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不管你是谁/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我都治不好的病,就更别指望风之谷的人了,只能,看运气了——”

司徒汐月站在窗边那柔弱纤细的背影刺得楼破眼睛发酸,她扛起了他的天,他却不能为他撑开一片云。

他好无能!却贪恋着她的好!

“阿鸾,告诉我该怎么做?告诉我!”

楼破蹲在司徒汐月面前,握着她的双手,将自己的脸埋在她的掌心中,“告诉我!哪怕是要我的眼睛,我都愿意!阿鸾,你这样让我看着难受……”

心爱女子变成这样,楼破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他没有照顾好她,是他的过错她才失明,才变成这样。

这种浓烈的愧疚感包围着楼破,让他失去了平时的睿智和冷静,变得像陷入爱情的普通男子一般,为情欢,为情忧,一切皆逃不过一个“情”字。

掌心传来的凉意,让司徒汐月从忧伤的心情中清醒了过来。

“阿楼,你哭了?”

司徒汐月伸手在楼破的脸颊上轻抚着,在触碰到他湿润的浓密睫毛后,她心惊,也蹲了下来。

虽然司徒汐月看不见,但是楼破妖孽的模样早就存在了她的心中。

无论霸气,狂傲,还是桀骜不驯,他始终都是刚强的,从来未向现在这般过……

是她,让他一次次地放下自尊,改变自己,甚至卑微到了尘埃之中,是她的情绪影响了他的骄傲。

“阿楼,我没有怪你的意思,真的!”

司徒汐月摸索着,用衣袖轻轻地擦拭着楼破的眼角。

楼破这般说,司徒汐月才惊觉自己这般负面的情绪给楼破增添了许多的心理负担。

毕竟谁都没有意料到结果会是这样,而且她是心甘情愿,是乐意为楼破解蛊的,根本就怨不得他。

她现在这般自怨自艾,岂不是在变相地指责他,诚心让楼破不安么!

这种无声的谴责,可是会给他带来无法想象的压力——

“对不起!”楼破亲吻着司徒汐月的掌心,滚烫的唇在她的手中留下了一片温热。

“对不起!我曾经说过,一定会照顾好你,不让任何人欺负你。可现在却因为我,你失去了光明,是我食言了!阿鸾,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司徒汐月微微一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我做的一切么?”

“不管你是阿楼,还是妖孽,还是敖广,你总是变成不同的身份在我身边保护我,给我关心给我力量。”

“而我,却毫不知情,只是一味地享受着你的好,忘了关心你,是我对不起你!”

在知道楼破、妖孽、敖广三个人其实是一个人后,司徒汐月心中明了。

无论是在百川学院维护她的楼破,还是大年夜陪自己夜闯司徒府的妖孽,还有御书房赶来护着她的敖广,他都是在用不同的身份,表达着他的爱护。

是她迟钝,现在才明白,是她应该感谢他!

“我刚才不该那么对你哭闹,我只是想发泄一下情绪。”

司徒汐月软软地说道,“我只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时间难以适应罢了!我真的没有怪你!”

“能为你做一些事情,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才没有那么脆弱呢!”

虽然双瞳失去宝石般的光芒,笼罩着一层雾气,可司徒汐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上的阴晦一扫而尽,又恢复了她平日的从容,楼破这才相信她真的没有怨过他。

只是,即便司徒汐月这般,楼破自己还是不能原谅自己。

可目前又没有别的方法治好司徒汐月的眼睛,楼破真是有心无力!

只能更多地去疼爱她,安抚她敏感的心灵!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眼睛。你一天见不到光明,我就陪你一天,你一辈子见不到光明,我就陪你一辈子!”

楼破勾住司徒汐月的小拇指,许诺道。

“才不要!”

不等楼破的大拇指触碰到她的大拇指,司徒汐月连忙抽回了手。

“哼!小气——”方才还是和颜悦色的司徒汐月哼了一声,撇开脸,小巧的下巴仰着,表示她现在心情不好。

这是怎的了?

方才还是好好的,这会儿怎么又……

楼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难以攻克的难题。

这小女子方才笑颜如花,这会儿却鼓着小腮,嘟着小嘴,一副“别惹我,我很烦”的模样,真是挠得他心里痒痒,却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如此。

“果然是欺骗人感情的骗子!这般小气,这么势利!就是玩弄人的感情!”

司徒汐月在自言自语,可这自言自语的声音似乎大了些,像故意说给楼破听似的。

听了小女子的抱怨,楼破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哪里玩弄她的感情了,又哪里小气,哪里势利了,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阿鸾——”

“别理我!我不想和大骗子说话!”

司徒汐月扭过身,背对着楼破,嘴里却在继续嘀咕。

“若我永远看不见,才会一直陪着我,若我的眼睛十天后恢复正常,也就顶多陪我十天而已,十天之后,还不知道会去哪儿陪别的美人,果真是靠不住……”

酸溜溜的醋意,弥漫在空中。

任楼破再怎么迟钝,也明白了司徒汐月话里的意思。

她这么咬文嚼字,挑他的语病,是在意他?

是不是她也和他一样,投入到了这段感情中!不再是他的一头热?

想到这里,楼破满心欢喜起来,太好了!他早就知道她对他并不排斥,他不是一厢情愿,她也是有感觉的!

“阿鸾,太好了!阿鸾,我喜欢你!阿鸾,我爱你!”

不顾粉蓝衣裙少女的挣扎,楼破将她抱了起来,在屋里转着圈。

“阿鸾,方才我说错话了!我真是该打!”

“我发誓,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会陪你一生一世,和你恩恩爱爱,白头偕老!不不,我又说错话了,是来生来世,生生世世,我们都要在一起,永不分离!”

楼破的声音很大,屋外的人们都听到了,不断有笑声传到了屋里,羞得司徒汐月满脸通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