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真相大白/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书信上的内容,楼破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子。

轩辕敬德竟然亲自下旨抄楼府,他莫不是早就垂涎楼家的财富了?

不过很可惜,绝大部分的财产已经被转移,轩辕敬德能得到的不过是些烂碎的鸡肋。只是他这般为虎作伥,报应还在后头呢!

楼家,禾姜国首富,掌握着禾姜国的经济命脉。

若楼家真的毁了,禾姜国也会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到时候轩辕敬德哭都没地方!

楼破完全可以预料到结果会如何,算计他,就要有本事承受后果——

就在楼破打算回信的时候,床上的人儿动了动。

楼破耳朵尖锐,自然听到了声音,连忙走到床边查看。

司徒汐月已经睡了整整两天了!若非药师说她身子无碍,楼破差点儿掀了屋顶。

“女人,女人你醒了么?”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气息,让司徒汐月迷迷糊糊地睁开的眼睛。

一片漆黑,没有熟悉的画面。

这是怎么了?司徒汐月有些糊涂,她这是在哪儿?为什么她听到了有人在说话,屋里却没有灯?

“女人,你终于醒了!”

在看到司徒汐月睁开眼睛后,楼破高兴地差点儿将她抱了起来。

“你是……”

司徒汐月揉了揉眼睛,眼前还是黑漆漆的,没有丝毫改变。只等过了好一会儿,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失明了,看不见了。

司徒汐月的失神,和她眼底的蒙蒙雾气,让楼破心疼的不行。

知道她看不见,他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我是阿楼!我在这里!”

“阿楼?”司徒汐月连忙伸出另一只手,双手抚摸着楼破的脸。

“你是阿楼!你身上的咒术怎么样?解除了没有?我给你的药方你有没有每天都泡药汤?你现在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司徒汐月说出的一连串的话,全部都是在关心楼破的身体,没有一句是关于她自己的。这样的她,更让楼破难受。

“我很好,真的,我很好!”

楼破亲吻着司徒汐月的手指,“你摸,我一切都好!我现在不再是小孩子了,我恢复本来的模样了,你摸摸看!”

在楼破的指引下,司徒汐月伸手抚摸着楼破的眉眼,鼻子,嘴巴,脸和耳朵,果然是成人的模样。

再摸身子,也的的确确是成年男子的体格。

“女人,再往下摸,它也长大了——”见司徒汐月的手还在自己身上探索,楼破开了个玩笑。

“臭流氓!”

一语双关的话,让司徒汐月当即羞红了脸,立刻拿起枕头砸向楼破。

“哎呀!”只听得一声叫声,楼破再也不吭声。这下反倒让司徒汐月慌了神,“阿楼,阿楼你怎么了?”

屋里静悄悄的,司徒汐月担心自己把楼破怎么样了,刚想下床,不料一脚踩空,在快要摔倒在地的时候,被一个肉垫接住。

“我没事!”

楼破原本不想让司徒汐月想起眼睛的事情而伤心,所以跟她开玩笑,想让她轻松一下,没想到却把他自己吓了一跳。

在看到司徒汐月跌倒的那一刻,他的心差点儿提到了嗓子眼。

还好接住了她,她没事!

刚才还在说话的人儿,现在窝在自己怀里默不吭声,让楼破心里惊诧,刚想询问,司徒汐月突然抬起了头。

“阿楼,我看不见你!我虽然知道你是成年人了,可我看不到你的模样,也许永远都看不到……”

眼睛失明带来的不方便,让司徒汐月异常沮丧。

刚才,她居然从床上摔下来,这在以前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生的事情。

她变得,像一个废物了!

司徒汐月无助的样子,刺得楼破眼睛发热。

如果可以,他情愿把自己的眼睛给司徒汐月,情愿瞎了的人是他,而不是她!

“我们见过,阿鸾——”

变换嗓音,恢复到正常模样,楼破轻揽着司徒汐月,悄声说道,“我虽然中了晋身咒,但那仅限于白天。我们在晚上的时候,早就见过啊!”

听到清华高贵的声音,还有“阿鸾”这个的称呼,司徒汐月忽然明白了过来,指着楼破的指尖微微颤抖起来。

“你,你是妖孽!”

“是啊!阿鸾,妖孽就是楼破,楼破就是妖孽。”

真相被解开,司徒汐月这才明白过来。

难怪自己每次遇到困难楼破都会及时出现,难怪对他的亲昵她一点儿都不排斥,难怪他们都是一身灼眼的红裳,这原原本本就是一个人啊!

“你,你耍我!”

不知为何,司徒汐月鼻子忽然一酸,孩子气般的嚎啕大哭起来。

“明明就是一个人,却弄两个身份戏弄我,很好玩么!呜呜呜……”

司徒汐月突然爆发,使楼破手足无措。她哭得这般伤心,这般难过,楼破瞬间有了负罪感。

他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应该早点儿言明真相?

“阿鸾别哭,你一哭我的心都跟着碎了!”

“是我不好,我不该隐瞒你!可我,我担心会被你当做怪物,毕竟正常人哪里会白天是小孩长大是成人,我是怕吓着你啊!”

楼破一边为司徒汐月抹眼泪,一边快语解释。

“你骗我!欺负我!还经常用天阶的身份吓唬我,迫使我屈服你的淫威!”

对楼破的道歉,司徒汐月一点儿都不领情,完全不像她平时的明理模样,简直就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娇气孩子。

这一连串含泪的控诉,完全将楼破的模样勾勒了出来。

“是是!是我不好,我不对!我不该仗着自己武功比你高来欺负你!你骂的对!”

不管司徒汐月说什么,楼破都是好言好语全部应下。

可他这样,司徒汐月还是不罢休。

“你,你还欺骗我的感情!”

这话楼破一听,不依了,立刻握着司徒汐月的手表白。

“阿鸾,我从来都没有欺骗过你的感情。我喜欢你,我爱你!这都是真心话!”

“什么真心话!都是假的!大骗子!”

早就哭得泪眼模糊的司徒汐月抓起楼破的衣袖,在上面蹭着眼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