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司徒青云的猜想/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正是迟雪云,她似乎在外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美丽的公主,能麻烦你照顾一下他么?”

苏轻飏微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暖人的阳光,迟雪云看得发愣,随后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谢谢!你真是个善良的人——”苏轻飏在轩辕彻身上点了几下后,站起身,“他会睡到明天早上,你不用担心。”

迟雪云走进书房,看着昏睡过去的轩辕彻,有些心寒。

他竟然那么在意司徒汐月!

即便他知道自己这么做会给禾姜国带来麻烦,会引起舒月国和禾姜国的矛盾,可轩辕彻最后还是选择了司徒汐月。

这个人,真是她要寻找的良人么?

见迟雪云沉默不语,苏轻飏微微一笑。

“刚才那些话你听过也就算了,不要放在心里。”

“男人总是会在某些固定的时段犯糊涂,阿彻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相信他以后会发现公主的好,会善待公主的!”

苏轻飏的声音带着磁性,温柔并不轻狂,让迟雪云的心情好了一些。

“谢谢你——”迟雪云冲苏轻飏行礼,“不过,我不想照顾他,麻烦你找别人吧。”

说完这些,迟雪云跑出了书房,只留给了苏轻飏一个背影。

肿么回事?云公主不是很痴恋轩辕彻么?

苏轻飏摸不透迟雪云的想法,不过女人心海底针,他现在也没时间理会这些,干脆叫来王府管家照顾轩辕彻,随后离开了寒王府。

司徒府里,司徒静月现在已经非常狼狈了。

木芙蓉显然没打算给她留面子,所以下手也狠。

不过,木芙蓉似乎有意想让对方难堪,并没有直接打倒司徒静月,反而用骨鞭不断地将她的衣裙勾破。

司徒静月原本完好的蓝裙现在连乞丐装还不如,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大家小姐的风范!

“打得好!”薛夫人虽然刚才被木芙蓉的人打了,可是现在看到“司徒汐月”被人教训,她心里可是出了口恶气。

平时,司徒青云一直拦着薛夫人,不让她在司徒汐月面前露面,母子甚至为此闹了矛盾。

此时司徒青月却一改常态,不帮司徒汐月,薛夫人心里格外畅快,就连自己之前被人打;了,也忘记的干干净净。

“打死她!”

薛夫人握着拳头,小声喊着。

看到母亲的态度是这样,司徒青云有些头大。

还好眼前的人不是真正的司徒汐月,否则薛夫人这样胳膊肘往外拐,定会得罪司徒汐月。

就在司徒静月越来越招架无力,木芙蓉也越来越顺手的时候,一个人来到木芙蓉身后,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真的?”

听了这话,木芙蓉原本犀利的眉眼立刻温柔下来,“你说的是真的?他回来了?”

“是的,公主!”

“太好了!”木芙蓉收回骨鞭,根本就不去看司徒静月,立刻带着人冲出了司徒府,就像一阵风似的,说没就没了。

这是怎么回事?

司徒府的一干人有些傻眼了,这位公主也太个性了点儿吧!

“哎呀,怎么走了!”看到木芙蓉离去,薛夫人心里有些遗憾。

她还想看“司徒汐月”的下场呢!对方怎么就跑了呢——

司徒青云大约猜到了木芙蓉的去处,那个“他”,应该说的就是冥王敖广吧!

既然木芙蓉能为了敖广和司徒汐月的事情打上门来砸场子,说明她是极其在乎敖广的。也只有敖广,才能左右这位刁蛮公主的心情。

对木芙蓉的离开,司徒青云心里和薛夫人一样很遗憾。

不过他可不敢有薛夫人那种看热闹的心情,他的目的是在这个假的司徒汐月身上。

这个假的司徒汐月胆子也忒大了点儿!

仅是青段五品,就敢跑到司徒府来装司徒汐月。真的司徒汐月到底去哪儿了呢?在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假小姐混入司徒府到底有什么目的呢?她背后又有谁在支持呢?

司徒青云看向司徒静月,此时这个身着蓝衣的少女满脸汗水,脸颊红晕,手臂上还有一道红肿的鞭痕,是木芙蓉刚才留下的。

如果说这位假小姐戴的是人皮面具,那这面具也太逼真了吧!就连汗水都能颗颗分明!

司徒青云怎么都想不通这里面的门道,但他心里已经拉响了警报。

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该怎么办?

之前司徒青云可是把司徒府的整个家当都押到赌场里去了!

万一假的司徒汐月在荣华杯比赛上败了,那司徒府算是输的干干净净,就只有个空虚的架子了。

到那时,即便司徒府还是世家,可那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针对司徒府的大yin谋!

想到这儿,司徒青云沉了沉眼。

现在他唯一能求助的人,只有那个人了——

万一假的司徒汐月是轩辕皇室针对世家的一场阴谋,为了在这场阴谋中利于不败之地,不被皇族吞没,他司徒青云只好不仁不义了!

楼破和司徒汐月此时已经来到了冥王敖广在渔阳城的临时住所外。

轩辕敬德显然对这个曾经让自己吃痛的对手非常用心。

即便敖广只是在渔阳城暂时呆一段时间,轩辕敬德给他安排的临时住所也是极其华丽,丝毫不敢怠慢。

“我自己可以的——”

对某人固执地要抱自己下马车,司徒汐月非常无奈。“我只是眼睛看不见,又不是腿断掉了!”

“不行!会摔着!还是我抱着你比较好!”

楼破哪里会给司徒汐月挣扎的机会,一伸手,就将准备后退的司徒汐月捞进了怀里。

“乖乖听话!”

楼破爱极了司徒汐月在自己怀中的样子,她身形娇小,和他一米九的高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司徒汐月每次在他怀里的时候,就会像只乖巧的猫儿一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小脑袋也埋在他怀里,那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楼破哪儿知道,司徒汐月这是害羞。

虽然楼破脸皮有足够厚,能应付乘风等人“嗤嗤”的笑声,她可是面皮极薄的!

感觉到怀中人儿小脸发烫,楼破拿出一块薄纱,盖在司徒汐月的头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