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司徒静月的阴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救我儿子的命?就凭你?”

轩辕敬德看着眼前的少女,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一样,嘴巴张的都能塞进一个鸡蛋进去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也就是个废物吧!别在这儿耽误时间了,抛头露面的,赶紧走!”

不怪轩辕敬德翻脸无情,实在是他心里一笔账算的很明白。

这个司徒汐月!

已经是个废物了,除了能和亲产生点儿价值,在他看来,她简直连臭水沟的蟑螂还不如!

现在她居然还敢这样出来抛头露面的!

如果被冥王那个变态知道了,万一他退婚,不要这个“抛头露面”的女人,那他岂不是白费了一番心思?

到头来,还是要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出去!

司徒静月冷笑了两声,将轩辕敬德的丑态全都看在眼里。

这个糟老头心里想些什么龌龊的主意,她一清二楚!

别忘了,她可也是在勾心斗角的司徒府邸中长大的!

从小就是看着这些龌龊手段长大的孩子,如何能不熟悉阴谋的味道?

不管是在禾姜国还是在穆旭国,对于女子的贞洁都异常看重。

一般女人在出嫁前都是不能被未来的夫婿看到的。

不然就会被视为不贞洁,轻则被申饬,重则被休掉。

一般男子都不会愿意自己娶一个抛头露面的老婆,更何况是严重洁癖的冥王呢?

她今天故意要来参加荣华杯的比赛,一是为了杀了迟雪云那个碍眼的小贱人!

二是为了娶得一个极其亮眼的成绩,震惊全场,一刷自己“废物”的耻辱!为司徒汐月这个真正的废物营造良好的名声,以便可以顺利的嫁给寒王。

第三个目的就是要毁了自己的贞洁,赖给寒王。到时候冥王肯定也不会愿意要这样的一个老婆的。

有了这三个目的,她司徒静月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哪怕是叫她吞下花丝雨那个贱女人的药丸!

她已经想好了,就算她真的武功尽失。

那时候她也是稳坐寒王妃的宝座,身为一个王妃,有没有武功还会那么重要么?

想到这里,司徒静月的唇边飘逸出一道诡异的笑容。

看着楼破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额,她好恶心……汐月,你要赶紧把这个贱女人杀了!我真的是一秒钟都不能容忍她顶着你的脸,做这样恶心人的事儿。”

千里传音。

已经被“好心搀扶”到座位上的楼破,虽然外表还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可是却私下里用千里传音给司徒汐月传话。

靠夭噢!

司徒汐月心想这个妖孽的自我恢复能力太他妈的好了吧!

她记得以前在初中课本上学过壁虎可以断尾求生,很快可以长出一条新的尾巴来。

没想到……

这个妖孽居然比壁虎都要活泛!

哼,果然是妖孽!

害的自己的小心脏一直紧紧地揪住没放开过!还差点儿要了轩辕彻的一条胳膊!

哎,果然陷入恋爱之中的女人

智商都是负数。

以前司徒汐月是打死不承认的,没想到,一向英明伟大的自己居然也会跟那些平凡的女人一样

坠入了深深的爱河之后就变得跟傻瓜没啥两样了。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力量?

仿佛能感受到司徒汐月投射过来的娇嗔中带着羞涩的目光。

她虽然看不见,但能感觉到楼破一直在望着她,深情凝视着。

望着你,一生一世,你是我的唯一。

这个该死的妖孽!

时时刻刻的吸引她。

好!等会儿她处理完了这个冒牌自己,回去好好收拾收拾这个不安于室的死妖孽!

“阿嚏!”

正在看台上的楼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可是看了看头顶上的大太阳。

奇怪,明明风和日丽,春暖花开的。

可为毛刚才自己却真实的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杀气,扑面而来呢?

楼破诧异的左看右看,都没看到什么绝顶高手出现。

事实上,他已经是天阶了。刚才不小心又进了一级,说不定自己现在已经是天阶上品了。

居然还能被别人的杀气所感染?

可见这个对手绝对不容小觑!

他俩正隔着遥远的距离,在这里打情骂俏的热火朝天着,宛如没有把司徒静月和轩辕彻放在眼里。

不过苏雪儿一声惨呼倒是拉回了司徒汐月的注意力。

“皇上!不管这个废物,不,司徒汐月到底是说真的还是说大话!只要她能救彻儿,咱们不妨叫她试一试吧!”

苏雪儿跪在地上,用皇帝最爱的自己45°侧脸对着皇帝,当然没忘了梨花带雨。

果然,轩辕敬德那个好色的老狐狸立刻心软了。

看了看爱妻和爱子,他不得不妥协!

哎,谁叫他死也不愿意立刘敏生的那个废物轩辕咫为太子呢。

如今他就只有轩辕彻一个儿子了,他不帮自己的儿子,还能帮谁?

再说了。

一个可有可无的废物,跟自己的亲生儿子。

孰轻孰重,他轩辕敬德还是分得出的。

“好吧。司徒汐月,既然你说可以救彻儿,那么朕就暂且给你一次机会。”

“只要你能救得了寒王,你之前犯的错,朕可以既往不咎!”

轩辕敬德端坐在高高的龙椅上,一脸的施舍皇恩的模样。

“不过,你要是救不了寒王,那么朕就要将你凌迟处死!”

哼,这个老狐狸!真的是一点亏本的买卖也不做啊!

司徒汐月站在一边,将这些话全都听在了耳朵里。不由得森森的佩服起轩辕敬德脸皮之厚。

看来她应该没事搞一个世界吉尼斯纪录来玩玩。其中脸皮厚这项,第一名非轩辕敬德莫属!

连她那个贪财忘义的老爹司徒易,都要排在第二名,哎!

司徒汐月不由得好笑摇摇头,却看到那个冒牌货用一种异常的坚定说:

“好!一言为定!我一定可以把寒王给治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