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青瑶/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头找你算账!”

听见房门被人推开,司徒汐月连忙将身子藏在水里。“谁?”

“小姐,是我!”

听到青瑶的声音,司徒汐月异常高兴,“青瑶,你怎么来了?”

走到屏风后,在看到司徒汐月被雾色填充的双眼后,青瑶的眼泪“吧嗒吧嗒”地直往下掉。“小姐,你的眼睛……”

青瑶在路上想了许多种可能,并且告诉自己,在司徒汐月面前一定不要太过悲伤,小姐心里一定特别难受,不能再给她添堵了。

可是在看到司徒汐月的眼睛后,青瑶还是没有忍住,哭了出来。

“没事儿,失明只是暂时的,会渐渐好起来的!”

听到抽泣的声音,司徒汐月连忙寻找青瑶的位置,“青瑶,别哭!我真的没事儿!”

受到司徒汐月笑容的感染,青瑶将悲伤放在了心底。

小姐都这么乐观,她也应该乐观才行!

“小姐,我来伺候你吧!”抹了眼泪,青瑶来到木桶旁,帮司徒汐月浇水。

主仆好几天没见,青瑶一般伺候司徒汐月,一边将最近铺子里的事情一一告诉司徒汐月,顺便也说了一些京城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什么!楼府被抄家了?!”

听到这个消息,司徒汐月惊讶得不行。

楼破并没提到这个事情,楼府被抄,他怎么一点儿都不着急!

“是啊!迟雪云将楼楠写给舒月国的投诚信交给了皇上,听说皇上看了大发雷霆,立刻给楼楠定了叛国罪。”

“我听人说,信里还有军事要塞的布防图!”

“现在百姓们都在议论,大家都夸云公主大义,又说舒月国是真心和我们禾姜国联姻!迟雪云如今在京城里的人气大涨呢!”

迟雪云?她居然搀和进来?司徒汐月眉头紧拧。

看来禾姜国背后的靠山的确就是万魔山庄,而且迟雪云真的是非常在乎寒王妃这个位置!

“抄家查出来了什么?”司徒汐月问道。

“楼府家眷都不在,楼公子也不见了,剩下的就是一些作坊的工人和仆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皇上只好将他们放了。”青瑶回答道。

“小姐,你说楼公子去哪儿了呢?他们真的叛国了么?”

青瑶哪儿知道门外的红衣男子是妖孽!

她在司徒府里见过他,可是青瑶并不知道妖孽就是楼破。

去接她来的人并没有说这些,反倒是青瑶,因为司徒汐月和楼破的关系,很关注楼府被抄家这件事情。

“他啊,你见过了。”司徒汐月指了指外面,弄得青瑶一头雾水。

“小姐,你在打什么哑谜啊!”

“刚才你骂的人,就是楼破。他以前中了晋身咒,白天只能以小孩子的形象出现,现在解了咒,就恢复了本来的模样。”

司徒汐月的解释,让青瑶焕然大悟,“那个小鬼头,竟然是个大男人!”

这一点儿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她原本还老认为楼破是破小孩,却没想到他就是妖孽,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冥王敖广也是他,他可是把我给骗苦了!”

司徒汐月懒洋洋地趴在桶沿上,雪白的肌肤因为温水的浸泡变成了芙蓉色,“不过呢,看在他照顾我多次的份儿上,我就不和他计较了!”

敖广也是楼破?

这消息真的很惊悚!

敖广的名号在禾姜国那是响当当的,妇孺皆知。

可谁能预料到,这个名满大陆的冥王,居然是楼府里病歪歪的少年公子!这反差也太大了!

“小姐,楼公子真的就是个……”

青瑶想了半天,最后说出了一个形容词,“天生的阴谋家!”

在青瑶看来,楼破实在是太阴险了!

一边是禾姜国的首富之子,一边是穆旭国的战神冥王。

用少年的形象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这男人,真是深不可测,必须躲得远远地才行!

“你讨厌他?”

“是的!我觉得小姐还是找一个简单一些的男人比较好,他城府太深,我怕他欺负小姐!”青瑶如何没看出司徒汐月对楼破的好感,可她素来实话实说,不喜欢拐弯抹角。

“那他现在可是惨了——”司徒汐月轻笑道。

司徒汐月说的惨,是指青瑶对她的维护,和对楼破的防备。

自从青瑶来了之后,司徒汐月的饮食起居全部由青瑶接手过去。

以前司徒汐月不方便,楼破总是有机会在她身边照顾她,顺便牵牵手,搂搂腰什么的。

现在有了青瑶,楼破连司徒汐月的身都近不了,只能在一旁眼馋地看着,各种羡慕嫉妒恨!

“阿鸾,这是新鲜的草莓!来我喂你——”

瞅着青瑶去给司徒汐月做点心,楼破立刻端着鲜红的草莓来到司徒汐月面前,“张嘴,啊——”

楼破还没说完,手里的盘子已经落入青瑶手里。

“小姐,吃水果!”

青瑶挑出一颗最红的,送到司徒汐月唇边。

“谢谢——”司徒汐月笑着咬了一口,鲜红的汁液将她粉嫩的唇染得极其美艳,看得楼破心里一阵火烧。

“青瑶,你去做点心,这里有我就好!”

即便知道青瑶对自己的态度,而且对方老是冷眼模样,让楼破碰壁无数,可这一次他还是舔着脸求了过来。

“我家小姐不需要您费心!楼公子,你还是远远地站着,别当了我们小姐的光!”

青瑶板着脸,只有在面对司徒汐月的时候,才会一脸微笑。

“小姐,今天的天气很好,一会儿我陪你出去散散步怎么样?老在屋子里闷着也不好!”

“行——”

知道了之前几次包扎伤口的事情,司徒汐月对楼破的各种求助完全无视,让青瑶给他吃点儿苦头也好!

她反正看不见,就直接“视而不见”好了!

主仆俩慢慢地在院子里走着,青瑶一边跟司徒汐月描述周围的美景,一边牵着她的手,带她去触摸新鲜的嫩叶和盛开的花瓣。

“这花好香啊!”

“是啊,小姐,这满院子都是粉蓝色的蝴蝶兰,很漂亮——”说到这儿,青瑶扫了一眼跟在不远处的楼破,哼唧了两声。

“他也算有心,知道小姐喜欢什么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