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拒之门外/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爷,皇后始终是你的嫡母!长幼尊卑不可废!”

木芙蓉终于见识到冥王敖广的狂傲了。

只是,刚才那一堑并没有增长她的智慧,她站起来,擦了嘴边的血,抬起头高傲地看着红衣男子。

“皇后姑姑说了,在禾姜国,你必须照顾我!”

哟!还死皮赖脸贴上了!

司徒汐月已经感受到了楼破的心情非常不好,可这个傻瓜还卯足劲儿跟他较真。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懒得理会木芙蓉,司徒汐月歪在楼破肩膀旁,将他的银发缠绕在自己的手指上,“好烦!人家饿死了——”

女王陛下开口发号施令,楼破脸色立刻缓和下来。

“饿了,想吃什么?我让人去准备!”

“想吃水晶蹄花鱼!”司徒汐月嘟着嘴巴。

“还想吃糖醋香酥骨,红烧西米肉,小烤珍珠鸡,翡翠嫩萝卜,香菇奶汁汤,酒酿枸杞丸……”

“好——”

心爱的人儿都喊“饿”了,楼破哪儿有心思去理会木芙蓉他们,招手就带着人进了宅院。

楼破眼里心里只有他怀中的女子,让安陆心中惊讶不已。

虽然看不到那女子的容貌,但从她娇嫩软糯的嗓音可以听出来,定是一位绝色佳人,否则又如何能俘获冥王的心呢!

“安陆!”

见楼破一心一意只有那个面纱女,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木芙蓉一跺脚,来到安陆身边。

“安陆,你快说句话啊——”

“是是是!公主,您别急!”

安陆现在也是左右为难。

冥王明摆着看不上木芙蓉,可他却受了皇后的指令,必须照顾这位公主。这一次,可真是里外不是人了!

“王爷——”见红衣男子渐渐走远,安陆连忙叫出声,“王爷,禾姜国轩辕陛下安排我们和您住一起,您看……”

安陆来的时候,按照皇后的意思,拜见了轩辕敬德。

如今,他做出非常为难的样子,把事情都推给了轩辕敬德,打算看敖广会怎么做。

“呵呵……”楼破哪里是被人拿捏的人呢!

他回头,看到了安陆身后跟着一个穿禾姜国官服的官员,似乎是轩辕敬德派来的。看来,这个轩辕敬德还真是喜欢多事!

“是你们皇上亲口说的么?”楼破看向该官员。

“回,回冥王的话……陛下说,好歹公主也是,穆旭国的贵客,自然……自然要和王爷住……”

王山吓得浑身发抖,说话更是结结巴巴起来。

他哪知道自己会被安陆拽出来当枪使,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和敖广说话啊!

“你回去告诉轩辕敬德,就说,本王听说楼家没了,不知道他找到楼夜没有。”

“当年因为楼夜,他才苟延残喘至今。”

“如今,禾姜国连一个地阶上品的宗师都没有,他为何还敢找上门来让本王不开心?难道这五年把他的胆儿给养肥了——”

楼破话里话外都透露出无限霸气,吓得王山腿一软,当场坐在地上。

“小的知道,小的马上进宫——”

努力了好几次,王山终于站起来,在看到楼破金眸里的寒意后,吓得拔腿就跑。

“来人,关门!”楼破并没有给安陆继续说话的机会,让人把大门直接“哐当”关上,“闲杂人等直接杀无赦!”

楼破清华高贵的声音传了出来,安陆当下苦笑。

这次可惨了!早知道会这样,他当真不该接下这门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安陆,现在怎么办啊!”

木芙蓉回想起刚才楼破瞥过来的阴冷目光,心里不由得一阵害怕。

她原以为敖广怎么都会卖皇后个面子,而且这是在禾姜国,他们同为穆旭国的人,自然是要互帮互助,敖广说什么都不会将她拒之门外,没想到这人简直就是油盐不进。

“公主,我们还是另找住处吧!”

安陆也没办法,难不成还真的去砸门?

刚才那位王爷的话说的可是清楚明白,“杀无赦”,这事儿他可是说得出做得到,安陆还想多活几年呢!

“可是,可是凭什么她就可以啊!”

木芙蓉指的,是司徒汐月。

若敖广对所有女子都是这种态度,她心里也好受一些。

可偏偏出现了一个被敖广当宝贝呵护的陌生女子,这叫木芙蓉非常不开心。刚刚在司徒府教训“司徒汐月”的高傲气势,瞬间熄灭。

敖广在穆旭国的时候木芙蓉并没有听说他有什么红颜知己,为何他才到禾姜国短短数日,就被别的女子俘获了呢!

听了木芙蓉的话,安陆恨不得撬开这位姑奶奶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您眼瞎了么?

没见着那位爷的态度么!

心里这样想,安陆没说,只是低头回了句,“这个……奴才就不知道了。”

安陆知道木芙蓉对敖广的执着,作为奴才,他没有什么发言权。

不过打心底,安陆就觉得芙蓉公主这次没戏!那位爷刚才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那个蒙面女子,绝对是他心尖上的肉!

看来,敖广有了心爱女子。

不行,这件事情他得赶紧写信汇报给皇后!

宫里,轩辕敬德听了王山亲口传来,一字未改的冥王原话,气得胡须微微颤抖。

“无耻小儿!无耻小儿!”轩辕敬德不知道该怎样来表达自己内心对敖广又恨又恼又怕的那种情绪。

敖广说的对啊!

禾姜国现在的的确确是一个地阶上品的宗师都没有!

当初,敖广率兵包围渔阳城,若不是楼夜出手,伤了敖广,渔阳城早就被他攻克了。至今轩辕敬德还无法忘记割让十座城池的羞辱!

“陛下,冥王不愿意和芙蓉公主住一起,那,那怎么办啊?”王山小心翼翼地问道。

“怎么办?”轩辕敬德沉着脸。

“他不愿意,难道朕还能逼迫他不成!你没听见他都那样欺负人了!罢了罢了,给木芙蓉重新安排一个地方——”

关于敖广和穆旭国皇后不和的事情,轩辕敬德早有耳闻。

没想到他还真的不顾场面,竟然当中驳了木芙蓉,这点儿倒是轩辕敬德没有料想到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