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跑出来个情敌/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好了!没人看得见!”

楼破在司徒汐月耳边轻声说道。

到了京城,司徒汐月的容貌自然是不能让人看到。否则惊动了司徒府那个假的司徒汐月,这戏还要怎么演下去呢!

再说,楼破也有自己的小九九。

在他眼里司徒汐月是极美的,他可不想更多人发现她的美好,自然是要遮掩着,不让人看到!

男人私心成这样,也是极其霸道的!

“哼——”见楼破这样,司徒汐月轻哼了一声,又往他怀里钻了钻。

楼破的怀抱温暖,结实,带着男子身上固有的清新味道,让人感到宁静。

就在一行人准备进入宅子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地传了过来。

“安陆,我现在样子怎么样?美不美?”即便骑马飞奔,木芙蓉依旧不忘整理衣裙,顺便询问周围人意见。

“公主是最美的!冥王看到您一定会非常高兴!”

安陆回答道。

“那就好!”

能马上见到敖广,木芙蓉心里非常开心,她这次可是偷偷跑来禾姜国的,就连皇后姑姑都没有告诉。

不过,纸包不住火,在她出境的时候,穆旭国皇后木婉君的人还是追了过来。

让木芙蓉感到意外的是,木婉君并没有拦着她,反而给了她一些人马,并且嘱咐亲信安陆好好照顾她,这点儿让木芙蓉非常高兴。

木易战死沙场的那一年,木芙蓉还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她亲眼看到城池被攻陷,木易死在阵前。

就在人们以为自己会完蛋的时候,一个红衣少年带着穆旭国的军队出现在众人眼前,像救世主一样救了大家。

十岁,虽然还是个小孩子,但父亲的死亡让木芙蓉变得早熟起来。

当年,敖广率领穆旭国军队打败禾姜国,迫使禾姜国皇帝割让十座城池,让穆旭国成为了大陆上的霸主。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木芙蓉心里有了敖广这个名字,所以才会在皇上册封她为公主,并且问她有什么要求的时候,木芙蓉回答要自己选择夫婿。

她要的夫婿,就是敖广。

这五年来,木芙蓉一直在默默地关注敖广。

虽然敖广自五年前的战争后就很少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甚至连宫宴上都很难看到敖广的身影,可但凡和敖广有关的事情,都能让木芙蓉高兴好半天。

这五年来,木芙蓉也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好配得上敖广。

可是她没想到自己等来的居然是敖广订婚了,还是跟敌对的禾姜国,这对木芙蓉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所以,木芙蓉才擅自离宫,跑来禾姜国。

她相信,以自己的魅力,一定比那个司徒府的废物强,一定更适合敖广。

由远而近的马蹄声并没有影响到楼破,他抱着司徒汐月上了台阶,刚要准备跨进大门,一个女子声音传来,“敖广,等等我!”

女人?

青瑶回头,看到了过来的一群人。

为首的女子骑着胭脂马,双颊殷红,在离他们不远处拉住了马的缰绳,一跃下马。

这是小姐的情敌么?

从哪个旮旯里冒出来的?

司徒汐月也听到了女人的声音,她甚至能通过声音判断出这个女子年纪不大,就连她身上珠玉碰撞的声音,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哎呀——”楼破正纳闷突然出现的人是谁,腰间突然吃痛,司徒汐月的手拧了他一把,惊得他叫出了声。

“她是谁?”

还没等司徒汐月问,木芙蓉先出了声。

见到敖广的确让她开心,可对方居然抱着女人,这让木芙蓉脸上的笑容立刻变得僵硬了起来。

据她所知,敖广并没有女人。

当年的战争,为敖广博得了“冥王”的称号,让大家对这个年纪不大的战神非常敬畏。

即便在最后攻打渔阳城的时候,敖广被地阶上品宗师伤了心脉,可他的威名依旧传遍四海。

这些年不断有人提起冥王的婚事,但皇上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冥王的婚事他管不了,把大臣们想和冥王联姻的心思直接打压了下去。

而敖广自己似乎对政治没什么兴趣,挂着王爷的头衔,却并不参政议政。

更多时候他只是游山玩水,借口养伤,一年到头也难见踪影,更别提娶妻纳妾了!

冥王府到现在都没有女主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当然,也有不信邪的,送美女去冥王府,想拍敖广的马屁,结果不但送去的美女尸首分离,就连当事人也被罢官免职,下场惨淡。

这样的事情多了几次,穆旭国里便有了许多不好的传闻。

有人说冥王敖广当初受伤的并不是心脉,而是男人的雄风;还有人说冥王敖广喜欢男人,所以冥王府里才见不着女人,因为里面圈养的全是美男子……

不过,这些传闻木芙蓉根本就不相信。

她始终认为当初那个红衣男子是一个洁身自爱的人,他这样的人不爱则已,一爱定会惊天动地,并不是大家描述的那样。

可现在看到敖广亲昵地和一个女子在一起,还是抱着她,这让木芙蓉如何不惊讶。

木芙蓉的话让司徒汐月非常生气,她还没问呢,这女人反倒开口了,气势还挺嚣张,简直就像是来捉奸的原配一样。

“她是谁?”司徒汐月伸出双手,捏在楼破的脸上。

怀中小女人的声音不复平日的软糯,变得凶巴巴的,楼破知道她吃醋了,而且醋劲很大。

恰好他现在并没有戴纱帽,所以没有遮挡,司徒汐月的手正好就捏在他腮边的两块软肉上,手劲还挺大。

司徒汐月和红衣男子的互动让木芙蓉心里翻江倒海起来。

敖广有严重的洁癖,这事儿就连穆旭国京城街头的小毛孩都知道,曾经有人不小心触碰到他的衣袖,直接被当场砍掉了整个手臂。

现在,眼前这情景,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女人竟然敢揉捏敖广的脸,而他似乎还很高兴?

天啦!谁来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放肆!”木芙蓉再次站出来,指着司徒汐月,“大胆!你怎么能对王爷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