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德妃的臭嘴/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正的格桑花,因为香味只存在在花蕊里,所以真正有用的也只是花蕊那细细的一小撮而已。这么一小撮,晒干了之后一两能卖出一两黄金的天价。

寻常百姓根本买不起这样的东西,更别提是什么从格桑花里提炼出来的香精了!那得是百斤格桑花的花蕊才能提炼出一斤的香精的比例。

这样奢侈的东西,司徒汐月不相信凭时水灵这样一个普通的官宦家的女孩儿,就能用得起的。

当然,她不会告诉时水灵,自己那里不小心储备了几大桶的格桑花香精,全都是最纯净最上好的东西。只因为那是前几年便宜的时候,她就趁机购入大批量,储存起来,待价而沽。

所以见识过最纯净的东西,自然一下子就知道手里的这罐东西是假货。而且司徒汐月猜测,这应该是一种跟格桑花很相似的番红花制作的。

虽然两者味道非常接近,可是价格却是天差地别,同样量的番红花,顶多就值十两银子罢了。

拿这样的东西来糊弄司徒汐月,真当她司徒汐月没用过什么好货啊!

呵呵,也未免太小看人了吧!不过,既然时水灵送了她司徒汐月这么一个“大礼”,她也得回赠一个大礼才是。

于是,司徒汐月欢天喜地的接下了那罐子番红花香精,笑了笑:“好香哦,谢谢水灵姐啦!”

“没事儿,不客气,只要汐月妹妹你喜欢就行了。”时水灵笑得十分大度,同时将那金镯子拿了回来,转身送还给了谭海郡。

她这件事倒是做的漂亮,一方面全了谭海郡的面子,另一方面还让司徒汐月下了台。

这样完美的处事方式,不由得令在场的人侧目。

当然,时水灵自己也很是知道这一点儿,所以也颇为自得,只是她当着众人的面儿不好意思表露出来罢了。

其实她心里美得不行,恨不得所有人都称赞她懂事、得体、大方、体面。

“这格桑花的香精,本宫记得可不便宜呀。上次本宫要买,还没舍得呢,没想到时姑娘出手这么大方,一下子就送了这么贵重的东西。啧啧,知道的,还说是时姑娘为人大方,不小气。那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时大人家底这么丰厚,一下子就能拿出这么多的钱来给小女儿买这样时髦的玩意儿呢!要不是大家都知道时大人为官清廉,呵呵,还以为时大人是个贪官呢。”坐在一侧的一个妃子模样的人笑了笑,用小手绢掩住了自己的嘴。

她这么一说,时长春可坐不住了,赶紧站起来分辨:“德妃娘娘!您可千万不能这么说啊!这,这是臣的清誉啊!臣可以指天发誓,臣没有贪一分钱!不信就请皇上明察!”

他说着便跪了下来,一脸的正义凛然。

“呵呵,时大人你紧张什么呀?本宫又没说你真的贪污了。本宫只是在打个比方,比方而已。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好像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样。除非,时大人真的做了什么亏心事……”德妃虽然是个半老徐娘了,但是那张嘴巴却依然很是毒辣,揪着这个时长春就不放手了。

司徒汐月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那个德妃。

只见她约莫有三十多岁的样子了,虽然人不老,但是长相显得老态,一张脸老气横秋的。妆容和服饰打扮也比较老气。

穿一身的青黑色,头发也是最保守的留仙发髻,只在一边别了一根碧玉簪子,再从头到脚,一点儿装饰也无。

这么一个女人,保守不说吧,还嘴巴那么臭,说话就得罪人。居然能混成德妃?四妃之一。看起来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

不过看样子她也对时家父女深恶痛绝,倒是跟司徒汐月不谋而合。

而且相信这一对父女的把戏,其他人也都看出来了,可是唯独她敢直言说了出来,倒也算是一个狠角色。

也许,在以后的日子里,她还得用得上这个德妃呢。

司徒汐月多看德妃两眼的时候,时水灵也一直盯着德妃看。

真是没想到这个老太婆居然这么多管闲事!居然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她父亲的坏话!要不是看在她是皇后木婉君的人,她时水灵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

“启禀皇上,这瓶格桑花的香精,其实并不是水灵买的。而是别人送的。是水灵有一次春游的时候,有人送的礼物。”时水灵不惊不慌,和风细雨的解释,也就是瞎扯了一通。

她这么说大家当然半信半疑,但是也没必要去调查,毕竟,不过是一瓶子香精的事儿嘛。再说了,今晚还是家宴,就不必要闹的大家都不开心了。

所以听到时水灵这么说,敖战赶快打了圆场:“呵呵,时姑娘如此佳人,想必这样的事儿也是有的。这件事朕看就这么算了,德妃,你也该管管你的嘴巴里,别到处乱说话!”

“是。”德妃知道皇帝也不愿意深究,只能闷闷的答应了,顺便喝了一大口酒,表示郁闷。

时水灵和父亲交换了一个得意的眼神儿,表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没事了。刚准备放下心看表演的时候,忽然听到司徒汐月甜甜的笑了笑,从自己的头发上拔下了一根小簪子,走到时水灵的面前,踮起脚尖给她插进了头发里。

“真好看,水灵姐,你送了我那么贵重的一个礼物,汐月也送你一个礼物吧。这个簪子是黄山玉石雕刻而成的,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总归是妹妹我的一片心。”司徒汐月笑得十分甜蜜。

“呵呵,既然是这样,那就谢谢汐月妹妹了。”时水灵自然也看清楚了那根簪子是用黄山玉石制作的。

黄山玉石,也不是什么很名贵的宝石,看起来,这个司徒汐月真的是不受宠啊。

整天只能戴着这样的一种次货,那里比得上自己用的格桑花香精那样高贵大气呢!

不过最可恨的就是那个德妃!没事就瞎叨叨什么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