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以血代水/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女纯真的笑容,让破浪有些愧疚。

的确,作为楼破的左膀右臂,任何事情都不应该瞒着主人。

可是头一次,他突然有了私心,他想和她一起,拥有一个任何人,甚至连楼破都不知道的秘密,所以破浪答应了司徒汐月。

等待的时间非常难熬,司徒汐月斜靠在洞穴里睡了过去,她的发箍在之前打斗的时候早就弄掉了,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盖住了她的小脸。

这一刻,是美好的!破浪心里想着。

他希望时间能永远地定格在这里,至少,多一秒也好。

破浪伸手拨开洞口的藤蔓,外面已经太阳西斜,一天就这样快要过去了,不知道楼破醒了没有。

就在破浪闭目养神,打算养好精神出去给司徒汐月找些食物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噌——”破浪拔剑,与此同时洞穴外的绿藤被人拨开。

是他!

破浪大吃一惊。

没想到银面男子竟然折返了回来,并且找到了他们!

“你们果然在这里!”

在看到熟睡的司徒汐月后,银衣男子松了口气。

“我不会让你把她带走的!”怕对方看到司徒汐月的容貌认出她,破浪连忙挡银衣男子的视线。

“让开,我现在心情很好,不想杀人——”银衣男子扫了一眼破浪,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不让!”

破浪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可是他不能退让。

因为……她在他身后,需要他的保护!

“呵,总有一些人没有自知之明!”就在银衣男子要动手的时候,隐约传来一声悠长的琴音。

不好!银衣男子的手停在空中,整个人也停顿了下来。看来今天无法将她带走了!银衣男子心中万分遗憾。

他甩袖,一股风将破浪扫开,让司徒汐月熟睡的身影露在了他的面前。

见她安然无恙,他终于放了心。

“告诉他,她是我的新娘,我会回来带走她的!”

说了这句不着边际的话,银衣男子消失在洞穴门口,临走时他似乎有意弄了弄树藤,将洞穴再次遮上。

就这样走了?

破浪觉得一切都那样不可思议,他甚至做好了血溅洞穴的准备,可对方居然离开,莫非有什么事情发生了?难道是主子来了?

破浪猜对了一半,的确是有人来了,不过并不是楼破,而是花丝雨。

“万魔山庄右使花丝雨参见少主!”天门崖上,花丝雨跪拜在银衣男子面前。

对这个突然出现,打算自己好事的人,银衣男子并没有什么好语气,让她跪了好一会儿,他才“嗯”了一声。

“少主,您抓到他了么?”

花丝雨在接到云梵留下的信号后赶了过来,可是寒月寺里静悄悄的,只有地上的血迹证明这里曾经发生过惨烈的打斗。

找不到云梵,她只好用琴音联系他,没想到云梵对他的到来似乎有些生气。

难道是责怪她来晚了?

“让他给跑了!”云梵咳嗽了两声,“不过我已经知道了他现在的身份,他就是楼府的公子,楼破。”

“楼府!他居然藏在禾姜国,就藏在我们的地盘上!难怪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他,真是高明!”

察觉到云梵的声音有些怪异,还有他的咳嗽声,花丝雨立刻上前一步。“少主,您受伤了么?要不要紧?”

“小问题。”

就在花丝雨要再上前的时候,云梵伸手止住她。

“少主,我给您看看?”

花丝雨眼里的痴情落在云梵眼里,却是极大的讽刺。只是他带着银质面具,花丝雨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说了,不用。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做!”

被云梵直接拒接,让花丝雨面上有些难过,但是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冷冰冰,也正因为他不像别的男人一样贪恋她的容貌,她才会这般痴恋他。

“你去告诉轩辕敬德,我要楼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不管他用什么方法,越快越好!必要的时候,你可以出手协助他!”

担心花丝雨会发现什么,云梵最终选择和她一起离开了寒月寺。

这份“殊荣”,让花丝雨有些受宠若惊。

她哪里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保护另外一个“她”呢!

自从银衣男子走后,破浪就打起十二分精神,原本还想出去找食物,这会儿也忍着了。因为他担心自己回来,司徒汐月就会消失!

还是这样守着她更可靠!

“水……水……”

一阵低语声传到了破浪耳中,他回头看向司徒汐月,发现声音是她发出来的,似乎有些不对劲。

“司徒小姐!”撑着身子过去,破浪伸手撩开司徒汐月的发,在触碰到她的额头的时候,他的手指一烫。

不好!她在发烧!头好烫!

“水……”

司徒汐月原本殷红娇润的唇此时有些发白,甚至干枯。“水……”

怎么会这样?刚才不是好好的么?难道她受伤了?

就在这时,破浪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方才他一直以为这血腥气是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现在隔得近,他居然在司徒汐月的身上闻到了血的味道。

小心翼翼地将司徒汐月的长发撩起,破浪看到了她被鲜血染红的后背。

她的后背受了伤!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难道,是跳崖的时候在岩石上蹭的?

破浪不但心惊,心痛,而且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

她巴心巴肺地为他疗伤,他居然没有察觉到她也受了伤!

这样大的一片红,她的后背定是伤痕累累,她一定咬着牙忍着痛,他却什么都不知道,还享受着她的好!破浪眼睛一阵发热。

“水……”

司徒汐与的声音再次传到破浪耳中,他知道她渴了,需要水,可是外面的危险还没有解除,云梵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他不能出去!

看着司徒汐月因为发烧而变得异常红润的小脸,破浪拿起了宝剑。

没有水,便让她饮用他的血吧!

一饭之德必偿,更何况她刚才那边护着他,这恩情更是不能忘!

就在破浪准备割开自己手腕的时候,洞口处一片光亮,一红衣男子出现在破浪眼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