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狼狈为奸/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惜她死的太早了,另一个呢,就是自己的女儿时水灵了。

这个女儿的出生给时长春带来了太多太多的荣耀,但是最让他得益的,还是女儿写的一首好青词。

时水灵从小就文采斐然,后来更是主动写了青词交给父亲,冒充是父亲所写,叫父亲交给皇帝,好博得功名利禄。

她的这一招果然让时长春在仕途上步步高升,连带着整个家族也颇有脸面。时长春得了好处,越发重视这个小女儿,几乎事事都听她的。

所以时水灵小小的年纪,就已经能通过青词,不费吹灰之力的掌控了一家之主的心,左右着整个时家的运作。

她的城府和智慧,不可以说不深!

时长春一向不担心这个女儿的终身大事,反正时水灵比他聪明多了,而且他也知道,时水灵喜欢的是当今的冥王敖广,非他不嫁。

可是今天他听到手下说敖广带了个女人回来,听说还要她当王妃,他就坐不住了!

“女儿啊女儿!你怎么这么糊涂呀!这个节骨眼上了,你不出去迎接冥王去!你窝在这里画什么西府海棠嘛!你这个时候不表现表现,你真的想当一辈子的老姑娘啊!女儿啊,你不小了,别忘了,你今年都十八岁了!像你这样的年纪,人家都两个孩子的妈了!咱们穆旭国,女孩子十四岁就要嫁人了!你看你,你为了一个冥王你耽误到了现在!爹说什么了吗?爹没有!因为爹相信你,相信凭你的实力肯定能成为冥王妃!咱们家也出一个王妃!风风光光的,多好!可是现在可倒好,人家冥王已经有了王妃了!哼,这下子爹看你怎么办!”

时长春一想到这个女儿可能要砸在自己的手里,当一辈子的老姑娘,一个头就两个大。

其实也不是养不起这个女儿,不过时长春本来是打着把她嫁给冥王当王妃的谱儿的,这一下子可好,什么美梦都破碎了,鸡飞蛋打了!

时水灵冷冷一笑,瞥了一眼自己那个不争气的爹,冷声道:“去,去了又能怎么样。难道一个娜拉凌玉碰了一鼻子的灰,还得叫女儿也去那儿丢人现眼吗?”

“额,你怎么知道娜拉凌玉去了?哦,爹爹知道了,你偷偷去看了对不对?哈哈,爹爹就知道我女儿不是那么冷漠无情之人嘛!”

“哼,我还用得着去看?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了。那个娜拉凌玉对敖广,那可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普天之下,谁不知道她喜欢敖广?要不然每年都巴巴的从蒙古那么大老远的地方,不辞辛苦的来穆旭国干什么?呵呵,真以为她是来度假的?还不是为了多看看敖广!所以这次敖广回来,她不在西华府门口守着才怪呢。这么简单的事情,爹,你觉得女儿用得着亲自去看么?”时水灵冷哼一声,眼神里是无尽的嘲讽和讥笑。

时长春老脸一红,有些拉不下脸来:“那你不用管,那人家去了总是人家的一片心。你倒好,天天躲在家里,不是画画就是吟诗的。水灵,爹求你了行不?你也该考虑考虑你的终身大事了……”

“放心,女儿心里有数。不然你以为女儿画这幅海棠图是为了什么。”时水灵轻轻一晒,叫丫鬟乐桃将刚刚画好的那幅画拿去装裱了。

“为,为了什么。”时长春没了女儿,其实就一草包。

“宫里谁最爱西府海棠,女儿画这幅海棠图,就是为了谁。爹爹,你好好想想吧。茜雪,将我的那身碧桃裙取出来,待会随本小姐入宫一趟。”时水灵慢条斯理的吩咐着丫鬟。

“是,小姐。”茜雪立刻去准备衣服去了,剩时长春还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水灵,这你要入宫,也得,得有皇帝的召唤啊。没有,你咋进去。”时长春摸了摸头说。

“召唤?”时水灵轻笑一声,“这不就是来了么?”

果然,刚说完话,宫里就有旨意传来了,宣时长春带着夫人和家属两名入宫,晚上皇帝要大摆筵席,庆祝皇太子和冥王殿下的归来。

时长春接了圣旨,赶紧塞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给大内太监总管刘荣。

“刘总管,您可得提拔提拔小的。”

刘荣收下那张银票,笑得灿烂:“时大人,您有那么好的女儿,还要咱家提拔什么呀。不过时小姐真的是好画笔,皇太后刚刚从山里回来,您这里就画好了她老人家最喜欢的海棠图。看起来时小姐今晚是有备而来的呀。”

“公公严重了,水灵不过是瞧见这满园的西府海棠开到正好,随手一画罢了。不过,多亏公公提醒,看起来水灵真的可以把这画送给太后娘娘。只是怕太后娘娘嫌弃水灵的化作太过拙劣,比不过曦华公主蒙古舞的热烈奔放,更比不过司徒姑娘的天真烂漫。”时水灵一边缓缓的说着,一边又将一副画卷卷了起来,轻轻地递给刘荣。

“这是寒山道人所画的寒山夜雨图,水灵知道公公一向风雅,颇好字画。所以细心留意了这副画,还请公公笑纳。”

刘荣呵呵笑笑,打开那画卷仔细看了几眼,满意的点点头:“嗯,风格娟秀飘逸,果然是寒山道人的真迹!时姑娘真是有心了,那咱家恭敬不如从命了。只不过老奴有几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公公但讲无妨。”时水灵笑得谦和。

“这曦华公主,再怎么喜欢冥王,到底也是蒙古族的公主,跟冥王又是表亲,血缘上不和。太后这边再疼她,到底也不能让她乱了伦理秩序,给皇室抹黑。现在不过就是看她年纪小,再者她又没有挑明,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那个司徒姑娘,想必时小姐也打听周到了。不过就是个傻子罢了,听说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的,冥王再喜欢,还有太后、皇上这两关在这里镇着呢。她翻不出天去!再说了,听说太子也中意那姑娘呢。所以就算冥王想要,只要太子坚持,那么冥王就未必能达成心愿。时小姐,不知道您听懂咱家这番话了没。”刘荣不愧是个老狐狸,三言两语就把这其中的关节一语道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