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求助/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鸾吃醋了?”

知道肢体安抚比语言安抚更重要,楼破干脆凑过去,伸出舌儿舔了司徒汐月唇角的肉粉。

“死开——”司徒汐月伸手想将楼破推开,却落入他结实的怀里。

“阿鸾吃醋,我心里很欢喜。”

“坏人!”

司徒汐月一听对方这样无赖的话,伸手捶在楼破胸膛上,“人家在生气呢!你居然还开心!真是讨厌的很!”

“若你不开心却闷在心里,假装着笑,我反而要担心了!阿鸾,我喜欢我们这样没有隔膜的在一起!”

嗅着司徒汐月颈部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楼破眼神温柔似水。

“我眼里心里只有阿鸾!”

楼破捉着司徒汐月的手放在自己心口,“我的心不大,已经被阿鸾填得满满的,容不下其他闲杂人等了呢!”

听着楼破强劲的心跳,司徒汐月的身子渐渐松软了下来,乖顺地依偎在他怀里。

“妖孽,我这人其实小心眼的很!”

“我的男人只能有我一个女人。不管他的身体,还是灵魂,都只能完完全全地属于我一人。”

“若是得不到完整的人,我宁可不要!”

“你要是达不到我的要求,就不要招惹我!我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万一被人欺骗被人伤害,我的报复心很强,折磨人的手段可多了!”

这是司徒汐月第一次对楼破敞开心扉,怀中小女骄傲又倔强的模样,让楼破心里又爱又疼惜。

“傻阿鸾,我只有你,只爱你!永生不变——”

楼破伸手,和司徒汐月的十指交叉紧握在一起,“我要和阿鸾永远都在一起!生儿育女,即便牙齿掉光,变成老头老太太,也手牵着手在一起!”

“好!”听到楼破的承诺,司徒汐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我也和你永远在一起,直到地老天荒,都不离不弃!”

木芙蓉若是知道自己的出现让楼破和司徒汐月之间的感情变得更加深厚,一定会后悔地吐血。

就在这对享受甜蜜爱情的情侣用过晚餐后没多久,乘风进来,说司徒青云求见。

“司徒青云?他来做什么?”楼破有些纳闷,随后看向司徒汐月,“阿鸾,你说我们见不见他?”

“你去见他!”

司徒汐月当即让楼破去见司徒青云,“我躲帘子后面,看看他来做什么!”

在得到楼破的指示后,有人领着司徒青云来到了书房。

路上,司徒青云不断地深呼吸,手心也有些湿润。

在此之前,司徒青云并没有跟敖广单独相处过,即便远远地见过他几面,敖广也是带着纱帽,他并有见到这位王爷的真容。

现在马上就要见到敖广了,司徒青云心里有些紧张,像有一只小鼓在不断敲打似的。

他是在害怕!

虽然司徒青云和敖广年纪相差不了多少,但对方做的那些事情,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是司徒青云远远比不上的。

单是敖广手里的人命,都数之不尽,此时马上就要见到传闻中的煞神,司徒青云还是非常紧张。

“到了!王爷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

听了这话,司徒青云突然有些后悔。

自己这样贸然来求见敖广,到底是对是错?听说这位王爷的脾气不是很好啊!

可现在都已经到了门口,要后退是不可能了。

想到这儿,司徒青云深吸了口气,整理了衣装后,咬着牙,大踏步走了进去。

比起屋外的暮色昏沉,屋里的夜明珠将整个屋子照的明亮辉煌。

一红衣男子靠在卧榻上,一手拿着书册,一手撑着下巴,银色的长发毫无拘束地披散在红色的锦袍上,远看去,就是一副美轮美奂的画面。

这厮,到底是人还是妖?

一时间,司徒青云心口一滞。

第一美人司徒新月的美貌是众所周知的,可在这红衣妖孽面前,司徒新月顶多算得上是蒲柳之姿。

一个男人长得这样倾国倾城,这是要逆天么?

这样的气度,这般的容貌,不单对女人有致命杀伤力,对男人也是啊!

被男人盯着看,楼破心情非常不好。他将手里的书册丢在小桌上,金眸冷冷地扫向司徒青云,“听说你找我有事儿?”

清冷的声音,立刻让司徒青云清醒下来。

那股子无形的压力,吓得司徒青云腿一软,当即跪了下来。

这一跪,司徒青云彻底醒了。他这是怎么了!居然盯着冥王发呆,他不要脑袋了么!

“我,我——”

一时间,司徒青云语拙,不知道说什么好。

突然,他想起来了自己过来的目的,立刻急匆匆地开口,“我今天来,是想来请王爷救救我可怜的五妹妹!她被人绑架了!”

司徒青云用最简洁的语言将木芙蓉如何到司徒府闹事,他如何发现司徒汐月被人掉包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前后经过,司徒青云并没有隐瞒。

唯一隐瞒的,是司徒汐月的地阶上品身份。

司徒青云曾经承诺过不会向任何人暴露司徒汐月的真实能力,所以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全盘托出。

“你确定府里的不是真正的司徒汐月?”楼破瞥了眼珠帘后的朦胧身影。

“绝对不是!”司徒青云肯定地说道。

“我真是该死,我居然没有发现五妹妹被人掉包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是否平安!我怀疑,这是一场针对司徒府的阴谋!”

“可是,我没有证据,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所以只好来求助王爷!希望王爷看在和我五妹妹有婚约的情面上,帮我救回她!”

司徒青云的这席话,有真有假。他的确担心司徒汐月,但更担心的是司徒府和他的未来。

不过人有私心,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在遇到和司徒汐月相关问题的时候,他能上心,并且过来求助自己,这一点儿让楼破还是有些满意。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司徒汐月找回来。至于那个假小姐,你先静观其变,暂时不要拆穿她的真面目,不要打草惊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