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找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迟雪云努力维持的形象一下子坍塌了,看台上的人顿时爆发出一阵阵嘲弄的笑声,其中百分之八十都是待字闺中倾慕寒王的少女。本来她们就对这个傲慢嚣张的舒月国公主不爽,现在看到她吃瘪,一个个心里都爽的不行!顺带对司徒汐月的印象也有些改观。

不错嘛,胆子够大的。不愧是冥王敖广看上的女人!

“你!你胆子不小啊!居然,居然敢喷本公主一脸的唾沫!”迟雪云接过婢女递过来的丝帕,擦了擦自己的脸,恶狠狠的盯着司徒汐月,“你知不知道本公主是谁!”

“如果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话,干嘛指望我知道?”司徒汐月反唇相讥,丝毫不落下风。

“找死!”迟雪云气的小脸涨得通红,一下子拔出了自己的宝剑,挽起一个凌厉的剑花,笔直的朝着司徒汐月飞去!

“小姐,当心!她下了狠手了!”青瑶在一边看着那凌厉的攻势,着急的刚要上前替司徒汐月挡住,没想到却被她轻轻推到了一边。

“没事儿,看我的。”司徒汐月纵然看不见,那绽出了一个自信满满的笑容。

青瑶听到之后顿时把心放回了肚子里。她相信小姐的判断,既然小姐说没事儿,那么迟雪云就等着被教训吧。

果然,司徒汐月在迟雪云的攻势即将到达的时候,忽然脚一软,看起来像是脚忽然崴了一下的样子,其实那角度又刚刚好,不偏不倚的正好躲过了迟雪云的攻势,而且又那么刚刚好的,在“跌倒”的刹那,手里抓起了两颗石子,然后手指轻轻一拨动——

“啊,我的牙!”

对面的迟雪云立刻捂着嘴巴跳开了!鲜血顺着她的手指渗了出来,鲜艳的红和手指的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姐姐——姐姐!”

本来跪在那里的迟雪飞一看到这一幕,急忙跑了过来搀扶住了自己的姐姐。却看到姐姐的两颗门牙被打掉了,只有两个黑洞洞的框露在外面!

“贱人!居然敢打掉本公主的牙!雪飞,快给我杀了她!杀了她!”迟雪云捂着满嘴的鲜血,用吃人的眼光狠狠地剜着状似无辜的司徒汐月!

“喂,你这个人不要这么含血喷人好吗?我们家小姐明明摔倒在地上什么都没做!你自己被暗算了,找不到凶手就赖在我们小姐的身上!还说你自己是个公主呢?你瞧瞧你自己,从上到下有半点儿公主的威仪吗?”

青瑶此时一下子跳了出来,指着迟雪云的鼻子骂了一通!

“你!你!好啊,连个小丫头都敢辱骂本公主!雪飞,你要还是我弟弟,就给我上前杀了这两个贱人!”迟雪云挥舞着宝剑,狠厉道。

“姐,其实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迟雪飞看了一眼“柔弱”的司徒汐月,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升起了一股保护她的欲望。

“哼!没用!给我让开!”迟雪云一把推开弟弟,提着宝剑气势汹汹的朝着司徒汐月砍来。

如果她能再多一点儿脑子的话,或者再多一点儿观察力的话,她就能够看到司徒汐月唇边隐隐的冷笑。

很可惜,她没有。

所以当她提着宝剑砍过去的时候,司徒汐月“惊慌失措”的翻身躲避,暗中却施展了一道内力,那股内力忽然形成了一股强猛的风,无情的刮向了迟雪云……

只见她的长发被烈风吹了起来,在空中翻滚着,飘向了远方……

而烈日下,只有她的一颗光溜溜的脑袋在熠熠生辉……

“啊,天哪,她是光头啊!”

“哈哈哈哈哈!原来她带着假发套啊!”

“堂堂舒月国公主,居然是秃头!你们说她是不是有什么病啊!”

全场顿时哄堂大笑起来,而迟雪云呆呆的站在那里,好像被抽空了一样,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又忽然涨得通红起来。

“迟雪云,拿命来!”

正在迟雪云发呆的时候,假司徒汐月忽然凌空飞起,挥舞着她刚刚偷偷从地上捡来的紫电,朝迟雪云扑去!

开玩笑!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司徒静月绝不会放过!

她本来就是地阶下品了,再加上紫电的威力,这次她一定要亲手杀了迟雪云不可!

杀了她,她就可以除掉一个最大的情敌,名正言顺的当寒王妃了!

“姐——”

这个变故发生的太快,在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有迟雪飞一下子扑到了迟雪云的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致命的一剑!

“小心!”司徒汐月尽管看不见,可是耳朵却灵敏的很。在假司徒汐月发出攻击的同时,她立刻发了一道光,将假司徒汐月的攻势消弱了大半!

可即便是这样,那紫电本身带来的剑气也贯入了迟雪飞的身体之中,顿时一股鲜血喷了出来!

“雪飞!雪飞!雪飞!”迟雪云这才回过神来,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弟弟,厉声大喊,“来人呐,快来人呐!”

假司徒汐月一击不成,再发一击,可是此时轩辕彻却一下子来到了自己的眼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她的攻势。

“汐月!你,你怎么可以背地里偷袭呢?”轩辕彻紧紧抓住司徒静月的手腕,厉声质问。

“彻哥哥——”司徒静月眼看着最好的攻击机会丧失,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可是不得不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是她,是她扬言要杀了我的!她说她才是正宗的寒王妃,说我只是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能嫁给你。还说今天见了面一定要杀了我,这样她才能稳坐寒王妃的宝座。我,我不得已才——”

看着那张跟司徒汐月一模一样的脸,尤其还有那晶莹的泪珠,轩辕彻的火气顿时消弭无踪。更何况司徒静月那一番话,确实像是迟雪云能说出来的话。可是不管怎么说,刚才司徒汐月偷袭的举动,还是让轩辕彻的心中产生了一丝丝的怀疑。

好像,有点儿不对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