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姑爷人选/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我……不结巴……”

乘风越说越结,越结越紧张,最后整张脸都像煮熟了的虾子一样,红通通的。

“没关系的,口吃也是一种病!我们小姐是神医,一定会给你治好的!”青瑶拍了拍乘风的肩膀,“你就放心吧!我们小姐的医术那可是顶呱呱的!”

乘风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诺诺地回答了一句,“谢谢!”

“阿鸾,似乎有戏!”此时楼破已经站在了司徒汐月旁边,“我看好他们!”

“嘘!小声点儿,别让青瑶听见了——”

青瑶哪儿知道,自己被司徒汐月和楼破算计了去,此时正傻咧咧地安慰乘风。

为了更好地让司徒汐月更好的适应荣华杯比赛,楼破弄到了这次比赛的参赛选手名单,并且将他们的武器招式研究了出来,不但自己陪练,还让他手下有相同招式的人来当司徒汐月的陪练。

司徒汐月原本就有一个适应期,在习惯眼前的黑暗后,她学会了用耳朵和鼻子来寻找敌人。只是短短时间,就进步非常快。

现在即便没有眼睛的帮助,她也能达到地阶下品的水平。

不过,参赛的选手可没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司徒汐月也不想完全暴露自己的能力。

扮猪吃老虎,依旧是司徒汐月的本性!

做好一切准备工作,楼破打算带着司徒汐月向京城出发。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太岳山旁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只有藏在这里,才能防止被人追踪。

如今,楼破换上了敖广的一套行头,留下楼楠和破浪继续养伤,一行人赶着马车离开了小镇。

离开之前,司徒汐月去探视了破浪。

司徒汐月从楼破那儿听说自己发烧想喝水,在不能出去打水的情况下,破浪打算割腕让她引用他的血的事情。

虽然最后楼破及时出现,事情并没有成功,破浪的手腕依旧好好的,可司徒汐月依旧很感动他的这一行为,所以亲自前去向破浪道谢。

“你好些了么?”

当司徒汐月出现在自己面前,破浪有些呆住了。

这些天他听说了她的事情,知道她和楼破之间感情日益深厚,也知道她在克服失明努力地练习,更知道她要离开去参加荣华杯争霸赛……

可是,他并没有想到她临行前会来探望他。

“好多了,谢谢关心!”破浪杵着拐杖,敞亮一笑。“多亏你那天及时帮我治疗,否则我也不会恢复这么好。过一段时间又是一条好汉了!”

破浪笑声明朗,证明他状态很好,司徒汐月也放了心。

“我是来谢谢你!听说云梵后来找到了洞穴,是你保护了我。谢谢你,破浪!”

破浪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这么好听,大概是因为是她叫出来的吧!

见司徒汐月道谢,破浪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他哪里保护了她呢!

不过是云梵突然离开罢了。否则以他的能力,又怎么是云梵的对手!即便拼其性命,最后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掳走。

所幸的是,事情始终是往好的方向发展,若司徒汐月真的被云梵带走,他良心上一辈子都不会安宁的。

“我什么都没做,是他暂时放过了你。”不是自己的功劳,破浪并不揽着邀功。

“不过,你要当心!”破浪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云梵已经盯上你了,并且对你势在必得。虽然我不知道那天他为何突然离开,但是他临走时留话,一定会回来找你,你万事小心为妙。”

破浪表情严肃,司徒汐月知道他说的是真话。

云梵,这般执着,难道是因为她的容貌么?

“那他有没有看到——”司徒汐月话只说了一半,破浪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那时已经服用了药丸,变成了平常的模样,若云梵见到,岂不是知道了她的身份?

“他没看到,你的头发挡住了。”破浪轻声回答道,“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那就好!”

司徒汐月松了口气,她原本就不是云梵的对手,现在又双目失明。若对上云梵,那便是是鸡蛋碰石头,只能先逃之为妙!

“司徒小姐,你的眼睛好些了么?”司徒汐月问完话,现在轮到了破浪。

司徒汐月来的时候,是青瑶将她送进来的。

如今她眼睛上蒙着雾气,破浪自然是看的清楚。只是他在面对她的时候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是老样子!不过我已经适应了,没有什么大碍。”

司徒汐月的乐观感染了破浪,让他也笑了起来,“司徒小姐,你人这么善良,老天不会亏待你的!你的眼睛一定会好起来的!”

“嗯!”司徒汐月使劲地点了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

道别之后,破浪杵着拐杖,一直将司徒汐月送到门口。

“破浪,你回去吧!好好养伤,我们在京城见!”

“京城见——”破浪挥着手,看着司徒汐月离开,最后好久,才将举起的手放了下来。司徒小姐,京城见!

有司徒汐月的调和,外加楼破的表现的确不错,青瑶终于松了口,把白天马车上的时间留给了楼破和司徒汐月。

总不能老是当电灯泡啊!

如今的司徒汐月和楼破,就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甜蜜。

楼破热情奔放,对司徒汐月宠爱有加,方方面面都考虑得十分周到,有时候甚至让青瑶怀疑他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男人怎么会这般贴心仔细?

青瑶的疑惑,在乘风这里得到了解惑。

自从知道司徒汐月有心撮合自己和青瑶之后,乘风原本的紧张心情也逐渐放松下来。

当着青瑶的面儿,他也不会那么紧张,说话自然顺溜了起来。

“我们主子从来都没有这样宠爱过任何人,司徒小姐是第一位!”

“为了司徒小姐,主子私下里可是做了许多准备,还老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常常向有经验的人请教!”

经过乘风的一番解释,青瑶大概明白了一些。

原本楼破是十来岁少年模样的时候,为司徒汐月做的那些就很得丹朱的欣赏,说他若是成年男子,倒是极好的姑爷人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