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她看不见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好今天早上为了搜寻司徒汐月,他在天门崖爬了个来回,无意中发现了茂密树藤中隐藏着一个洞穴。

虽然并不大,但是藏他们两人算是足够的。

“司徒——”就在破浪看向司徒汐月的时候,后面的“小姐”还没有叫出口,他呆在了那里。

眼前的女子是司徒汐月么!

破浪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眼睛看错了。

小巧的下巴,娇嫩的樱唇,挺立的玉鼻,清媚的凤眼,还有一双骄傲的眉,上扬着,中和了整张面容的柔美,多出一丝英气,却又带着女子的娇羞。

任破浪见过许多女子,都没有眼前这女子明艳动人。

美人似花,她却是美艳花儿上的露珠。

干净,清澈,幽静,任人忍不住想去关心她,呵护她。

“你是谁?”破浪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一些发热。

虽然一系列征兆都证明这人的的确确是羽鹤公子,可是,他不止一次见过司徒汐月,她可没有这般动人!

“啧啧,换了一张脸,大家就不认识了。看来还是原来的好!”

司徒汐月在怀里摸索着,最后拿出一颗药丸服下,不一会儿,又变成了司徒世家五小姐的模样。

“司徒小姐?真的是你?那,那刚才……”

问出这个问题后,破浪突然心中了然。

自然司徒汐月可以是大名鼎鼎的神医羽鹤,那她为什么就不能是美人呢!

也许有别的原因,所以她一直掩饰着自己的容貌,就像她掩饰自己神医的身份一样!自家主子不是也有多幅面孔么!

“呵,身份果然曝光了!”司徒汐月笑着,“你怎么知道是我?”

虽然司徒汐月的话并不完整,可破浪知道她在问,他是如何知道羽鹤公子就是司徒汐月。

“金针。”破浪回答道。

“上次在寒月寺,你伤我的暗器,和今日主子身上的暗器一模一样。而昨天羽鹤公子出现,你却消失了,这也能够说明你们就是一个人。”

“真是聪明!我还想多瞒一段时间呢,现在看来是不能了!”

司徒汐月缓缓移动着,她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了,眼前是一片漆黑,只能通过声音来寻找破浪。

“破浪,你在哪儿?”

“我在这里!”

察觉到司徒汐月的异样,破浪连忙伸出手,引她来到自己旁边。

“司徒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不适?你的眼睛……”

“我失明了。”司徒汐月伸手摸索着破浪断了的左腿。

“你小腿骨折,需要赶快医治,否则会留下后遗症。我眼睛看不见,你找找这周围有没有什么树枝,我来帮你疗伤。”

司徒汐月话语非常淡定,仿佛失明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可在看到司徒汐月的眼神后,破浪知道她不是在骗自己。她始终看着一个方向,原本明亮的瞳孔,现在变成了一团雾色。

“是……因为给主子治病么?”

破浪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早上见到她的时候,她还好好的!

如今却变成这样……

楼夜说司徒汐月将蛊虫引到了她自己身上,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司徒汐月失明的原因。

“嗯!”司徒汐月点点头。

因为失明,她自然是看不到破浪脸上一闪而过的怜惜,知道对方担心自己,司徒汐月缓缓解释道,“每个人的身体对蛊虫的反应会不一样,到我这儿就变成失明了!”

“那会持续多久?”破浪觉得,失明对任何人而言都是一件极其残忍的事情,更何况对方还是司徒汐月。

“不清楚。”司徒汐月无奈地耸了耸肩。

“即便我自己医术高明,我也诊断不出来结果。也许十天,也许十年,也许一辈子……”

察觉到自己说的话有些扫兴,司徒汐月连忙露出了一个明艳的笑容。

“不过,我人品这么好,说不定十天时间就好了!蛊虫么,到了一个新的环境,自然是要折腾一番!”

说话的时候,司徒汐月从身上摸出一瓶瓶的膏药摆放在地上,又在膏药瓶上摸索着寻找疗伤药,看到这情景,破浪的眼睛微微发涩。

“我来帮你!”

破浪迅速地找到了金疮药递给司徒汐月。

“谢谢——”司徒汐月打开,闻了闻,“你看看有没有树枝,折一些过来!”

“好——”

即便腿上的伤很痛,可破浪觉得这些肉体上的痛现在根本就不算上什么。

那个女子乖巧地坐在洞穴里,茫然看着四周的模样,更加让人心疼。

等破浪找来树枝,司徒汐月开始为他疗伤。

因为眼睛不方便,很多工作都需要破浪协助她来完成。

当司徒汐月将锦袍撕成长条,把破浪的腿骨固定好后,她终于松了口气。“大功告成!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条腿要好好地养着,不要做剧烈运动,知道么?”

“知道了。”

破浪突然猛地咳嗽了起来,不一会儿,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你还有内伤?”

司徒汐月着急地摸索着,她看不到,手指无意中触碰到了破浪嘴角的血渍。

“让我看看!”说完这话,司徒汐月一愣,随后苦笑了起来。

“我倒忘了自己现在成了瞎子,什么都看不见。来,你坐过来,让我给你检查一下!”

刚才,就在司徒汐月之间触摸当自己唇角的时候,破浪的心跳忽然加速的厉害。

她的手指有些冰凉,但是这种淡淡的凉意,却让人非常舒服。而且,她指尖上还有一种独特的草药味道,清雅淡然,非常好闻。

楼破身边伺候的人全是男人,暗卫也是男子,可以说破浪的同事全部都是男性。

他从来没有和女子近距离接触过,也比较排斥。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司徒汐月手指离开的时候,破浪心里居然有丝丝遗憾,甚至希望她能多停留一下。

就在破浪发愣的时候,司徒汐月的手已经摸索到了他的胸口。

咳血,必定是五脏六腑受了严重的内伤,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肋骨断裂。

司徒汐月刚抚上破浪的胸口,就察觉到了异样,忍不住叫了起来,“你肋骨居然断了两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