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醋味十足/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姐姐都说楼破不错,这些天经过自己的观察,发现他的确表现很好,青瑶总算是接受了楼破。

“哼!他要是敢欺负我们小姐,我绝对不放过他!”虽然心里认可了楼破,可青瑶嘴上依旧说的很厉害。

看着眼前生动活泼的那张小脸上,对司徒汐月的维护,乘风微微一笑,“你对你们小姐很忠心耿耿!”

“你不知道,小姐救了我和我的家人!小姐是我的主子,也是我的恩人!”

“她对我的好,我一辈子都还不清!所以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小姐,即便……我知道小姐也许不需要我的保护。但这是我的原则!”

青瑶的声音异常坚定,也让乘风更进一步认识了这个美丽的少女。

这样的性格真可爱!

乘风脸颊微红,他喜欢青瑶这样敢爱敢恨的性格,喜欢的紧。只是,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还是慢慢来,毕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透过车窗看着青瑶和乘风,楼破心里为乘风竖起了大拇指。

不愧是他带出的兵!知道如何循序渐进!

看样子,他们很聊得来,现在可不用他来操心了。

“你笑什么呢?”司徒汐月睡得迷迷糊糊,听到楼破的笑声,抬起了头,“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别偷着乐,也告诉我一声嘛!”

“阿鸾,乘风和青瑶在一起很般配呢!”楼破抚着司徒汐月如乌云般的长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你说,他们会不会和我们一样修成正果啊?”

“真的?!”司徒汐月坐起来,想看窗外,忽然意识到自己看不见,立刻小嘴撅了起来。

“哼!真气人,他们谈情说爱我居然看不见,气死我了!”

“别恼,别气——”楼破连忙抓着司徒汐月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我都帮你记下来了!回头画出来,等你眼睛好了慢慢看!”

楼破的提议让司徒汐月喜笑颜看,顿时明媚起来,“你说的是真的?妖孽,你还会画画?”

面前小女人一脸兴致勃勃的模样极为好看,妖孽忍不住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难道你没听说么,冥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世间最优秀的男子——”

说到这儿,楼破凑过去,在司徒汐月的樱唇上轻啄了一口。

“如今,最优秀的男子拜倒在了你的石榴裙下了,阿鸾,感动不!”

“切——”不等对方的吻再次袭来,司徒汐月伸手挡住了楼破的唇,“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可没有听说过这话!你是不是给自己戴高帽子?”

“我说的是真话!等你跟我去了穆旭国你就知道了!要知道我一出门,那可是万人空巷,全部都来看我了!”

楼破说话的时候,一只小手突然伸到他的腰部,使劲地掐了一把,疼得楼破连忙躲开。

“妖孽,你是间接显摆你的行情有多好,有许多爱慕者和暗恋者咯!”司徒汐月一边吃着小醋,一边继续掐着,只等楼破抓住她的一双手,司徒汐月才停了下来。

虽然腰间有点儿酸疼,这小女人下手一点儿都不温柔,可楼破心里很高兴。

她吃醋是因为在意他啊!

正因为把他放在心上,才会吃醋!

“阿鸾,我喜欢你吃醋的样子!好可爱!”楼破伸手,撩开司徒汐月额前的发,“我眼里心里只有你,别人在我眼里都是粪土。”

“甜言蜜语,你今天吃了蜜汁么?嘴巴怎么像抹了蜜一样甜——”

司徒汐月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带进楼破的怀中,若司徒汐月的眼睛能看到光明,一定会发现妖孽此时笑容妖冶,琥珀色的眸子也闪闪发光。

“有没有吃蜜汁,阿鸾尝尝不就知道了!”

说完,不由司徒汐月挣脱,楼破低头袭上了她的唇。

柔软的花瓣唇,芳香的白玉齿,香甜的兰花舌,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妖孽沉醉其中。

这不是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楼破轻车熟路,很快就入侵了进去,不一会儿和她的甜蜜融为了一体。

他饥渴地品尝着她的味道,一时间马车里异常安静,只有浓烈的爱情的味道。

“唔……”司徒汐月感觉自己的力气被抽空了。

她想推开楼破,无奈,他的力气比她大了许多,而且他的唇像是有魔法似的,将她定身,让她挣脱不开,逃脱不了,只能和他一起沉沦。

怀中人儿的瘫软,极大的满足了妖孽的心。

只是,她似乎不懂什么接吻的技巧,此时,司徒汐月双颊潮红,眼神迷离,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起来。

她这样的青涩,让楼破更加开心。

因为他是品尝她的第一人!也会是,唯一的!

即便楼破非常想继续下去,而且他的身体的某一部分已经觉醒,甚至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可他的理智依旧在,不能吓着她了。

“乖,唤气!”楼破抚着司徒汐月的背,“或者,我帮你?”

“不要——”司徒汐月终于明白过来,再一次红了脸。一半是因为缺氧,一半是因为害羞。

司徒汐月的小脸烧得厉害,她干脆把整个头都埋在了楼破的怀里,不能抬头,生怕被别人看见她滚烫的脸,会笑话她。

“怎么了?我看你刚才也很喜欢啊——”怀中的人儿把自己缩成蛋一般,让楼破觉得好笑,“阿鸾,我们是情侣,亲吻是表达感情的重要手段,你要适应啊!”

“才没有……”回想到刚才楼破的纯熟,司徒汐月忽然一口咬在他的胸口。

“说!你跟多少人做了刚才的事情?我怎么看你好像是老手一样?”

“这都被你发现了!”楼破闷笑着,岂料司徒汐月下口愈发厉害,这一次真的咬疼了他,“阿鸾,我招了!我什么都招了!”

“其实之间,我趁你睡着,有亲过你!我的初吻也是给你了!”

这样说,司徒汐月总算是明白了。原来他不止看光了自己,看夺走了她的初吻,真是可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