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咱们秋后算账/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一边装成未成年的小弟弟,要和我玩儿姐弟恋,一边摇身一变,想老牛吃嫩草!呜呜呜,你分明就是耍我玩!你把我当做什么了!你就是坏人!”

“是是!我最坏了!我是大坏蛋!”

面对司徒汐月的指控,楼破只能一一应下。

能怪谁呢!

还不是他整出两个身份来,现在司徒汐月秋后算账,他只能认了。

“我应该一早言明身份直接把你娶回家,不该这样兜圈子!”

“都是我的不好,你大人大量,打我骂我都可以!可是别哭了,好不好?一哭眼睛红通通的像兔子一样,就不好看了!”

“谁要嫁给你了!想得美!”司徒汐月一听这话,脸一红,伸手把楼破推开,自己摸着爬上床。

楼破在一旁护着,等她安稳地坐下,他才出声。

“阿鸾不愿嫁给我,打算嫁给谁呢?”

“哼!世间溜溜的男子,任我溜溜地选。我已经有了婚约,我的夫婿是穆旭国冥王敖广,我自然是要嫁给他!”

在听到她的这席话后,楼破差点儿笑出声来。

“阿鸾,你说的可是真话?你真的要嫁给敖广?”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要嫁给他!千真万确!”

因为赌气,司徒汐月的鼻子变得红红的,看上去可爱极了,楼破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它。

“别动手动脚的!我是有婚约的人!”

一想起之前楼破曾说过,若他年纪比她大,她就应该任由他来揉捏,那时候他就算好了一切,司徒汐月撇开脸赌气说道。

“傻阿鸾!”楼破握着司徒汐月的手,和她十指缠绕,“你这般痴心恋着我,我又怎么会负了你呢!”

楼破的话把司徒汐月弄糊涂了,“谁痴恋你了,少自作多情!”

司徒汐月想把手抽出来,奈何楼破太顽固,她根本就挣脱不了,只好由着他。

见这小女人气鼓鼓,精神饱满的模样,楼破知道她身体无碍,也放心了下来,有些事情,他打算借这个机会告诉她。

“你这般信誓旦旦说要嫁给冥王敖广,作为当事人,我怎么能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呢!”

什么!

这下,司徒汐月呆住了。“楼破,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傻阿鸾,我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冥王敖广啊!否则我为何千方百计要和你订婚呢!因为我要你名正言顺地当我的新娘啊——”

足足愣了三秒钟司徒汐月才回过神来。

原来楼破就是敖广!难怪在提到冥王做质子的那段时光,楼破会那么了解,而且对敖广欣赏有加!

“那当年带兵攻占禾姜国的,也是你?”

司徒汐月“看”向楼破的方向。

“是我。”虽然不知道司徒汐月对那一场战争的态度,可楼破还是承认了这件事情。

“噢——”一改刚才的态度,司徒汐月闷不啃声,低头不再理会楼破。

她这般不哭不闹,反倒让楼破不知道她内心的想法。

猜女生的心思,他是最不擅长的,这该怎么办呢!

他现在甚至有些情愿司徒汐月像刚才那样活泼地哭着闹着,现在这般安静,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阿鸾,阿鸾,你怎么了——”

楼破凑到司徒汐月旁边,想看清楚她的表情。

就在他的脸快要碰到司徒汐月鼻尖的时候,她的肚子发出了一连串“咕咕”的声音,一听这个,楼破笑了,司徒汐月脸更加红了。

“笑什么!臭楼破!我现在暂时不和你闹了,等我吃饱喝足再找你算账!”

“好好!我让人准备吃的,可不能把我的阿鸾饿坏了!”

“我才不是你的!”

“刚才你说的要嫁给我,当我的新娘,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哼!我不是君子,我是小女子,出尔反尔是小女子的天性!我刚才说了什么我可不承认!”

在两人的斗嘴中,热气腾腾的饭菜被端了上来。

“来,我抱你去!”

虽然司徒汐月想拒绝楼破的这个提议,可她眼睛看不见,只能让他当她的眼睛,所以乖乖地任由楼破抱着自己来到餐桌前。

“好香啊——”从寒月寺到现在,她就喝了一些参汤,肚子早就饿坏了。

所以当楼破夹了菜送到司徒汐月嘴边,她毫不挑剔地全部都吃了下去。

“慢点儿吃!细嚼慢咽对身体好!”

此时的楼破一改常态,像个超级奶爸一样,将菜吹得温热了喂给司徒汐月,这样温馨的画面司徒汐月看不见,旁边的乘风却看得一清二楚。

太好了!主子总算是苦尽甘来,和司徒小姐修成正果了!

“楼破,我忘了问你,破浪好些了么?还有楠叔,他怎么样?你的那些人呢?”

“他们都挺好,我的人损失了一些,不过没有大碍。有专人照顾伤员,你先乖乖吃饭,吃完之后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

司徒汐月一听,点点头,一顿饭在和和美美的气氛中结束。

喂司徒汐月喝了汤,伺候她漱口,给她擦了嘴后,楼破才开始吃饭。

虽然饭菜已经有一些凉了,可他的心情却很好,司徒汐月的好胃口直接影响了楼破的胃口,他竟然将剩下的饭菜吃了精光。

楼破放下碗,发现司徒汐月正侧脸“看”向窗外,安静又寂寥,他知道她想起了自己的眼睛,心里不由的难过起来。

如今,他身上晋身咒已经解除,可解咒的代价却使司徒汐月失去了眼睛。

她那样骄傲的人儿,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接受失明的事实呢!

他也,不舍得她如此……

“阿鸾!”楼破来到司徒汐月旁边,将她搂在怀里,用自己结实的怀抱温暖着她,“阿鸾,你放心!我一定带你去找最好的药师,一定会治好你的眼睛!”

“没用的!”司徒汐月摇摇头,挣脱楼破的怀抱自己摸索着走到窗户旁边。

“这世界上最好的药师就在你面前!我给自己检查过,这是蛊毒后遗症,蛊虫和我身体不匹配,还在磨合期。”

“也许磨合期之后会渐渐恢复,也许,永远都恢复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