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起疑/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那个自负的红衣小子这么做,算是把穆旭国皇后木婉君给得罪干净了!

木婉君怎么会允许另外的人和自己儿子争夺皇位呢……这里面有好戏!

想到这儿,轩辕敬德心情又好了许多。

敌方的窝里斗,这是他乐意见到的,轩辕敬德甚至愿意推波助澜,让他们的关系更加恶化。

“对了,你刚才说,敖广怀里有一个蒙面女子?他们关系非常亲密?”

轩辕敬德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连忙让王山汇报当时的场景。

在听了王山对面纱女子的描述后,轩辕敬德有些忧心。

之前,敖广表现出了对司徒汐月的极大兴趣。

无论是御书房的维护,还是之后他们单独出去郊游,都可以看出来敖广是中意司徒汐月的。

现在这才几天啊,敖广就有了别人,那人究竟是谁呢?

轩辕敬德原本还指望把司徒汐月留在敖广身边,当一个棋子使用呢!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形看来,司徒汐月的位置似乎岌岌可危啊!

他得想点儿办法。

“你去打听一下那个神秘女人是谁!打听到了,立刻向朕汇报!”

被轩辕敬德安排这样的差事,王山差点儿哭了。

冥王敖广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哪儿敢去打探敖广女人的来历啊——

想到这儿,王山只好先应下再说;他是不敢去惹敖广那个煞星,皇上安排的事情,他还是走一步看一步!

大不了最后回给轩辕敬德,就说敖广把那个女子保护的很好,根本打探不到关于她的任何消息。

反正敖广在大家心里就是这样恐怖的一个存在,相信轩辕敬德也不会为难他。

王山离开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件事儿,又回到了轩辕敬德面前嘀咕了几句。

“你说什么?木芙蓉去司徒府找司徒汐月的麻烦?还有,那个司徒汐月是青段五品的武者?”

第一件事儿,轩辕敬德并不惊讶,木芙蓉出宫后的动向早就有人汇报给了他。

让轩辕敬德惊讶的是,司徒汐月竟然不是废物!

这可就怪异了!

这些年来,司徒汐月都是以“废物”的形象出现在众人眼里。

现在突然摇身一变成了青段五品的武者,这的确是让人在惊讶之余,觉得可疑。

青段五品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前不久的冬祭上,司徒汐月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

等等!不对!

轩辕敬德皱起了眉头。

难怪司徒汐月能打败欧阳德!当时有些说不过去,想不明白的事情,他现在突然想通了。

原来,司徒汐月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啊!

根据官员描述,司徒青云在看到司徒汐月展示武功后,并没有表现出惊讶,难道司徒汐月会武的事情司徒府的人都知道,并且帮她隐瞒着?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轩辕敬德原本就是个多疑的性子,最近发生的事情又实在是太多了,让他不得不对这件事情做出一个评估。

如果司徒府一开始就公布司徒汐月是青段五品的武者,他肯定不会阻止她和轩辕彻在一起。

毕竟,舒月国虽然好,但是两国之间,总有一些政见不同,容易引发矛盾。

司徒府是四大世家之一,根基深厚。若司徒汐月能成为寒王妃,司徒府站在轩辕彻身后,这对轩辕彻来说是一门更好的婚事。

现在司徒汐月成了穆旭国的冥王妃,这对轩辕敬德来说可是大大的不妙。

他原本就和敖广不对盘,若司徒汐月是个废物,轩辕敬德心里还会舒服点儿。至少那个曾经蹂躏禾姜国的人最后娶了个废物妻子,让人看来就是个大笑话。

可现在他亲自将一个青段五品的优秀少女指婚给敖广,这不是自己扇了自己耳光么!

更何况,司徒汐月背后还有一个天阶的师父,据说那个郭老非常疼爱司徒汐与。

万一,郭老也跟着司徒汐月去了穆旭国,即便他不帮穆旭国做什么,这也是个活招牌,也会壮大穆旭国的势力啊……

想到这里,轩辕敬德忽然头疼得厉害。

他之前一直在处理楼家的事情,哪儿有心思去想这些。如今这么仔细想来,这次指婚他可是亏大了!

怎么办,怎么办!

轩辕敬德这次可是把死了的司徒易和司徒青云给恨死了。

他认为,司徒汐月不会有那么深的“心计”,小姑娘有本事,想证明自己还来不及,哪儿会这么隐瞒自己。

必定是司徒易那个老狐狸出的主意,让司徒汐月隐藏自己的能力,装废物!就连司徒青云竟然也藏着掖着,一起帮着隐瞒。

这真是——大逆不道!

他们这么做是要干嘛?讨好穆旭国?还是有二心?

轩辕敬德脑子里不由得想到了很多种负面的可能,一时间,轩辕敬德的脑子里全是阴谋论。

“皇上,皇上——”王山见轩辕敬德脸色不好,连忙轻唤了两声,“陛下,您没事儿吧!”

“朕没事!你去安排芙蓉公主的住宿问题吧!”

轩辕敬德按了按太阳穴,“下去吧——”

“是,臣告退。”

木芙蓉最后被安排在离开冥王敖广居住宅院不远的一处宅院里,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楼破正在喂司徒汐月吃饭。

“多吃点儿!”

楼破擦了擦司徒汐月唇角的汤汁,“一会儿再喝点儿汤!”

“哼——”司徒汐月细长的小腿在粉蓝色的裙子下晃悠着,小嘴咬着排骨,小脸却扭在一旁。

“之前你说自己在穆旭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我还不相信。今天见到这个芙蓉公主,我算是明白了你没说谎。我们的冥王敖广童鞋的确是魅力很大啊!”

“人家公主千里迢迢都追到禾姜国来了,可见你在她心里有多重要!”

屋子里洋溢着酸浓的醋味,让楼破心情很好。

他喜欢司徒汐月吃醋的任性样子,那两片樱红的唇在恶狠狠地咬着排骨,发泄心情的时候,还不忘记用伶牙俐齿来“笑话”他。

这样真性情的她,才是他想看到的。

高兴就畅快地笑,恼了就甩脸色,女人不就该这样真实地活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