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座位之争/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他还是希望能够得到所有在乎人的祝福。而这个皇祖母,可能是在这个世界里,他为数不多的在乎的人中之一吧。

他很小的时候,慈悲城里面出了叛徒。为了维护他的安全,义父不得已把他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而穆旭国的淑妃,其实就是慈悲城隐瞒多年的卧底。她自愿要把妖孽接过来,当做自己的儿子抚养。

可是,为了不叫其他人察觉,淑妃只得忍痛将自己的亲生儿子闷死,扔到了江里,漂流走了。

真正的敖广,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取而代之的,是慈悲城的少城主娄。

从那个时候开始,妖孽就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穆旭国的皇子,敖广。

幼年时候的往事,妖孽记不得多少了。只记得春日迟迟,那个自称为自己母亲的女人终日郁郁寡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院子里的石榴树下,瞧着那一树树火红艳丽的石榴花发呆。

小孩子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母亲的不愉快,可是母亲总是用温柔而充满哀痛的眼神看着他,抚摸着他的小脸蛋,笑得流泪:“广儿,答应娘亲,要好好地活下去,无论何时,要记得,要好好地活下去。不为了娘亲,也要为了你的小弟弟,活下去。”

“小弟弟?”妖孽很小的时候就会反问娘亲谁是自己的小弟弟。

但是淑妃总是笑而不答,一个人仰望着那树开的红艳的榴花,沉默不语。

后来木婉君那个女人为了保住自己生下孩子的太子地位,撺掇皇帝将他送到了禾姜国。

在禾姜国里,那个小男孩长大成人。而就在那段期间,慈悲城发生了一次巨大的震荡。也因此,义父没有时间过多的关注他,那段时间内,妖孽一个人过得十分辛苦,总是被轩辕彻欺负的很惨。

也就是那段时间里,他认识了年幼的司徒汐月。是这个单纯善良的小姑娘,给了他温暖,也打开了他一度封锁起来的心防。

不过,不等他锦衣还乡,穆旭国就传来了母亲的噩耗。

那个总是不开心的淑妃,死了。她死在了冷宫里,听说是感染了风寒之后被老鼠咬死了。

抬出去的时候,脸都被啃得血肉模糊,看不出一点儿原来的样子了。

妖孽赶回去的时候,却只看到了宫殿里那寂寞开放的石榴花。

他找人打听过了,淑妃说的小弟弟到底是谁,难道是云梵吗?

结果不是的,也就是那个时候,他才知道,为了保住他,这个女人到底牺牲了什么。

亲手掐死自己的孩子,也只是为了保住慈悲城的一点儿血脉。淑妃,这个根本没有留下真实姓名的普通女子,用她的一生,谱写了一曲壮丽的诗篇。

至死,她还是想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她给妖孽留下的那封信里,也反复的提到一点儿:要照顾好他的小弟弟。

可是她忘记了,她早就亲手掐死了自己的小儿子,把他扔进了冰冷的江水里了。

所以,她根本没有什么小儿子了,妖孽,也根本没有什么小弟弟了。

可是,就是这样的哀愁笼罩着妖孽,叫他一辈子都心里无法得到安宁。

所以,对于淑妃,对于这些在童年的时候庇护过他的人,妖孽总是保留了几分的知恩和孝顺。

皇太后萧铁茹也是如此,作为一个祖母,她已经尽可能的庇护妖孽这个孙儿。当年若不是她雷霆震怒,非逼着敖战将敖广从禾姜国接回来,现在,妖孽可能早已经是一堆白骨了。

所以妖孽对这个皇祖母,向来都是尊重有加。所以他希望,司徒汐月也能取得皇祖母的认可,顺利嫁给他!

所以看到司徒汐月跟萧铁茹相处很和谐的场面之后,妖孽的一颗心,总算是彻底放回了肚子里。

“呵呵,来,汐月,来靠着哀家坐,来,来这边做。”

萧铁茹来到了上首的位置,在皇帝位置旁边坐了下来,又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一个凳子,叫司徒汐月坐下。

“皇祖母,汐月不敢。”在萧铁茹面前,司徒汐月表现的还是很乖巧的。

“这有什么不敢的,哀家允许你坐你就坐,哀家看谁敢说三道四的。”萧铁茹威严的扫了一圈底下的众人说。

“那,汐月能不能提一个要求。”司徒汐月笑着说。

“好孩子,你说。”

“汐月想再搬一个凳子来,叫水灵姐姐一起坐。”

“汐月妹妹,不,不用了。皇太后身边的位置是给尊贵的客人做的。水灵不过是一介民女,坐不起的。”时水灵赶紧摇了摇手,死活不敢去坐。

虽然她刚才听到太后说赐座给司徒汐月的时候,她都嫉妒坏了。

可是真的让她坐,她可不敢。

呵呵。司徒汐月在心里冷笑几声。心想不叫你坐的时候你就在那里嘀嘀咕咕的,现在本姑娘心情好,为你特意求来的椅子你又不坐,你这样的犯贱,你们家里人真的知道吗?

不过坐不坐,可不是你时水灵说了算。别以为你自以为聪明就可以把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现在我司徒汐月就来给你上上课,叫你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如果水灵姐姐也不坐的话,那汐月也不想坐了。水灵姐姐比汐月长得好看,而且又温婉大气,这样的人都不配坐,汐月如果坐的话岂不是折福了么?所以太后娘娘,汐月也不坐了。”

“哎呀你们这两个孩子呀,怎么这么客气?来人,快再搬一张椅子来,水灵,你也过来坐吧。这是哀家的命令,谁也不许违抗。有的时候啊,谦让是一件好事,不过太过谦让了,就是一种虚伪了。懂了吗?”萧铁茹端坐在凤椅上,不咸不淡的说。

“是,水灵从命便是。”听太后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时水灵有几个脑袋也不敢不听从命令了。

正要往前坐的时候,却被司徒汐月一把拉到了太后身边最近的那把椅子上。

“水灵姐,你是我的姐姐,理应坐在这个位置。”司徒汐月笑得很甜蜜,像是一朵小雏菊。

“这,这不好吧。”时水灵有些无措了起来,分不清这个司徒汐月倒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