望我们不要被毁尸灭迹!”

司徒汐月开着玩笑,拉着破浪一起跳下了天门崖。

“不!”

只等对方消失在天门崖边,银面男子才清醒过来,身体运转,将所有金针逼出,赶到了天门崖上。

滚滚西河水,波涛汹涌,哪里还有司徒汐月和破浪的影子。

“大姑姑,你别死,梵儿来救你!”银衣男子毫不犹豫,跟着跳下了天门崖。

看着银衣男子沿江而下,破浪才稍稍松了口气。

好险!还好躲过了这一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