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古月公子/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燃香快要熄灭,东方豪要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一个粉色的身影冲了过来。

“等一等!我也要参加!”

不容那人跑过来,他身后又出现两人。

这两人非常怪异,看似是一对主仆。主人坐在轮椅上,年轻的仆人正推着轮椅往赛场赶来。

“他们迟到了,没有资格参加比赛。”

原本赛场上的一年轻考生见状,叫嚷了起来。他自然不愿意再有选手加入,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份竞争。

不过,即便有人反对,东方豪却丝毫没有被动摇。

他看向燃香,还有米粒大小的一截没有烧完。

按照比赛规矩,燃香烧尽,比赛正式开始,这时间还没到,后来的这几人还有参赛资格。

所以在那考生继续嚷嚷的时候,东方豪呵斥了一声“安静”,直接让他闭了嘴。

等粉衣人跑到东方豪面前的时候,东方豪不由得大吃一惊。

“你,你不是舒月国的飞皇子么?!”

不错!来人正是舒月国的迟雪飞。当初羽鹤公子留下书信给轩辕敬德,说要去提刘敏采药,迟雪飞听了之后二话没说就追了出去。

可他哪儿知道,这信里说的是假话。

这段时间迟雪飞找遍了钟南山,都没有找到羽鹤公子,不得已只好赶回来。

“是我,我要参加药师的比赛!”

因为连日奔波,迟雪飞发型有些乱,原本干净的桃花衫,看上去也有些脏,完全不符合他平时爱美的习惯。

“可是,你会医术么?”东方豪不由得怀疑迟雪飞是来凑热闹的。

前段时间迟雪飞和羽鹤公子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好容易安生下来,这位皇子突然出现,还来参加比赛,可是他怎么看都不像是药师啊!

“老这你就不懂了!久病成医!我好歹也当了那么长时间的病人,多少也跟着羽鹤公子学了一些!老头,我就先不跟你废话了!”

迟雪飞寻了个位置坐下来,随后的两人也赶到了现场。

“你们是一起参加?还是——”

坐在轮椅上的是一个俊俏的公子哥儿。

不过这位公子哥实在是太土豪了!

不但发冠是黄金做的,衣服是纯金色,鞋子上缀着金片,就连他的轮椅上,也镶嵌着黄金,整个人完全被笼罩在金色的光芒中。

这又是,哪家的富豪子弟啊!这金光闪闪的,是要亮瞎众人的眼么!

“小青——”

公子哥儿懒洋洋地打了个响指,他身后的年轻人立刻站了出来。

“自然是我家公子要参加比赛!不过,我家公子腿脚不方便,我要在旁边伺候着。”

这两人比迟雪飞怪异多了,为了防止他们作弊,闻泷亲自过来检查了俊俏公子的双腿。

的确,双腿无知觉,看起来像是小儿麻痹症。

检查结束后,闻泷冲东方豪点点头。

“不知道这位公子怎么称呼?名字我们要登记在册。”东方豪开口询问道。

“小青——”俊俏公子再次打了个响指。

“我家公子姓古,名月。”小青再次回答道。

“原来是古月公子。”记下名字,东方豪让古月和小青进了考场。

观众席上,楼破盯着古月和小青,唇角微微上扬,显示出他现在的心情很好。

原来这就是司徒汐月要假扮的人啊!什么古月,分明就是个“胡”!这主仆二人可不就是来胡闹么!

她那一身土豪金的打扮,还真是非常另类。这小女人实在是太调皮了!

等燃香烧尽,东方豪宣布药师比赛开始。

考试共分三场,第一场是考药理。

每张桌子上都有试卷,共有十道题。

确切地说,这是十道药方,专治十种疑难杂症。只是药方残缺不全,每个药方都缺了三种重要的药材。

填补残缺的药方,就是考生的任务。

这样的考题对其他人而言比较轻松,毕竟他们的眼睛能看到,只用思考答案就成了。

可是对于司徒汐月而言,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这几天,每到中午的时候,司徒汐月的眼睛就依稀能看到一点微光,但那仅仅是一点点光芒,而且非常不稳定,时间也很短暂。

即便她一直没有停止对自己用药和用针,可是受鸳鸯蛊影响而失明的双目,始终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还好,司徒汐月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

所以今天才假扮成双腿不便的人,将青瑶带进了考场,目的就是要借助青瑶的眼睛。

“小姐,第一道题是这样的……”

青瑶已经将司徒汐月传授的传音术掌握的十分纯熟,当即将考卷上的题目以传音术传达给了司徒汐月。

考试时间是半柱香,时间并不长,一般在第一场就会淘汰掉一半的人,这也是对参赛选手的考验。

在考场上,已经有人开始头上冒汗,心里抓狂了。

比起其他人的毛躁,司徒汐月显得很平静。

这些题目中有两三道的确有一些难度,看得出出题人是故意刁难考生。可单单是这些,根本就拦不住她!

想好了答案,如何将答案写出来对司徒汐月来说也是个难题。

“公子,我帮你!”青瑶跪在司徒汐月旁边,右手握成拳,平放在纸上。“公子手疼,不如架着我的手来答题吧!”

青瑶的话,引来了考官们的注意。

这个古月公子本来就有些稀奇古怪的,他们难免会更加“关注”他。

在看到司徒汐月只是将手腕垫在青瑶的拳头上答题时,考官们再次收回了视线。这个土豪金公子也实在是太娇气了吧!答题还需要人手垫着!

他们哪儿知道,司徒汐月根本就看不见,所以青瑶才想出这个办法,以手为垫,帮司徒汐月缓缓挪动,保证她写出的答案整整齐齐。

观众席上的楼破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些后悔,不该答应司徒汐月参加比赛。

明知道她眼睛不方便,会增加考试难度,他怎么当时就心软了,应下她了呢!

看着那个小人儿一笔一划地写着答案,楼破就很是心疼,恨不得冲上去跟她说,咱们不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