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得救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子!”

见到来人,破浪又惊又喜。

太好了!她有救了!

看到破浪安然无恙,楼破点了点头,在看到司徒汐月后,他匆匆过去,将她抱在怀里。

刚触碰到司徒汐月的背,楼破就察觉到异常,伸手一看,掌心全部是血,楼破的脸色大变。“阿鸾!”

“主子,司徒小姐受了伤,她现在还在发烧,想喝水!还有——”

听出破浪声音中的悲怆,楼破一顿,“说!”

“司徒小姐她……再也看不见了,她的眼睛失明了……”

这话,如同晴天霹雳,让楼破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因为我么?是不是因为给我解咒,她才如此?”楼破缓缓地问道。

“是。”破浪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阿鸾——”盯着怀中人儿苍白的小脸,楼破心痛得厉害,他在醒来听说了事情的经过后立刻赶了过来,没想到见到的却是昏迷不醒的她。

“阿鸾,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

楼破低头,轻轻地吻在司徒汐月的额头。

这一幕,让破浪眼睛酸涩的有些难受,他连忙撇开脸,看向洞穴外。

暗卫受创,这次跟着楼破过来的是“虹”,在他们的帮助下,破浪和司徒汐月很快被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她怎么样?”楼楠受伤,虹中的药师接替了他的位置。

在给司徒汐月详细检查之后,那人摇了摇头,“主子,请恕属下无能,小姐的眼睛我治不了。”

即便心里早已经有了准备,可是在听到这句话后,楼破的心还是揪在了一起。

他无法想象,司徒汐月那双清艳的眸子失去光芒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都怪我!都怪我!”楼破双手紧握着司徒汐月的手贴放在自己的脸上,眼泪在他眼里倔强的转悠了好多圈,最后滴落在了她的手上。

他怎么那么迟钝!

怎么现在才知道她就是羽鹤公子!

明明这两人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他怎么就没发现呢!他真是个傻瓜啊!

“主子,小姐背部还有伤——”

“我来!”楼破红着眼,抢过药瓶,“你出去,没你的事了!”

等屋里安静下来后,楼破解开了司徒汐月的衣服。虽然这不是第一次见到她的身体,但却是让他最难受的一次。

司徒汐月原本光洁如玉的脊背上,布满了长长短短的刮痕,甚至皮肉中还夹杂着一些碎石子,鲜血淋漓。

楼破觉得自己的手在颤抖。

这样伤痕累累的司徒汐月让他心疼,也愧疚。

他该如何来偿还她的这份沉甸甸的情呢——

“疼——”就在楼破手中的毛巾触碰到司徒汐月的背的时候,她哼了哼。

虽然声音轻微,可那一个“疼”字,还是让楼破的心忍不住滴血。“阿鸾,我知道你疼,我会轻点儿,我慢慢的,我轻轻的!”

即便清楚自己的话司徒汐月听不见,可是在为她擦洗伤口的时候,楼破还是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轻声安慰司徒汐月。

他的话,似乎有催眠作用。

原本喊疼的司徒汐月在听了之后,竟然安静了下来。

将污血擦拭干净,楼破拿着镊子,小心翼翼地挑出司徒汐月背部的石子。一颗,两颗,三颗……等全部挑完,竟然有整整二十三颗。

这该是有多疼啊!

平时司徒汐月那么怕疼,只是轻捏一下,她皮肤就会变成青色。

如今,这般娇嫩的肌肤里,却有这样多的石子,她一定好疼好疼!

想到这儿,原本忍了许久的楼破终于哭出声来。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现如今,他深爱的女子为了他受了这么多的苦,这样了无声息的躺在床上,楼破的心比谁都难过。

一直给司徒汐月包扎结束,楼破的眼睛都是红红的。他喂她喝了参汤,最后躺在了她的身旁。

阿鸾,快点儿好起来!我会一直陪着你!

这一次,司徒汐月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她梦见一个硬邦邦的,会活动的床。

这张床是她之前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他老是不让她翻身,不许她动,不许她这样,不许她那样,真是讨厌死了。

要不是因为这张床还挺暖和的,她早就让人把床丢了出去!

“阿鸾乖,别动!”怀里的人儿想翻动,可楼破非常担心她触碰到了背部的伤口,只好将抓着她的手。为防止她乱蹬乱踢,他还用自己的腿将她的脚困住。

“坏床!劈了你烧柴!”

司徒汐月背上痒得厉害,她好想用手去挠,但是被控制的死死的,根本就挣不开。

“臭床!连你都欺负我!呜呜……”说着说着,司徒汐月呜咽了起来,慌得楼破连忙为她擦眼泪。

“傻瓜,我只会爱你,怎么会欺负你呢!”

知道对方还在昏睡中,说的都是梦话,楼破依旧耐着性子安抚她,“忍一忍,等长了新肉就好了!”

“敢欺负我,你等着,我找人来揍你……”

司徒汐月的呓语天真极了,楼破一边哄她,一边轻轻地抚摸着她有些痒的背部,“现在好些了么?”

“哼……”哼哼了两声,司徒汐月再次安静了下来。

自从司徒汐月受伤之后,这样的情景每天都要上演许多次。

楼破生怕司徒汐月忍不住挠背后的伤口,引起感染,干脆日日和她在一起。

在照顾司徒汐月的同时,楼破放出自己所有的网,寻找云梵的下落。

“楼家叛国?楼府被抄家?”在接到飞鸽传书后,楼破微微一笑。狡兔三窟,楼府不过是他众多藏身之所之一罢了!

只是,云梵的手段也太迅速了点儿!

他居然能调动禾姜国军队,看来禾姜国和万魔山庄关系匪浅啊!

所幸的是,在身份被云梵认出来之后,楼楠便发出了紧急通知,他们的人已经全部撤离,剩下的不过是楼府雇佣的佣人和工人。

至于楼家的财富,也被迅速转移。

可以说云梵这一次算是扑了空,就算楼家被抄出了许多金银财宝,那些对楼破而言也不过是九牛一毛,丢卒保车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