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公子的神秘身份/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汐月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嗅觉却非常灵敏,“第一排第四种药材拿给我!”司徒汐月吩咐道,青瑶立刻将装药材的盒子拿了过来。

麝香!

好东西!

司徒汐月伸手一抓,掂量了一下,正好三钱,随后让青瑶放好。

“第一排第六种药材!”

“第二排第一种,第三种!”

“第三排第四五六种——”

整个过程,都是司徒汐月说,青瑶将药材拿来,司徒汐月随手抓了一些药材放在自己的容器里,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其他人也在认真选择药材,没有人注意到司徒汐月。

只有主考官里的闻泷,自始至终都在观察她。

从一开始,闻泷就觉得这个轮椅上的俊俏公子有些奇怪,刚才第一场比赛她的答案几乎是完美,虽然有几位药用的太过凶险,但是仔细想来,却是以毒攻毒,比原本的配方更好。

这也让闻泷对司徒汐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由得更多关注她一些。

闻泷没有想到,这一关注,竟让他感到吃惊。

司徒汐月看似很随意地抓捻药材,可但凡是这方面的高手,都会看出来,她抓的不多不少,正好是炼药所需要的用量。

比如朱砂和雄黄,她抓的分量分别是一两;再比如千金子肉,也是不多不少正好抓了一两;而五倍子和山慈菇,她各抓了三两;就连红芽大戟,她抓的一两五钱也是分毫不差。

这样精准的手法,没有几年的训练,根本就达不到。

这位土豪金公子到底是谁呢?他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一号人啊!

司徒汐月并不知道自己引起了闻泷的好奇心,她已经回到了座位上。

这第二场考试不知道会淘汰多少人!出题的人实在是太狡猾了。玉枢丹所需的朱砂和雄黄必须是水飞过的,至于千金子肉,也是要去油的。

可是提供的药材里,还有普通朱砂、雄黄和千金子肉,分明就是混淆视听,让人出错。

所幸的是,这些根本就难不倒司徒汐月,她现在已经开始准备制药。

不同于其他人的紧张和急躁,司徒汐月不紧不慢地将拿来的糯米碾成粉末,倒进药钵里加水,放在丹炉上小火煮了起来。

这人是高手!看到司徒汐月并没有先处理药材,而是小火煮糯米糊,闻泷差点儿对她伸出了大拇指。

在制作玉枢丹的时候,许多人会先处理药材,在熬煮糯米糊。

虽然这也没问题,并不影响玉枢丹的炼制,可殊不知那些处理过的药材必须及时添加温热粘稠的糯米糊,才能保住其药性,否则药性会挥发,制成的药丸功效也会损失一半。

闻泷能看出来,另外两位考官也发现了司徒汐月的不同。

“闻药师,大陆上有擅长用药的古氏家族么?”

一考官忍不住向闻泷询问道。“看那位古月公子的手法,似乎是药师家族的人啊!否则不会这般娴熟!”

“恕我孤陋寡言,我没有听说过这个姓氏。而且,她也不是我们禾姜国的人!”闻泷皱着眉,他也猜不出金衣公子的来历。

闻泷是禾姜国唯一的大药师,同时也是百川学院医学院的老师。

他敢肯定,司徒汐月不是百川学院的学生,禾姜国也没有古氏家族,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呢?

司徒汐月慢悠悠地熬着糯米糊,顺便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一脸闲适,仿佛她根本就不是在参加比赛,而是在悠闲度假的贵公子,顺便做点儿药丸来打发时间。

一直等考场上洋溢着药香后,司徒汐月才伸手粘了一些糯米糊放在鼻子下嗅了嗅,又用手捏了捏。

还差一些火候,不过现在可以开始制药了!

玉枢丹的作法说起来非常简单,司徒汐月将所有药材放在药罐里,准备碾碎成细末。

因为有的药材太过坚硬,有些又太过软糯,司徒汐月只好运用了一丝武力,甚至用内力将药粉烘干。最后,所有的药材终于都变成了细腻的粉末,均匀的混合在了一起。

此时,糯米糊煮的正好。温度粘度,都达到了最佳标准。司徒汐月小心翼翼地端起药钵,将糯米糊倒了一些在药粉上。

就是现在!

只见司徒汐月将药钵放下,以大拇指为碾,将药粉和糊糊搅拌在一起。

她的手法非常快,红色粉末和白色的米糊在她白皙灵活的右手操作下,没一会儿就混合在了一起。

司徒汐月并没有贪多,直至捏了花生米大小的一团,捏成球形。至此,药丸已经成型。

不过,这还没有结束。

司徒汐月取了铜锅放在丹炉上,丢了一把细沙在铜锅里,随后铺了一张白纸在细沙上,最后把药丸放在白纸上。

这是在烤药!

随着时间的推移,药丸里的水分被白纸吸收,药丸也渐渐由朱红色变成了明红。

“好了!”司徒汐月让青瑶把铜锅端下来,接过她手里递来的帕子,不紧不慢地把手上的药粉擦得干干净净,整个制药的过程全部结束。

虽然闻泷等三位考官也是药师,司徒汐月之前的步骤也的确是制作玉枢丸的标准手法,可是她用白纸吸水,以放着细沙的铜锅来烘烤,却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手法。

寻常烘制药丸,多是用炭火直接熏烤,最后制出的药丸不但有炭火的味道,而且品相极其难看,因此要格外控制炭火的力道。

火小了,药丸烘制不够,存有湿气,不易储存。火大了,药丸裂开,实在是太不好看了。

司徒汐月用的方法,正好杜绝了这种结果产生,实在高!

“妙啊!”闻泷思考了半天,终于想明白了这里面的原因,忍不住叫出声来。

他明白了,另外两位考官也明白了这里面的用意,都纷纷点头。

“你们说,这位古月公子是不是隐世家族的传人?”一个考官轻声开了口,“不然她这么年轻,怎么会这样精妙的手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