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考试遇难题/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臭家伙,不但记忆力好,眼力也好!竟然能看出来她是高手,原封不动地将她的技术照搬,真是气死人了!

看出司徒汐月不高兴,迟雪飞又笑着凑过来。

“古月,你别生气!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么!我就是想进望天学院,去慈悲城。我,我……要不,真的进了望天学院,我当你的跟班,认你做老大,你看怎么样?”

一国皇子,现在正卖力地讨好着轮椅上的俊俏公子,让旁人不由得大跌眼镜。

“我懒得理你!”

察觉到看台上楼破的怒气越来越浓,司徒汐月真的担心他会忍不住下来把迟雪飞痛扁一顿,她连忙转动着轮椅,背对着迟雪飞,以免这个二货皇子再做出什么举动来。

“还有第三场呢!等你都通过了再说——”

正在这时,第二场比赛的结果出来了,不出司徒汐月所料,她进入第三场,迟雪飞也顺利通过。

“太好了!”迟雪飞握着拳头,激动不已。

高兴之余,迟雪飞忍不住看向司徒汐月,对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和一口白牙,“古月,你真是我的福星啊!第三场你也要罩着我啊——”

不等迟雪飞说完,一颗石子划破空气,风一般来到他面前,打在他的鼻梁上。

“啪——”一声响,两道鲜红的鼻血从迟雪飞的鼻子里流了出来。

“哎呀,流血了!好疼啊——”迟雪飞抱着鼻子,表情有些痛苦,旁人立刻拿来棉纱为他止血,一直花了好长时间,才把血给堵住。

不用想,司徒汐月就能猜出这是楼破给迟雪飞的一个小小教训。

想到楼破吃醋时候的傲娇模样,司徒汐月就想笑。真是个霸道的家伙啊!看来以后她身边都不能有男性生物出现了。

第二场考试最后只留下十三人,取最后十名,通过几率还是比较大,所以司徒汐月一点儿都不担心。

“第三场考试,考大家的实践操作能力。”

闻泷一拍手,立刻有人抬上来十三个不断呻吟的病人,病症各不相同。

轮到司徒汐月的时候,她面前的是一个有着老风湿腿的老人,老人的腿显然长年受到风湿的折磨,已经弯曲变形,更别提站起来行走了。

“没有银针,我怎么针灸治病啊?”

就在司徒汐月用手仔细摸索老人双腿的时候,一个考生叫了起来。

他被分到了一个腹痛的病人,需要针灸,可是考场上根本就没有提供施针的银针。

不但他是这样,有人分到了脚底长脓包的病人,考试却不提供割开脓包的刀片;有人分到腿骨错位的人,却没有绑定腿骨的夹板和棉绳……

总之,在众考生看来,这不是考试,这简直就是刁难。

需要什么,却缺什么,这怎么让人治病嘛!

听见下面议论纷纷,闻泷站了起来。

“这次考试,不但考大家动手能力,也考大家的应变能力。”

“如果你是在野外,没有药箱,没有器械,遇到病人怎么给人医治?难道没了那些工具,你们就成不了药师,就救不了人了么!”

的确,身为药师,随时会遇到一些紧急状况。若是没有那些辅助性的工具,那该怎么办呢?

司徒汐月认为出题人的想法很好,可她现在也有些为难。

治疗风湿,针灸的效果最好。可是没有针,她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开。这题目真是刁钻古怪啊!

“你们分明就是刁难人!”

闻泷的话,并不是所有人都听进去了,一人站起来,指着自己面前的病人,“他脚上的脓包不挤掉,这只脚就会残废!”

听了他的话,闻泷笑了起来,“你可以用嘴给他吸干净啊——”

用嘴吸?

众人在闻泷的提醒下,看向那个人的脚。黑漆漆,脏得很,不知道他到底多久没有洗脚,脚趾甲里全是泥巴,脚丫子上似乎还有牛粪的味道!

这样的脚,用自己的嘴凑上去吸脓包,这不是要人命么!想着就觉得恶心要吐啊!

大家这么想,这个考生更是受不了。他一甩袖,恶狠狠地骂了句,“你怎么不用嘴吸?本少爷不考了!”随后转身大步离开了考场。

一人退出,很容易动摇军心。

一个分到吃了毒蘑菇,需要帮助其呕吐的考生什么都没说,也默默地退出了比赛,他可不想用嘴把那人嘴里的污浊物清理出来!那女人长得像母夜叉,简直是太丑了!

另外一个考生被分到长痔疮的病人,也悄悄地站起来走下考场。

十三个人,最后只剩下十个。

太好了!迟雪飞欢悦得不行,不是录取十个人么!这下可好,正好十个。

和迟雪飞抱着同样念头的人有很多,似乎看出剩下的考生脸上的喜悦,闻泷再次开了口。

“只有通过考试的人才有资格进入望天学院!你们就别想着偷奸耍滑了!哪怕最后只剩下一个人!我记得有一次的考试,可是全军覆没,最后望天学院谁都没录取。”

一瓢冷水,立刻把那些高兴的人心里的小火苗给浇灭,看来只能老老实实地参加比赛了!

司徒汐月没去理会被人怎么想,她目前正在绞尽脑汁思考拿什么来代替针灸用的金针。

这一次的考试时间依旧是一个时辰,比较充分。

可是没有工具,那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暂时,没时间去考虑那么多了——司徒汐月伸手抚在老人的腿上,将内力输送到老人腿部的穴道中,用传统的按摩术,先给老人拿捏起来,就当做是热身运动吧!

见司徒汐月开始进入状态,迟雪飞擦了擦鼻子上的血,也开始研究起他的病例。

有了他们带头,其他人也除去了浮躁的心,专心参加起考试来。

“老人家,有没有感觉?”

“没有。”

老人的话,让司徒汐月陷入低谷中。果然,这位老人双腿已经是重度风湿,光靠简单的捏拿和按摩是起不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